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静康被一阵叩门声吵醒,声音不大,持续而有节奏,而且对方很有耐心,好像他不起来,就要一直这样叩下去。

    他坐起身,发现身上还穿着喜袍,打开门,落尘站在外面。她已褪下喜服,换了件艳红的旗袍。她低垂着头道:“先回房去吧,待会儿婆婆会派人来叫咱们起床的。”

    静康不悦地道:“抬起头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落尘顺从地抬头,现出她皎好的面容,脸上略施薄粉,不如昨夜的明艳,又多了些清雅端美,很少见女人能将红色穿得这样高贵。静康想到,若论爵位,她还是个格格呢。

    见他不语,落尘又道:“今天是我过门第一天,你就算不喜欢我,也多少留点面子给我好么?”

    静康合上书房门,率先步入新房。一切装饰如昨晚一样,红烛已燃尽,只留两摊干涸的烛泪,他发现一摊小了许多,地下有些细小的烛沫,显然是用手指碾碎的。

    落尘捧起事先找好的衣服,“先换上,要么,你就再躺着,我跟婆婆说你还没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静康自己换上衣服,“我陪你去敬茶。”心中补充道:免得爷爷和爹娘又要唠叨。

    落尘感激地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静康皱起英挺的眉毛,对这声“谢谢”感到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果然,一盏茶工夫,落尘的陪嫁丫头杜鹃便来敲门,轻唤道:“小姐,小姐,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静康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杜鹃未料到静康已起来,推门吐吐舌头道:“姑爷早。”

    吴妈端着洗脸水进来,朝落尘呵呵笑道:“四少奶奶起得好早,梳洗怎么不叫下人?昨儿晚上辛苦,不多休息一会儿,待会儿奉茶怕要顶不住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精神很好。”

    吴妈将落尘拉到一边,悄声问:“少奶奶,白缎呢?”

    落尘将白缎取出,拿眼瞄着静康,吴妈上前欲拿,静康阻止道:“先留着吧,昨儿我多喝了几杯,睡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吴妈看着两人不寻常的气氛,忙道,“先泡茶吧,一会儿人很多呢。”

    出门时,吴妈忍不住偷偷叮嘱一句:“外孙小姐虽然最后敬,但礼数一定要周全,否则会有好多人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厅堂上老太爷居中坐着,右手边是姨奶奶月奴,往下左侧依次是公公卫天明,二老爷卫天宫,二少爷静平,三少爷静安,五少爷静哲;右侧依次是大太太柳氏,二太太周氏,大老爷的妾崔氏,二少奶奶文秀,三小姐静霞。月奴身后站着个柔弱纤细的女子,年纪十八九岁,一席白绸白衫,盈盈然、飘飘然,玉一般的肌肤,水一般的明眸,精巧细致,仿佛天女下凡。

    老太爷接过茶喝了一口,又喝了一口,满意地道:“好好,泡得一手好茶!”

    姨奶奶接过茶后探身扶起,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都按理敬过,只静安极无精神,连连打着呵欠,老太爷不悦道:“要嘛就精精神神,要嘛就别出来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静安抬起眼皮,闷声不响地走开,也没人管他。

    轮到外孙小姐,月奴道:“凝儿,给四嫂敬茶。

    落尘抢先一步道:“先请表妹喝茶。”

    继疑纤手接过,喝了,也回敬一杯,“四嫂喝茶。”声音婉转清脆。

    落尘这才见识到,原来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中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之音真的不是仙乐,如今从这凝儿口中说出来,更胜仙乐。

    只是那纯净无邪的眼中有一抹忧郁,一抹黯然,叫她看了都忍不住心疼,想帮她抹去。直觉地,落尘认定她的忧愁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老太爷挥手道:“大家散了吧。落尘,你累了一早上,让静康陪你回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。”落尘福身行礼,无意间瞄见凝儿扶起月奴时,秋水大眼哀怨地注视着静康。原来……落尘抬眼看静康,他与凝儿的目光相对,一抹怜惜涌上,他将目光调转,避了开去。凝儿娇柔的身躯微颤,白衫显得更飘然了。

    只一个早上落尘就明白了,今后在卫府她必将是个尴尬的角色。一个不受丈夫欢迎的妻子,还要和丈夫所爱的人同处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用过早饭,静康只说有事,就匆匆离去,不告诉她何事,也不告诉她何时回来。婆婆柳氏差人来请,落尘整理衣装赶去松院。

