第十章

    整个公司全面投入红平小区的投标计划。凌云志和贺凡仁的暴力事件渐渐淡化了,流言蜚语也悄悄偃旗息鼓。芷阳每天忙于工作,下了班就与凌云志一起回家煮饭,双休日两人经常回母校重游,或者到郊区有名的景点游玩,或者干脆蒙头大睡两天。日子过得忙碌而甜蜜,幸福得有些不真实,芷阳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仿佛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。凌云志每当这时就敲着她的头笑她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冷了,H市的冬天总是来的特别早,十一月初飘了第一场清雪,害苦了一批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,全部得了感冒。

    “啊啾,啊啾,啊——啾!”芷阳动作迅速地躲开柳宁鼻水的袭击,还好还好,身上的毛衣是凌云志帮她买的,弄脏了可不行。柳宁不客气地用光她桌子上的面纸,伸手还要。

    芷阳无奈地从皮包里掏出一包,警告她:“最后一包了,用完了你自己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宁反常地不多话。

    看看满地的鼻涕纸,简直像个大垃圾场,芷阳求饶道:“拜托你回你自己的地方去,你打扰得我没办法工作。”

    柳宁嗡嗡地回答她:“我回去一屋子人都没法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烦契力昂,他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再不要见他。”柳宁义愤填膺地叫,仿佛要咬下契力昂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他又怎么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”柳宁激动地站起来,又乖乖坐下,闭紧嘴巴。

    “说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~~~~”她的头摇得像波浪鼓。不对,百分之二百的不对,以前柳宁和契力昂生气,一定要将他的罪行添油加醋地大肆宣扬一番,今天居然三缄其口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就算了,去拿笤帚扫地。”柳宁就乖乖地扫地。

    电话铃响,芷阳接过,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何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您哪位?”

    “契力昂。”他的声音也嗡嗡的。

    “契经理?你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契力昂不自然地应了一声,隔了一会儿才问:“柳宁是不是在你那里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芷阳抬头看柳宁,她正竖着耳朵偷听他们讲电话,见芷阳看过来,连忙低头假装扫地。

    “你叫她回办公室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!”柳宁喊。

    芷阳无奈道:“你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限她五分钟之内回来,不然我亲自去抓她。”契力昂威胁。

    “叫他别过来。”柳宁又喊。

    芷阳干脆按下免提,以防自己的鼓膜被震破,对着电话道:“有话你自己和她说。”

    柳宁立刻切断线,顺便将电话线也拔了。

    “喂,”芷阳叫,“那是我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柳宁面对她站着,委委屈屈抽抽噎噎,样子像要哭了。芷阳慌了,急忙站起来拉住她问:“柳宁,究竟怎么了?”什么时候见男人婆哭过?事情大了。

    柳宁“哇”的一声猛地扑到她怀里,边抽噎边愤愤地道:“他,他把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问,“他”一定是指契力昂了。这个铁面铜像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啊!手脚倒是挺快的,省去了序言直接到正文。不过对付柳宁这个少根筋的男人婆好像挺有效的,要不然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序言进入楔子,更不要提第一章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,别哭了啊。”芷阳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她,直到她安静了,才轻声问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咬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咬了他好几口。”她得意地显示自己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现在怎么办?你不能一辈子待在我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反正我今天赖定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契力昂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说要娶我。”柳宁破天荒地脸红了。芷阳放开她,微笑着摇头,柳宁终于开窍了,也难为了契力昂,没有他的铜皮铁骨,一般人还真应付不来呢。

    契力昂到底过来把柳宁抓回去了,芷阳意思意思地拦一下,就由他去了,过不了多久,全公司的人都会收到他们的红色炸弹的。

    芷阳边笑边将这事讲给凌云志听,凌云志倚在沙发上朝她伸手,将她拉坐在自己腿上,柔声问:“我们也发个红色炸弹好不好?”

