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方管家说:陪嫁丫头跟小姐的嫁妆一样是件物什,送进纪家就是纪家的东西,嫁妆还算小姐的私房,而陪嫁丫头早晚是姑爷的填房。

    这也是命,陪嫁丫头的命。

    当初大小姐从一群女孩子中选中她做贴身,对她宠爱有加,准她跟着读书识字,妒红了多少丫头的眼.而今,她倒宁愿在厨房做个烧火丫头,不识风雅,不认权贵、不懂清高,等到及笈之后让夫人随便指个长工或家丁嫁了,做一辈子认命的穷下人。

    “腊梅,”方含云黯然的声音唤醒了她的沉思,素手把玩着两支玉簪,幽幽地道,“你说我戴哪一支好?我总觉得这白玉的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”接过上等的波斯红玉簪,插入小姐如云的鬓发,她狠心地提醒,“今日大喜,得簪红的,等日后怀念旧人,再簪那白的吧。”

    方含云紧紧攥住质地粗糙的白玉簪子,望着镜中嫁衣披身、盛装打扮的自己,缓缓垂下两行泪。

    “小姐,”腊梅用力眨眨酸涩的眼,轻柔地帮她拭着泪,“您把妆都哭花了,腊梅还得帮您再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腊梅,我不甘心,不甘心……”方含云额头抵着她哭喊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但事已至此,不甘心也没用啊,不如忘了表少爷,安心嫁入纪家、听说纪少爷仪表堂堂,才华横溢,又是皇亲国戚,颇受朝廷重用……”她一面安慰一面手脚利落地绞湿手帕,给小姐擦脸补妆。

    “他便是千好万好,也不是我心中喜欢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腊梅的手稍稍一顿,又继续忙碌起来。喜欢?身为女子哪里有选择喜欢的权利?

    那纪家少爷不过在庙会上与小姐擦身而过,便命人来下聘,外加纪家总管一番明里吹捧暗里威胁的说辞,那就是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。老爷势力,夫人软弱,小姐恳求哭闹根本不管用。老爷只一句话:“得罪了纪家,方府就得遭殃,你若有能耐保得了全家上下五十多口周全,便不用嫁。”一句话打消了小姐私奔轻生的念头,她可以不在意自己的生死,但不能连累爹娘弟妹。表少爷被老爷拦在门外,候得小姐一封书信,心碎离去?

    这世道,不论贫富,红颜同样薄命。人穷命贱,若是无权无势,同样命贱。

    那纪少爷一表人才怎样?风度翩翩又怎样?当日在庙会她跟小姐一起,都不记得他长得是圆是扁,可见也不是什么鹤立鸡群的人物。重要的是,他是当今国母的亲侄子,右丞相的长子,官拜御前四品调用。

    锣鼓唢呐声越来越近,喜娘推门进来,堆着一张恶心的笑脸,老母鸡般尖声叫道:“哎哟,瞧腊梅姑娘一双巧手,把新娘子打扮得天女下凡似的,难怪纪少爷喜欢。来来,盖上盖头,吉时快到了。”一句话既夸了主子又不忘巴结下人、方小姐做了纪少夫人就升级为皇亲国戚,连贴身丫头都跟着沾光,说不定今后求着奴才的地方比主子还多呢。

    腊梅冷冷地一笑,抢先帮小姐盖上盖头,免得喜娘脸上的脂粉渣掉到小姐身上。

    “腊梅,”方含云一把拉住她的手,“我知道你不愿陪嫁过去将来做人家填房,咱们主仆一场,我的命运已无法改变,至少还可以帮你。你走吧,现在就走,你的卖身契我来处理,日后若找到自己中意的人,过上幸福日子,别忘了给我捎个信。”

    喜娘倒抽一口冷气,尖叫道:“我的大小姐,可别说浑话,纪少爷若真相中了腊梅姑娘做填房,那倒是她的造化。您赶快上轿吧,别动什么歪念头,新娘子有了差池我人头不保,丢了个陪嫁丫头我这条老命也担当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”腊梅鼻子发酸,眼角含泪,哽咽着道:“腊梅不走,小姐的命就是腊梅的命。”从小姐手把手教她识得“人穷命贱、红颜薄命”几个字开始,她一生的自由和幸福就系在小姐的命运之中。