    卫府占地庞大,各人的居所有各自的名字,老太爷居正义堂,大老爷居松院,二老爷居柏院,三老爷居槐院,因为去世早,由惟一的儿子三少爷住着,二少爷成亲后居箫竹林,静康与她所居为自由居,继凝是女眷中惟一有独立院落的题为菊园。

    柳氏是长房大夫人,掌控着府内经济大权,颇有些威严之态,拉着落尘的手坐下,和颜悦色地问些睡得可好,可还习惯之类的话。见她温顺便把话点明了,“静康多念了点儿书,就在外面学些污七八糟的东西,想的有时和咱们不一样,你要多忍耐,多劝解,不要操之过急,那白缎子你就先留着,什么时候用上了,什么时候让吴妈交回来。”

    落尘点头道:“娘放心,为妻之道,额娘从小就教着,我虽是满人,这些道理也还懂,何况如今没了清王朝,阿玛在家时常提点着老太爷的恩惠呢。嫁入卫家门就是卫家人,伺候爷爷公婆、丈夫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样想就好,”柳氏拉着她左看右看,赞道,“真是难得,也只有皇家出来的小姐才有你这分贵气,我还担心你带着王府小姐的脾气,会与静康不和,如今一看,真是又温顺又明理。如今这府里上上下下的账都由我管着,既琐又杂,半点马虎不得,如今你来了,终于有人能帮我分担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落尘忙道:“媳妇年轻,见识又短,怕是担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让你现在就担,你先留心学着,多少帮我一些。哎!若是静烨在,他媳妇早就能帮我挑起大梁了。”柳氏说着,眼就红了。

    落尘早听说静康身上有个大他十二岁的哥哥,是卫府的长房长孙,可惜十岁时失足掉进荷花池中淹死了,如今见柳氏落泪,知她口中的静烨必是这位大哥,于是劝道:“娘,过去的事就别再想了,您还有静康和我呢,大哥泉下有知,也不忍您这么伤心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”柳氏拭泪道:“静烨那孩子聪明伶俐,人见人爱,最得老太爷的欢心,想是年纪小受不得这些福分,反早去了。静康小的时候和静烨活脱脱一个模样,老太爷嘴上不说,心里却偏爱着,凡事均放纵他一些,说要念书就念书,要留洋就留洋,要参加什么‘盟’就参加什么‘盟’,要搞什么出版社就让他搞,可如今世道这么乱,听说他做那些事就是激进分子,娘真的好担心哪。当初老太爷逼他娶这门亲……”柳氏突然住了口。

    落尘赔笑道:“三年前我满十八岁,本来阿玛说要尽快成亲,后来有事耽搁了,想是静康出门干大事去了。男儿志在四方,娘又何必担心?”

    柳氏接道:“好在他还有孝心,知道回来,也肯成家,如今你就是他身边最亲的人。如果可以多劝劝他,别往外跑,家里事业大,等老爷和二老爷他们退下来,还得指望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这时静霞进来,先向柳氏行了礼,见了落尘热情地道:“四嫂也在呀。”

    柳氏端坐,问:“有事么?”

    静霞道:“要放假了,同学要聚会,想跟大娘支些钱。”

    柳氏写了张单字,“两块大洋,到账房去支吧。”顺手放在桌上也不交给她,继续道,“老太爷说了,读完了这半年就退了吧,十六七岁的姑娘整日往外跑,成什么体统,女孩总不比男孩儿,别学你四哥五哥的样瞎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落尘起身道:“娘,没事我也回去了,顺便让三妹带我到账房看看,媳妇还有好多东西要慢慢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氏将单子交给落尘,“你拿着去领吧,和卫福说,明天回门的礼再加两盒高丽参。”

    静霞道:“大娘,这话我来说吧,四嫂怎好开口呢?”

    “也对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出了松院,静霞挽着落尘的手道:“谢谢四嫂。”

    落尘笑道:“谢我什么,我该谢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呢,要不是你帮忙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将单子拿到手,大娘也不说不给,只是她那么放着,谁又敢伸手去拿呢?”