    芷阳错愕地望着他晶莹的星眸: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再认真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突然,”他搂紧她,“我想了好久,就等一个适当的机会跟你提。”他摇晃她问:“怎么样?嗯?”

    芷阳扳着指头数,“没有鲜花,没有音乐,没有烛光晚餐,没有戒指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他放开她,将客厅中的灯关掉,翻出两支蜡烛在茶几上点燃,剪了一截吊兰拿在手中,打开录音机放伍佰的《挪威森林》,在衣袋中拿出一只白金戒指,单膝跪在她身边,诚挚地道:“何芷阳小姐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芷阳微笑着伸出手,将戒指握于掌心,歪着头道: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他将她扑倒在沙发上,假装恶狠狠地道:“那就学契力昂,先把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芷阳娇笑着挡住他的唇:“这样不算,戒指我先收着,等到红平小区投标之后,我要一朵红玫瑰,要你亲自弹《挪威森林》给我听,我才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郑重地点头,“不过现在你收了我的戒指,我要索讨一点回报。”他轻咬她的手心,趁她刺痛收手的时候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就知道世上事不会永远都顺利,就知道不祥的预感早晚会成真,就知道幸福当中总会夹杂些痛苦。红平小区投标没有中,三个月的辛苦努力付诸流水,更可恶的是,与投中线只差一万元,显然有人透露了标底。虽然心里明白八成就是纪青山那班人搞的鬼,但是抓不到证据也没办法。说来也怪,凌云志来了快半年了,总公司给纪青山的调令还没下达,就让他在这里挂个副总的头衔兴风作浪。有时问起凌云志,他就含糊带过,总说董事会白有安排。事情调查不清楚,凌云志和芷阳的心情都不好,求婚的事情暂且搁置,谁也不提了。

    到了冬季,建筑公司的工作就特别少,基本上都属于规划和收尾的上作,工程不能开工,契力昂和柳宁都闲着,便开始准备结婚,婚礼就订在元月二号,赶上大家都放假,特邀凌云志和芷阳做男女傧相。

    12月24日,帮柳宁试了一天礼服,芷阳快累瘫了,凌云志和契力昂也不知道搞什么鬼,搞定他们自己的礼服就开溜,留她自己与柳宁和那堆婚纱奋战,可能怕麻烦是男人的天性。

    伸直腰喘匀气,芷阳重新梳洗一下,从床底下抽出几天前为他买的圣诞礼物,一把电吉它,抱在怀里傻笑,想象他情意绵长地为自己弹唱《挪威森林》。好久以前就答应陪他去买电吉它,一直没有找到机会,趁着圣诞节,她想给他一个惊喜。换上他替她选的乳白色连身毛线裙,她淡淡地施了点脂粉,确定自己的样子有史以来最漂亮,才喜滋滋地打开他的家门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回来,她灵光一闪,不知道他回家先在客厅里发现一把电吉它,又在卧室里发现一个大美人会是什么表情?不好,好像她在邀请他似的,还是先将吉它藏好,再煮一丰盛的晚餐。对!要烛光晚餐,说不定他去买玫瑰花,今天晚上要向她求婚呢!她已经将戒指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拍了拍脸,不让自己笑得像个白痴,芷阳开始盘算藏吉它的地方。“客厅?不行,太明显;书房?不行,格调不对;卧室?对,卧室最好。”她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,“动作要快。”她闪进卧室,匆匆寻找可以放下一把吉它的地方,她听到钥匙转动门孔的声音。“等一下,再等一下。”门开了,“对!衣柜。”她将吉它放进衣柜,听见他没进门,脚步声又远了。

    他在敲她家的门,高声喊:“芷阳,芷阳?”

    芷阳轻手轻脚地关上柜门,掩上卧室的门,准备吓他一跳。

    叫了两声没人应,凌云志转回来,进门脱了鞋。芷阳刚想出声吓他,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喂?你好。是我,贺副理,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芷阳的手停在门把上,贺剐理?是贺凡仁吗?不会吧!