    走在长长的迎亲队伍中间,她看着高头大马上新郎官的背影、刚才匆匆一瞥,见他五官端正,剑眉朗目,一身的和气,不同于表少爷的温文儒雅,也不似方家小少爷的跋扈霸气,看背影挺拔笔直,似乎该是个意志坚定的人。想起小姐的泪眼,她突然萌生一股冲动,想冲上去问他:“你既不是面貌丑陋又不是缺胳膊断腿,为什么一定要抢别人的心上人?君子有成人之美,难道你不想当个君子吗?”

    正想着,马上的人突然回过头来,眼光看向花轿,与她的视线短暂相接,露出一个温和明朗的笑容,全身释放着喜悦自信的光彩。片刻,他视线滑开,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怦怦,怦怦,怦怦,怦怦!腊梅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,双拳抵在身侧攥得死紧,刚刚那一刻,她差点儿就冲上去问了,就差一点点。

    房门大开,门口站着两个纪府的丫头,喜娘在门外张望,不时回头多事地报告前头酒宴的情况。宾客喝酒行令的声音隐隐传来。听说,新姑爷有千杯不醉的本事,她想小姐心中这会儿一定恨不得新郎烂醉如泥,进不了洞房。

    “腊梅,”方含云用力绞着手中的丝绢,突然低声道:“待会儿房门一关,你先不要走,注意里面的动静。我跟纪少爷言明实情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倘若他大发慈悲放我自由那是最好,倘若他大发雷霆,你就偷偷溜回府里,叫爹娘连夜逃走。”

    她惊慌地道:“小、姐,万万不可,这样做太冒险了。他若有慈悲之心,就不会让管家抬着二十箱聘礼,逼老爷当场签了聘书,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。”

    方含云摇着头道:“我只能赌一赌,这是我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你写给他的拒嫁信函,他还不是原封不动地退回来了,赌这一次,又有何用?纪管家的话你也听到了,什么‘我家少爷二十年来第一次看上一位姑娘’,什么‘皇后娘娘对这个侄儿疼爱有加’,什么‘少爷去潮州替皇上办事,否则该亲自登门’。摆明了就是威胁,如果有办法拒绝,今日你也不会进这个家门,既然已经进来了,就没有反悔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真的不甘心畏于淫威跟一个我不爱的人共度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腊梅咬紧下唇,“奴婢来扮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角色,奴婢跟了小姐七年,虽然不及小姐的才情,但自信说话还算有条有理,倘若纪少爷听进去了最好,倘若他听不进去,就说我向来嫉妒小姐命好,所以恶意诽谤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方含云急得站起身来,“你说的什么傻话?咱们情同姐妹,我怎么能这样牺牲你?况且纪少爷又不是傻子,会信我把一个恶意低毁主子的丫头带在身边当陪嫁?”

    “总之腊梅不能让小姐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喜娘扯着母鸡嗓子进来了,“新娘子怎么站起来了?快坐好坐好,新郎官来了。”

    人刚坐好,身着喜袍的新郎官便大步跨进门来。纪府两个丫头在喜娘的唱喏中一个端过托盘,一个拿起盘中秤杆交给新郎。

    腊梅站在小姐身侧,觉得双腿不由自主地发软,心中激烈挣扎。说还是不说?说了,只有一个渺茫的机会,那就是纪少爷只是心仪小姐,从头到尾求亲退信的过程他都不知详情,而这种机会等于零;不说,连机会都没有。她闭了闭眼,在心里道:若要死,就让她这个丫头代主子死吧。想至此,把心一横,就要跪倒。

    方含云仿佛察觉她的心思,突然伸手扯住她的衣袖。她一愣,就在迟疑之间,新郎手中的秤杆已经掀开盖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府的两个丫头和喜娘同时一声惊呼,腊梅急忙抬眼,看到方含云一双红肿的眼睛和脸上哭花的胭脂,她一定在轿子里又哭了。