    “娘说你明年就不能去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有四哥五哥呢,求四哥去跟爷爷说,准成的。大不了不从大娘那里要钱,管二哥要去,就说让五哥要了去,亲哥哥贴给亲弟弟些私房钱也不为过呀。”

    落尘心想:这鬼丫头,为了两块大洋将静平、静康、静哲都拖下水。

    领了钱出来,静霞道:“四嫂,你是新妇,今天就不拖着你了,改天我领你出门去逛逛。

    卫福心知这位少奶奶必将是府里未来的掌权人,忙道:“三小姐,你莫要带坏了四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静霞只是笑,心道:四嫂肯定跟我是一边的,就不知四哥在她和凝姐姐之间怎么选了。

    落尘将一套崭新的被褥搬进书房,杜鹃一面铺床一面抱怨:“这算什么嘛!新婚就分房睡,早知这样宁愿不要嫁过来。”

    落尘道:“这样也好,至少有一点自己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杜鹃怒道:“我就不明白,姑爷既不满意这桩婚事,为什么还要答应,答应了,又这样,这不是害小姐么?”

    落尘苦笑,“有很多事是身不由己的,像我,也不满意,但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姑爷是男人嘛!”

    “男人?”落尘站起身,“男人比女人更独立,有时却比女人更无奈。”

    推开书房门,静康居然站在门外,落尘吓了一跳,手抚着胸道:“你回来了,怎么没有脚步声?”

    静康侧身入内,看着那被褥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天寒,夜里冷。你放心,被褥是从底层抽出来的,喜被还成双成对地放在新房里,不会被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又攒成结,“你倒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落尘垂下头道:“我们先出去了,待会儿教杜鹃端晚饭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吃过了,”静康冷冷地说,“还有,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随便进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落尘拉了就要发作的杜鹃一把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杜鹃不平的声音渐弱,静康坐在柔软的被面上,不由陷入沉思:男人比女人更独立,有时却比女人更无奈。他原以为他的妻子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,既保守又无趣。如今看来,也许比他想象中要特别得多。他揉了揉胀痛的额角,外面的事已经忙得他焦头烂额,哪里还有精力去探究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次日,是回门的日子。卫府送了重重的厚礼,静康上马车时状似体贴地扶她,落尘仍感激地朝他嫣然一笑,静康回以一笑,仿佛很恩爱的样子。回到娘家,静康时常握着落尘的手,言语之间谦虚得体。他搞民主数年,对政治见闻独到,历史也广博,净拣些大清朝的光辉历史逗岳父开心,家中三代经商,多少受些熏染,于经商之道也说得头头是道。落尘略觉惊诧,她原以为他的丈夫就如外面所传,固执任性,不识大体,整天与那些激进分子混在一起惹是生非。如今看来,也许比她想象中谦虚谨慎得多。

    宣王爷抓着落尘的手放到静康手里,叹道:“我这个女儿,生在这个时候,生在这种家庭,是她的不幸。她想要的我做阿玛的都给不起,只有帮她找个好人家,也不枉了我们父女二十年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“阿玛,您怎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宣言爷挥挥手,道:“你嘴上不说,阿玛心里明白。”又转向静康,“如今我将她交到你手上,指望你能好好待她。”

    静康看看落尘,缓缓道:“爹放心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落尘心中叹道:他的“会的”,不知究竟是怎样的对待。如果不是在这个被逼无奈的婚姻中相遇,她可能会喜欢上这个男人。但现在,太多的牢笼和枷锁困在身上,注定了他们会越走越远。她无法想象这段婚姻继续走下去将会是怎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黄昏回来,向老太爷和公婆报备了,两人才得以回房休息。落尘帮静康换了衣裳,低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玛好久没像今天这样开心了,自从辛亥革命革了大清王朝,家里就没人敢提皇家的事,阿玛听了不是恼怒就是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也是激进分子,虽然没有直接参加革命,但一直在为革命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我才更应该感激你肯哄他老人家开心。虽然有些话是言不由衷,但你肯说就已经很让他安慰了。”

    静康低头俯视她白皙的面庞,那谢意是真诚恳切的,但就是令他不舒服。“你怎么知道我那些话是言不由衷?”他退开,自己系扣子。又冷哼道,“是言不由衷,你明白最好。”甩袖步出房门,丢下话,“晚饭送到书房来。”