    “对,对对,太好了。”凌云志激动地握拳,挂好衣服直接进了书房。芷阳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,趴在书房的门板上。

    “好,逮住他的狐狸尾巴不能放。这下好了,不枉了我们几个月来布的局,辛苦你了贺副理。应该谢,不止我,韦董、全体董事会成员和全公司的员工都要谢你,不仅是名誉上的问题,凭你挨我那几记重拳,我也得好好向你赔罪啊。是啊,我没料到你下那么重的注。”

    芷阳的腿在发抖,心也在发抖,什么意思?那几记重拳?赔罪?这么说凌云志和贺凡仁的那场架是有预谋的了?是一场戏?演给谁看的?给她吗?还是给别人?

    “放心,契经理那边也办妥了,不会有问题,牺牲几十万的投标,值得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牺牲几十万的投标?是指红平小区投标?这么说透露标底的事也是事先计划好的?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不要管纪小洁,她兴不起风浪,重点是牵扯到大佐那干人,国际建协已经派人来了。再等几天,等韦董发话,好,再委屈你几天。好,再见。”

    芷阳听他说再见,反射地后退,绕过沙发和茶几,退到门口,幸好他没有关门。芷阳想也没想就跑出门。

    “大佐那干人。”那是说他连纪小洁也利用了?天哪!凌云志究竟是怎样阴险的一个人,她所有的担忧和焦虑都是多余的,她还怕纪青山那班人会打击到他,其实他早已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。贺凡仁、契力昂都是他的帮凶,还有于晰,八成也是他的耳目,还有一个自以为是的纪小洁,还有一个最傻最笨的自己。从头到尾都是他布的连环局,从头到尾她都是一颗棋。她不禁怀疑,老同学相遇究竟是偶然还是故意?他追求她是真心还是为了与贺凡仁演那场戏?他对她究竟有多少真情多少假意?还有他与钟岩的矛盾,他与钦兰钟岩之间的事有多少句真多少句假?一时之间,过去所有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变得那么不真实,好像跌进了一个充满谎言的噩梦,他将梦境编织上绚烂的七色,让她认为闪光的是他,而看不清他狰狞的面目。芷阳身上一阵阵发冷,想想过往的一幕一蒂,每一时每一刻,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可能都是有目的的。她身边站的是一匹豺狼,而她却以为是一位才郎。

    她恍恍惚惚游荡在马路中间,汽车喇叭声在她身后按得震天响,等她惊觉,人已经被车刮倒,甩出好几米,跌在雪地上。

    司机匆匆下车,一边抱怨一边问:“小姐,你怎么样?走路怎么不长眼睛啊,在马路中间晃。小姐?你受伤没有?不是摔傻了吧?”

    幸好路边都是积雪,她摔在雪堆上反而没受什么伤,只是裙子刮破了,拖鞋甩丢了,全身冰冷,快冻僵了。路上的行人围了几个,今天是平安夜,大多数人不出门,只有忙碌到忘了节日的人们还在继续他们生活的步调。

    “先送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是冻坏了,问问她家住哪儿?”

    路人七嘴八舌地提议,凌云志拨开众人到前面来,惊呼一声:“芷阳。”他冲上来将她抱起来,焦急地问:“你怎么了?受伤没有?芷阳,你说说话,不要吓我。”他抬头喝问:“谁撞了她?”