    喜娘满头冷汗,新婚之夜新娘子一双泪眼,明明就是触霉头嘛,倘若新郎官发起脾气来,可怎么办才好?这方小姐怎么这么不识趣?可怜她一条老命被她牵连了。

    “姑爷,”腊梅不知哪儿来的勇气,上前一步低着头道,“奴婢该死,小姐上轿之前跟夫人难舍难分,哭花了喜妆,奴婢年纪轻见识浅,没有经验,不知道替小姐及时补妆,是奴婢的失职,请姑爷看在大喜之日的面子上饶奴婢一回。”

    喜娘是老江湖了,急忙帮腔:“是啊是啊,新娘子出门自有哭爹娘一礼,哭得越凶证明越孝顺。您看新夫人这双眼肿的,来日必定孝顺公婆,体恤相公。”

    新郎半晌不语,只是细细地打量着方含云的容貌,半晌,突然伸手抽出她捏在手中的丝绢,动作轻柔地拭去她眼角最后一丝泪痕,轻声道:“梨花带雨,别有一番风情。”’

    腊梅暗道:酸极了!

    喜娘笑道:“都说纪少爷是才子,今日老身算开了眼了。不过新郎官啊,那丝绢可不是擦眼泪用的。”

    纪少爷眉头微扬,客气地问:“那是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喜娘看看三个年轻的丫头,顿住,掩嘴笑道:“这个新娘子自然知道。来来,喝交杯酒。”

    纪少爷浅笑,也不追问,按着喜娘的指示一步步完成繁冗的仪式。

    待全部程序结束,喜娘推着几个丫头道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都快出去,别耽搁新人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腊梅眼见小姐木偶般地受人摆弄,心中焦虑万分,跃过喜娘的身子看到她一双哀伤绝望的眼,灵机一动大声道:“姑爷,老夫人临出门之时交代奴婢几句话,吩咐奴婢一定要在圆房之前转告小姐,奴婢斗胆,请姑爷出去一下,容我跟小姐单独说话。”

    喜娘急忙道:“出去出去,有什么话等明日再说,哪有洞房花烛夜把新郎官往外赶的道理?这小丫头怎么不懂事。”她只盼早些出去领了赏银快快离开,看这方小姐的样子就是心不甘情不愿,多待一刻都恐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纪少爷突然道:“慢着,”他指着腊梅,“你留下,其他人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喜娘一看,急忙往外走,甭管腊梅那丫头想怎么兴风作浪,先去领赏再说。另外两个丫头也恭恭敬敬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纪少爷扫了神色紧张的主仆二人一眼,踱至窗口,面朝窗外,轻声道:“有话你们私下说好了,我不会偷听。”

    腊梅偷偷地看向方含云,不知如何是好,她只想先把纪少爷支出去,下面的事再商量,总之能拖一刻是一刻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良久,室内只有三人起伏不定的呼吸声。纪少爷突然转过身来,面带微笑,和颜悦色地问:“怎么不说了?放心,隔了这么远,我听不到的,况且,你们女人家不是自有一套说悄悄话的本事吗?”

    他的笑轻柔若风,却看得腊梅手足发软,头皮发麻,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带着恐慌焦虑和仅有的一丝勇气与他对视,心中怦怦打鼓,真想落荒而逃。他的笑容怎么会那么和蔼又那么深沉?他的眼神怎么会那么温和又那么凛冽?