    静康被一阵叩门声吵醒,声音不大,持续而有节奏,而且对方很有耐心,好像他不起来,就要一直这样叩下去。

    他坐起身,发现身上还穿着喜袍,打开门,落尘站在外面。她已褪下喜服,换了件艳红的旗袍。她低垂着头道:“先回房去吧,待会儿婆婆会派人来叫咱们起床的。”

    静康不悦地道:“抬起头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落尘顺从地抬头,现出她皎好的面容,脸上略施薄粉,不如昨夜的明艳,又多了些清雅端美,很少见女人能将红色穿得这样高贵。静康想到,若论爵位,她还是个格格呢。

    见他不语,落尘又道:“今天是我过门第一天,你就算不喜欢我,也多少留点面子给我好么?”

    静康合上书房门,率先步入新房。一切装饰如昨晚一样,红烛已燃尽,只留两摊干涸的烛泪,他发现一摊小了许多,地下有些细小的烛沫,显然是用手指碾碎的。

    落尘捧起事先找好的衣服,“先换上,要么,你就再躺着,我跟婆婆说你还没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静康自己换上衣服,“我陪你去敬茶。”心中补充道:免得爷爷和爹娘又要唠叨。

    落尘感激地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静康皱起英挺的眉毛,对这声“谢谢”感到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果然,一盏茶工夫,落尘的陪嫁丫头杜鹃便来敲门,轻唤道:“小姐,小姐,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静康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杜鹃未料到静康已起来,推门吐吐舌头道:“姑爷早。”

    吴妈端着洗脸水进来,朝落尘呵呵笑道:“四少奶奶起得好早,梳洗怎么不叫下人?昨儿晚上辛苦,不多休息一会儿,待会儿奉茶怕要顶不住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精神很好。”

    吴妈将落尘拉到一边,悄声问:“少奶奶,白缎呢?”

    落尘将白缎取出,拿眼瞄着静康,吴妈上前欲拿,静康阻止道:“先留着吧,昨儿我多喝了几杯,睡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吴妈看着两人不寻常的气氛,忙道,“先泡茶吧,一会儿人很多呢。”

    出门时,吴妈忍不住偷偷叮嘱一句:“外孙小姐虽然最后敬,但礼数一定要周全,否则会有好多人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厅堂上老太爷居中坐着,右手边是姨奶奶月奴,往下左侧依次是公公卫天明,二老爷卫天宫,二少爷静平,三少爷静安,五少爷静哲;右侧依次是大太太柳氏,二太太周氏,大老爷的妾崔氏,二少奶奶文秀,三小姐静霞。月奴身后站着个柔弱纤细的女子,年纪十八九岁,一席白绸白衫,盈盈然、飘飘然,玉一般的肌肤,水一般的明眸,精巧细致,仿佛天女下凡。

    老太爷接过茶喝了一口,又喝了一口,满意地道:“好好,泡得一手好茶!”

    姨奶奶接过茶后探身扶起,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都按理敬过,只静安极无精神,连连打着呵欠,老太爷不悦道:“要嘛就精精神神,要嘛就别出来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静安抬起眼皮,闷声不响地走开,也没人管他。

    轮到外孙小姐,月奴道:“凝儿,给四嫂敬茶。

    落尘抢先一步道:“先请表妹喝茶。”

    继凝纤手接过,喝了,也回敬一杯,“四嫂喝茶。”声音婉转清脆。

    落尘这才见识到,原来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中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之音真的不是仙乐,如今从这凝儿口中说出来,更胜仙乐。

    只是那纯净无邪的眼中有一抹忧郁,一抹黯然,叫她看了都忍不住心疼,想帮她抹去。直觉地,落尘认定她的忧愁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老太爷挥手道:“大家散了吧。落尘,你累了一早上,让静康陪你回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。”落尘福身行礼,无意间瞄见凝儿扶起月奴时,秋水大眼哀怨地注视着静康。原来……落尘抬眼看静康,他与凝儿的目光相对,一抹怜惜涌上,他将目光调转,避了开去。凝儿娇柔的身躯微颤,白衫显得更飘然了。

    只一个早上落尘就明白了,今后在卫府她必将是个尴尬的角色。一个不受丈夫欢迎的妻子,还要和丈夫所爱的人同处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用过早饭,静康只说有事,就匆匆离去,不告诉她何事,也不告诉她何时回来。婆婆柳氏差人来请,落尘整理衣装赶去松院。