    司机吓得后退一步,讷讷道:“她在马路中间走,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芷阳在他温暖的怀抱中清醒过来,抬起头看到他狂怒的神色,突然化作凶恶的狼面孔,她吓得一缩,要挣脱他。凌云志发觉她动了,将她搂得更紧,看向她的眼光变得柔和,生怕吓着她似的轻声问:“你哪里疼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她小小声地回答他,“我没受伤。”

    司机好像很怕凌云志狂怒的表情,讨好地问:“先生,我送你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凌云志拦了辆计程车,始终将她抱在怀里,柔声安慰,“没事了,别怕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她蜷缩在他怀里,听着他的心跳,闻着他的气息,感到温暖又安全。但每当她看到他的脸,就会幻想一头狰狞的狼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。她紧紧闭上眼睛,揪紧他的衣襟,将自己探深地埋进他的怀抱中,希望再次张开眼睛,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芷阳逃避式地昏睡,发着低烧,整整睡了三天三夜,凌云志请了假,衣不解带地照顾她。医生说她感冒又受了惊吓,他以为是受车祸的惊吓,孰不知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第三天下午,她才真正地清醒,依然躺在自己那张单人床上,张开眼就能看到破桌子上的那台电脑,椅子也放在平日的位置,米黄色的窗帘拉着,挡住扰人好梦的阳光。看,果然是一场噩梦,一切如常嘛!凌云志那张英俊温和的脸像往常一样出现在她面前,用宠溺的声音问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伸出双手,还是穿着胸前带狗熊的连身睡衣。

    凌云志握住她双手将她拉起来,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试试温度,“还好退烧了,睡了那么久,头晕不晕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,怎么我生病了吗?”芷阳坐直,看到地上躺着那件刮破了的乳白色毛线裙,她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还冷吗?”凌云志帮她将被子拉到颈下,“你靠一会儿,我给你热点粥,吃点东西就不会冷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出去,芷阳直直地盯着那件毛裙,那是证据,证明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梦。凌云志,他欺骗了她,他将她当作一颗棋子来用,免费的棋子。如果当初对贺凡仁的恨有一尺,那么此刻对凌云志的恨就有一丈。第一次被他伤害,可以归于幼稚无知,再次被他伤害,就只能叫笨,叫傻。

    凌云志端碗粥进来,“我喂你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仔细地观察他,他有点疲惫,跟睛通红,没有刮胡子,衣服也皱巴巴的,看来好久没睡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快吃,”他又喂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的样子很狼狈,为了照顾我一直没睡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还好,快吃。”他喂她吃完一碗,“还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去睡会儿吧,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碗送回厨房,大声问:“你穿那么少跑到街上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!”她想了想道:“我本来想煮饭,发现少了一样调料,就出门去买。你又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你的鞋在鞋架上,知道你走不远,等了很久也不回来,就下去找,结果就听路人说前面撞到了一个女孩子。”他走近她,将她拥在怀里,心有余悸地道:“你吓坏我了。”

    芷阳听着他擂鼓般的心跳,那种温暖又安全的感觉再次升起,她冲动地问:“凌云志,你真的爱我吗?”

    他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,疑惑地看着她的眼睛问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。”她的眼中有着急切的渴望。

    他将她的头揽在胸前,让她的耳朵贴紧他的心跳,声音沉稳,“你听,它在说:我爱何芷阳,我爱何芷阳,我爱何芷阳。”相同的表白,他一连说了三遍。

    芷阳闭上眼睛,两滴泪滑进他的毛衣,她知道,她根本无法恨他。心是不会说谎的,她自己的心跳告诉自己:“我爱凌云志,我爱凌云志,我爱凌云志。”

    她用双臂圈紧他结实的腰身,闷声说:“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傻女孩,”他吻了吻她的发,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她在心里告诉他,但我已不再信任你了。没有信任的爱情也许可以存在,但没有信任的婚姻绝不会存在。芷阳心中有了决定,这个决定可能会使她后悔一辈子,但如果不这样决定,她会痛苦一辈子。两者之间也不愿意作出选择,但是,上天没有给她第三条路。

    凌云志哄芷阳又睡下,自己也回去休息,一觉醒来已经快午夜了,电话钤声在寂静的深夜里分外刺耳。

    他跳起来接,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,“喂?”