    方含云看着两人对视,也是心惊胆战,把心一横,突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腊梅一个箭步挡在她身前,飞快地道:“老夫人说,小姐这几日身子不方便,不适宜圆房,但婚期择的是黄道吉日,不能更改,所以只能让小姐私下跟姑爷言明,暂缓几日,别因为害羞不敢说,到时候触了男人的霉头,三两年之内都走霉运。”

    方含云提心吊胆地听着,心中暗道:这丫头真能瞎掰,听她说得一板一眼,仿佛真有其事似的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啊?就这样?腊梅偏头看着小姐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方含云谨慎开口,“夫君,妾身不方便的日子总是睡不好,习惯了腊梅服侍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纪少爷转身看向她,眼中少了分犀利,多了分柔情,接口道:“不如让丫头在暖阁外候着,你若不适,随时可以叫她。以往在家自有爹娘照顾你,今后,你是我的妻,便由我来照顾你。”说着,便过来牵她的手。

    方含云本能地一缩,与他的手指轻触而过。他的手抓了个空,怔了一怔,却没有发火。她羽扇般的睫毛怯怯地颤抖了一下,知道刚才的举动是对夫君的大不敬,但若让他碰她,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。今日已经多次忤逆了他,若他似想象中的蛮横无理,早该把腊梅赶出去打板子了。或许上天垂怜,这位纪少爷天生仁厚,对求亲的整个过程根本毫不知情。或许,或许她跟表哥还有一线希望?

    她看向腊梅,目光流转中,腊梅就知道小姐打的什么主意。那纪少爷的眼神微笑,决不是天生仁厚的人,她也不明白为何他对她们主仆宽容忍让,也许他不想在大喜之日坏了气氛,也许他真的对小姐一往情深?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不顾腊梅频频阻止的眼色,方含云上前一步,她必须要为自己的幸福搏一次。

    纪少爷迅速抬手截断了她要说的话,沉声道:“天翔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方含云惊疑一声。

    他俯身与她对视,柔声道:“我叫纪天翔,今后人前人后,你都可以直呼我的名字,而我,就叫你云儿。”

    云儿!腊梅突然觉得脑中一阵眩晕,耳边嗡嗡作响,反复回荡着“云儿”的呼唤声,仿佛有人在遥远的地方呼唤她的灵魂。好一阵,那眩晕感才过去,她用力甩了甩头,视线清明,哪里有什么遥远的呼唤,眼前还是纪天翔和小姐对视的眼,或许是她太紧张了吧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被他深情款款仿若星辰的眸子盯着,方含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,差点儿忘了自己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她点头,他露出微笑,连眼角都弯了起来,执起她的手,道:“云儿,你累了一天了,大概什么都没吃,不如让丫头拣几样你爱吃的饭菜热一热,填饱

    “也,她好。”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,刚才一时不察被他握住手,这会儿若硬抽出来,怕真会惹恼他。

    “你,”纪天翔转向腊梅,皱起眉头道:“你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腊梅福身道:“回姑爷,奴婢叫腊梅。”

    “哦,腊梅,我总是记不得丫鬟的名字。不过既然你是云儿的陪嫁,我一定会记得你的。你拣几样少夫人爱吃的饭菜,拿去厨房热一热,顺便叫人熬一碗红枣莲子汤来,给少夫人补血。”

    她见方含云点头,只好应声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云儿,来,先喝杯热茶,刚才那酒也是冷的,怕伤了你的身子。”他亲自为她斟茶。

    “不,夫君,我自己来吧、”方含云急忙起身。

    “咦?”他按住她坐好,“我说了,你是我的妻,我就会照顾你一生一世。”他将茶碗递到她面前,“还有,说了让你叫我天翔的,下次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……呃,天……天翔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。”他微微一笑,小心地摘掉她的凤冠,柔声道,“这东西一定把你压坏了。”那声音。那神情,仿佛她是易碎的珍宝,被他捧在掌心里小心地呵护着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酸,不由得滚出两行泪来。

    “云儿,怎么了?”他眼中涌现出一抹惊慌。

    “没,没怎么。”她慌忙伸手抹眼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他顺手又拽过那条丝绢,温柔地擦着她的眼泪,“我说照顾你,不仅要给你锦衣玉食,还要你幸福快乐。你喜欢什么就跟我说,上天入地我都给你找来;你伤心什么也跟我说,我倾尽所有也要让你展颜;你若病痛,我守在你床前;你若想家,我陪你省亲;你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翔,”她打断他,流着泪问,“你……为何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——”他一眨不眨地望着她,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城隍庙前擦身而过的一眼?”