    卫府占地庞大,各人的居所有各自的名字,老太爷居正义堂,大老爷居松院,二老爷居柏院,三老爷居槐院,因为去世早,由惟一的儿子三少爷住着,二少爷成亲后居箫竹林,静康与她所居为自由居,继凝是女眷中惟一有独立院落的题为菊园。

    柳氏是长房大夫人,掌控着府内经济大权,颇有些威严之态,拉着落尘的手坐下,和颜悦色地问些睡得可好,可还习惯之类的话。见她温顺便把话点明了,“静康多念了点儿书,就在外面学些污七八糟的东西,想的有时和咱们不一样,你要多忍耐,多劝解,不要操之过急,那白缎子你就先留着,什么时候用上了,什么时候让吴妈交回来。”

    落尘点头道:“娘放心,为妻之道,额娘从小就教着,我虽是满人,这些道理也还懂,何况如今没了清王朝,阿玛在家时常提点着老太爷的恩惠呢。嫁入卫家门就是卫家人,伺候爷爷公婆、丈夫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样想就好,”柳氏拉着她左看右看,赞道,“真是难得,也只有皇家出来的小姐才有你这分贵气,我还担心你带着王府小姐的脾气,会与静康不和,如今一看,真是又温顺又明理。如今这府里上上下下的账都由我管着,既琐又杂,半点马虎不得,如今你来了,终于有人能帮我分担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落尘忙道:“媳妇年轻,见识又短,怕是担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让你现在就担,你先留心学着,多少帮我一些。哎!若是静烨在,他媳妇早就能帮我挑起大梁了。”柳氏说着,眼就红了。

    落尘早听说静康身上有个大他十二岁的哥哥,是卫府的长房长孙,可惜十岁时失足掉进荷花池中淹死了,如今见柳氏落泪,知她口中的静烨必是这位大哥,于是劝道:“娘,过去的事就别再想了,您还有静康和我呢,大哥泉下有知,也不忍您这么伤心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”柳氏拭泪道:“静烨那孩子聪明伶俐,人见人爱,最得老太爷的欢心,想是年纪小受不得这些福分,反早去了。静康小的时候和静烨活脱脱一个模样,老太爷嘴上不说,心里却偏爱着,凡事均放纵他一些,说要念书就念书,要留洋就留洋,要参加什么‘盟’就参加什么‘盟’,要搞什么出版社就让他搞,可如今世道这么乱,听说他做那些事就是激进分子,娘真的好担心哪。当初老太爷逼他娶这门亲……”柳氏突然住了口。

    落尘赔笑道:“三年前我满十八岁,本来阿玛说要尽快成亲,后来有事耽搁了,想是静康出门干大事去了。男儿志在四方,娘又何必担心?”

    柳氏接道:“好在他还有孝心,知道回来,也肯成家,如今你就是他身边最亲的人。如果可以多劝劝他,别往外跑,家里事业大,等老爷和二老爷他们退下来,还得指望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这时静霞进来,先向柳氏行了礼,见了落尘热情地道:“四嫂也在呀。”

    柳氏端坐,问:“有事么?”

    静霞道:“要放假了,同学要聚会,想跟大娘支些钱。”

    柳氏写了张单字,“两块大洋,到账房去支吧。”顺手放在桌上也不交给她,继续道,“老太爷说了,读完了这半年就退了吧,十六七岁的姑娘整日往外跑,成什么体统,女孩总不比男孩儿,别学你四哥五哥的样瞎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落尘起身道:“娘,没事我也回去了,顺便让三妹带我到账房看看,媳妇还有好多东西要慢慢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氏将单子交给落尘,“你拿着去领吧,和卫福说,明天回门的礼再加两盒高丽参。”

    静霞道:“大娘,这话我来说吧,四嫂怎好开口呢?”

    “也对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出了松院,静霞挽着落尘的手道:“谢谢四嫂。”

    落尘笑道:“谢我什么,我该谢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呢,要不是你帮忙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将单子拿到手,大娘也不说不给,只是她那么放着,谁又敢伸手去拿呢?”