    “凌总!”契力昂失常的声音传来,“纪青山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凌云志尽量稳定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他想连夜卷款潜逃,在追捕过程中与一辆警车相撞,纪青山当场死亡,纪小洁受了重伤,还有两位警员也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医院,贺副理带着其他人追捕江德利一班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到医院。”凌云志放下电话,抓了大衣就走,看到芷阳的门,他犹豫片刻,决定先不打扰她。

    纪青山不愧是老狐狸,嗅觉果然敏锐,还没等这边动手,他就计划逃了,幸亏建协的人事先布好眼线监视。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,纪青山不会想到带着两千万的现款赶着上的是黄泉路,吞了三亿多却没命享受。

    任何时候,医院都是同样忙碌而紧张,凌云志和契力昂走出停尸间,并未感到轻松,反而有一股深沉的压力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,一名警员过来问:“纪小洁还有什么亲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”凌云志摇头,“没了,就他们父女,其余的亲戚都不在这边,她母亲早就过世了,纪青山的后事我们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签个字吧。”

    凌云志签上自己的名字。手术室的门开了,医生走出来,契力昂上前问:“怎么样?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病人伤势太重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通知她的亲戚朋友,进去和她告别吧。”

    凌云志的手一抖,笔掉在地上。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?纪氏父女是该得到应有的惩罚,但他们罪不致死,为什么天要索他们的命?难道是他们布的局害死了他们吗?

    凌云志给芷阳打了传呼,他知道纪小洁会希望见上她一面的。他放下电话,和契力昂一起进入手术室。

    纪小洁孤零零地躺在手术台上,只听得见各种仪表运作的声音,为了开颅将她的头发剪了,棕红色的碎发飘得满地都是。麻醉药的药力还没有褪,她就会这样静静地躺着直到死亡,甚至没有机会向这个世界说声再见,没有机会为她年轻的人生留下一句遗言。她娇艳的面庞此刻苍白、黯淡、憔悴,像一朵正在凋零的玫瑰,渐渐枯萎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门被撞开,芷阳大口大口地喘气,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手术台上安静苍白的纪小洁。她一步一步摇晃着走向她,凌云志上前来扶她,被她甩开。芷阳终于走到纪小洁身边,她这辈子从没有走过这么短暂又遥远的路,只有十几步,却是由生命通向死亡。她握住了她冰冷的手,感到生命从纪小洁的身体里一点一滴地流失。心电仪器的滴滴声盖不过三个人沉重的呼吸,滴滴的声音间隔越来越长,越来越长,终于变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芷阳听着那连续而单调的声音,放开纪小洁的手,帮她整理凌乱且沾着血迹的头发,她用床单擦干纪小洁脸上的污渍,喃喃道:“你最爱漂亮,可惜我没有带化妆袋,不能让你漂漂亮亮地走。”

    “芷阳,”凌云志握紧她双肩,“出去吧,让护士进来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她不理他,仍然温柔地和她说话:“我们说过要做好姐妹,不管你做了什么事,落得怎样的结局,我永远是你的朋友。”她掀起白布盖上她的脸,“你放心,我会在你的身边放好多好多鲜花,让你到了那边也是最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“芷阳,”凌云志强行将她拉离纪小洁的尸体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护士进来将纪小洁推走,她将会躺在她父亲的身旁。

    贺凡仁气喘吁吁地奔来,看到蒙着白布的尸体从手术室的门内推出来,他指着尸首发愣地问:“这是?”

    契力昂叹道:“纪小洁。她们父女可以团聚,并不孤单。”

    贺凡仁黯然垂下手,正义虽然都是人们追求的,但死亡都是人们不愿见到的。他看到芷阳的目光呆呆的,一直追逐着纪小洁的尸首,笨拙地安慰道:“或许这样比坐牢要好。”

    芷阳淡淡地扫他一眼,又转头看看凌云志,冷冷地推开他的怀抱,双手插进风衣口袋里,沿着医院长长的走廊向前走去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