    “对!只城隍庙前擦身而过的一眼,我便知道你就是我生生世世等待的女子,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你,这辈子来还,所以让我喜欢上你,娶你,呵护你,爱你。”他突然双膝跪倒,举起右手向天,郑重地道:“我纪天翔对天发誓,这一生只爱云儿一人,决不负她,决不纳妾收房,决不拈花惹草,决不让她受一丝一毫委屈,着违此誓,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。”’她急忙握住他的手指,“不要随便发誓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道:“你怕我做不到会应验誓言?放心,云儿,我不会负你,决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,要是……”她的嘴唇发颤,“要是我负了你呢?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黯,眼神近乎慌张地转开,讷讷地笑道:“不会的,我要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,你怎么能有机会负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天翔,我……我有件事必须跟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”他打断她,“夜深了,你也累了,还是先休息吧。既然你还不习惯,我叫腊梅陪你,我去睡客房。”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,“哗啦”一声拉开房门。

    腊梅站在门外,手捧托盘,托盘中的食物冒着热气,她脸上爬满泪痕。两人俱是一愣,她急忙垂头行礼,恭敬地道:“姑爷,饭莱热好了。”一滴泪落在托盘上,随着饭菜的热气蒸腾。

    他右手按住胸口,踉跄一步,丢下一句“服侍少夫人休息吧”,说罢便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“天翔,天翔……”方含云追到门口,只见他的身影已跨进客房。

    腊梅进来放下托盘,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方含云倚在门边,秀眉紧锁,一脸愁容,看她抹着眼睛,幽幽地问:“腊梅,你为什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门外听到姑爷的誓言,一时感动,所以……小姐,就算表少爷跟你青梅竹马,也未必有姑爷的这份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方含云叹口气,“老天真是捉弄人,为何让我先遇到表哥?又为何让我嫁给纪天翔?为何不让我在今夜之前知道纪天翔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也不迟啊。小姐,难道在知道姑爷的痴情一片之后,你还不愿安心跟着他,还想着表少爷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”方含云痛苦地摇头,“如果他是仗势欺人的恶霸,我就当做替方家牺牲,自暴自弃认命了,一辈子守着对表哥的那份遗憾,是苦是怨,总还能找到人恨,找到人爱。可现在,他对我好,我便有了争取自由的机会,不争取,便是负了跟表哥的感情,日后对着表哥我会心虚。争取了,就是负他,倘若我跟表哥以后过得不好,我会遗憾终生。不管怎样选择,结果都要我一个人背负,那时当真是有苦自己吞,怨不得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!”腊梅瞪大眼。

    方含云苦笑,“我的想法很自私是不是?我也不明白怎么会这样想,爹当初接聘礼的时候我还义无反顾地要跟表哥私奔呢,现在有了转机反而连开口坦白都不敢了。你不是也一门心思支持我跟表少爷的吗?这会儿怎么又反过来劝我安心跟着纪少爷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原以为纪少爷是……是个……哪想到他……唉!小姐,我也说不清。”横比竖比,怎么比纪少爷都比表少爷强上千千万万倍,哪个女子不爱有情郎?哪个女子不爱荣华富贵?哪个女子不爱被夫君捧在手心里的感觉?就算小姐受表少爷,也不免被纪少爷的深情感动,何况已经一脚踏进了纪家门,想踏出去谈何容易,不是纪少爷一句肯放就能放的。纪家的名声呢?小姐的名声呢?

    “对啊,说不清,这会儿说不清,明天早晨起来侍奉了公婆进茶,便没机会说清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那你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方含云颓然坐下,十指插进秀发,“我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腊梅蹲在她身边,一根一根地扳开她的手指,理顺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方含云突然抬起头来,“我要去找他,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,就算我怎么被他的言语感动,我心里爱的还是表哥,不说,对他对表哥对我自己都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再想了,再想下去,我连这会儿仅存的一点儿勇气都没了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