    “娘说你明年就不能去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有四哥五哥呢,求四哥去跟爷爷说,准成的。大不了不从大娘那里要钱,管二哥要去,就说让五哥要了去,亲哥哥贴给亲弟弟些私房钱也不为过呀。”

    落尘心想:这鬼丫头,为了两块大洋将静平、静康、静哲都拖下水。

    领了钱出来,静霞道:“四嫂,你是新妇,今天就不拖着你了,改天我领你出门去逛逛。

    卫福心知这位少奶奶必将是府里未来的掌权人,忙道:“三小姐,你莫要带坏了四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静霞只是笑,心道:四嫂肯定跟我是一边的,就不知四哥在她和凝姐姐之间怎么选了。

    落尘将一套崭新的被褥搬进书房,杜鹃一面铺床一面抱怨:“这算什么嘛!新婚就分房睡,早知这样宁愿不要嫁过来。”

    落尘道:“这样也好,至少有一点自己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杜鹃怒道:“我就不明白,姑爷既不满意这桩婚事,为什么还要答应,答应了,又这样,这不是害小姐么?”

    落尘苦笑,“有很多事是身不由己的,像我,也不满意,但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姑爷是男人嘛!”

    “男人?”落尘站起身,“男人比女人更独立,有时却比女人更无奈。”

    推开书房门,静康居然站在门外,落尘吓了一跳,手抚着胸道:“你回来了,怎么没有脚步声?”

    静康侧身入内,看着那被褥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天寒,夜里冷。你放心,被褥是从底层抽出来的,喜被还成双成对地放在新房里,不会被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又攒成结,“你倒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落尘垂下头道:“我们先出去了,待会儿教杜鹃端晚饭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吃过了,”静康冷冷地说,“还有,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随便进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落尘拉了就要发作的杜鹃一把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杜鹃不平的声音渐弱,静康坐在柔软的被面上,不由陷入沉思:男人比女人更独立,有时却比女人更无奈。他原以为他的妻子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,既保守又无趣。如今看来,也许比他想象中要特别得多。他揉了揉胀痛的额角,外面的事已经忙得他焦头烂额,哪里还有精力去探究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次日,是回门的日子。卫府送了重重的厚礼,静康上马车时状似体贴地扶她,落尘仍感激地朝他嫣然一笑,静康回以一笑,仿佛很恩爱的样子。回到娘家,静康时常握着落尘的手,言语之间谦虚得体。他搞民主数年,对政治见闻独到,历史也广博,净拣些大清朝的光辉历史逗岳父开心,家中三代经商,多少受些熏染,于经商之道也说得头头是道。落尘略觉惊诧,她原以为他的丈夫就如外面所传,固执任性,不识大体,整天与那些激进分子混在一起惹是生非。如今看来,也许比她想象中谦虚谨慎得多。

    宣王爷抓着落尘的手放到静康手里,叹道:“我这个女儿,生在这个时候,生在这种家庭,是她的不幸。她想要的我做阿玛的都给不起,只有帮她找个好人家,也不枉了我们父女二十年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“阿玛,您怎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宣言爷挥挥手,道:“你嘴上不说,阿玛心里明白。”又转向静康,“如今我将她交到你手上,指望你能好好待她。”

    静康看看落尘,缓缓道:“爹放心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落尘心中叹道:他的“会的”,不知究竟是怎样的对待。如果不是在这个被逼无奈的婚姻中相遇,她可能会喜欢上这个男人。但现在,太多的牢笼和枷锁困在身上,注定了他们会越走越远。她无法想象这段婚姻继续走下去将会是怎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黄昏回来,向老太爷和公婆报备了,两人才得以回房休息。落尘帮静康换了衣裳,低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玛好久没像今天这样开心了,自从辛亥革命革了大清王朝,家里就没人敢提皇家的事,阿玛听了不是恼怒就是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也是激进分子,虽然没有直接参加革命,但一直在为革命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我才更应该感激你肯哄他老人家开心。虽然有些话是言不由衷,但你肯说就已经很让他安慰了。”

    静康低头俯视她白皙的面庞,那谢意是真诚恳切的,但就是令他不舒服。“你怎么知道我那些话是言不由衷?”他退开,自己系扣子。又冷哼道,“是言不由衷,你明白最好。”甩袖步出房门,丢下话,“晚饭送到书房来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