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他拿她当奸细,他真的拿看奸细的眼神看她!死人、滥人、蠢人!戳死你戳死你戳死你!她把米饭戳得七零八落,忽然把碗用力一放,嚷道:“不吃了,睡觉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荷急忙收拾了碗筷,溜得比耗子还快。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!”雪君把自己埋进被子里,心里诅咒倪荆千千万万遍。本来她已经开始喜欢他了,甚至想过如果他肯相信她,就对他坦白所有事情。她私心里期望,他像小说里面的男主角一样,不管事情有多么荒谬多么不可思议,都会无条件地信任她、接受她,甚至于爱她……不,她不奢望他爱她,她只是需要一个人的信任,一个可以跟她分享心事分享烦恼的人。她好累、好害怕、好空虚,每天早晨张开眼睛她都希望是噩梦醒来,每天每天却又要面对现实。她不知道这样惶惶无助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,她撑不下去了,她真的快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被子让人掀开,一只大手放在她头顶,雪君抬起头,对上倪荆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哭了,看到她的泪,他的心狠狠一抽,就是这眼神,莫名令他心痛的眼神。他觉得喉咙干涩,声音不由温和起来:“听说你什么都没吃,我叫厨房给你熬了汤,喝一点再睡。”

    她的泪停了,眼神冰冷,声音也冷冷的:“不用了,饿死了正好,解了你一块心病。”

    “凤儿!”他叹息,轻轻托起她下巴,闪亮的眼神探寻她的视线,“你让我很矛盾,我想要信任你,却又不得不怀疑你。你知道吗?今天你闯入禁地,按例应该就地正法,而我却带你出来,还放过你。我根本不知道,这样做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就地正法?”她的眼睛里窜出火苗,跪坐起来,戳他的鼻尖,“只是迷个路就要就地正法?你们这时代还有没有王法?杀人呐,你当捏死一只蚂蚁啊,不用偿命的吗?这什么世道?”

    他愣愣地看着她,好久好久,突然笑了,笑到肚子痛,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喂!”雪君兀自义愤填膺,“你笑什么?人命关天的大事,有什么好笑?”

    他一直摇头,声音依然带着笑意,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你还笑!”她在他肚子上踹了一脚,“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凤儿!”他抓住她的脚踝,将她拉向自己,目光锁住她的,“我很高兴你在意的是就地正法,而不是禁地里面藏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嗤!谁稀罕里面藏了什么,我又带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抽出脚踝,坐得离他远一点。可恶,干吗抓人家的脚,他不是说女人的脚很重要吗?

    他凑近她一点,她慌得蹦下床,喊:“喂,你干吗?说话就说话,干吗一直靠近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跟着起身,走近她,“你好像在害怕。只是靠近一点说话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说我怕了?我……我只是困了,要休息,你出去。”她连推带踹,把他弄出屋子,“砰”一声关上门。

    倪荆鼻尖对着紧闭的门扉,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,他想他找到了这女人的弱点,她怕他亲近她。亲近,想到这个词,他不觉心头一松,时刻防备自己的枕边人,是件很累的事情。是时候了,虽然龙半仙还没找到,但威正的消息已经传回来,她的确是背景单纯的徐大凤,没有被人调包,也没有机会接触外人。

    况且,她不是已经来潮了吗?丈夫和妻子总不能一直分房睡吧。

    雪君背靠门,拍着胸口喘气。危险!危险!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在传达危险信号。他背过她抱过她,可那时他无心,所以她感觉到的是温暖安全。但今晚不一样,他抓着她的脚,热度就从脚踝一路冲到头顶,让她心惊肉跳、血脉贲张。她害怕,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他妻子。天啊!虽然这身体是大凤的,可灵魂是梅雪君的啊。如果他要她,那究竟是在跟大凤做爱还是跟梅雪君做爱?天啊!她捂住热烫的脸颊,她在想什么?她该想的是怎么拒绝他,但必须承认,她说过喜欢他,或者,已经比喜欢多了一点喜欢。如果,他真的进来……天啊!不能有如果,千万不能有如果。

    有脚步声,他还没走。怎么办?她下意识地吹熄油灯,拖了把椅子来顶住门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他在敲门,怎么办?不回应,就让他以为她睡着了。骗鬼,哪有人前脚关门后脚就睡着的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、少夫人?”小荷的声音在门外,不是他。

    雪君定定心神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院子里有声音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声音?我没听到啊,你听错了吧?我没事,你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荷离开了。

    雪君耳朵贴在门板上,门外一片寂静,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。他走了吗?感觉他好像还在,但又没有动静。算了,睡吧,他走了不是正好?可是这人怎么这样?说走就走,连个招呼都不打,还堂堂大将军呢,一点礼貌都没有。她忘了是自己把人家踹出门的。

    哼!她把椅子拉开,正对门坐着,生闷气,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。可恶可恶可恶!她用力跺脚,霍一下拉开房门。门口站着一个人,她吓得张嘴惊叫,一只大手捂住她的嘴,倪荆闪亮的眼睛对上她的惊慌的眼神,声音带着笑意,“你想把所有人都吵醒吗?”

    “唔唔唔唔……”她挣扎着扳开他的手,猛喘气。

    他闪身进来,顺手关上门。

    她的气终于喘匀了,叉腰瞪他,“你三更半夜站在人家门口干什么?吓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休息了吗?开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语塞,突然发现另一项不得了的事情,“喂,谁叫你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把夫君推出房门,好像不是为人娘子该做的事。”他把挡路的椅子踢回原位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吗?”她拉住他衣袖,“很晚了我要休息,拜托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顺势握住她手腕,轻轻一带,她就倒在他怀里。他额头抵着她额头、眼睛盯着她眼睛、鼻子贴着她鼻子,一字一句道:“我今晚在这儿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心跳剧烈,呼吸急促,结结巴巴道:“不……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我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我的房间,从现在起我搬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行……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。”他将她打横抱起,轻轻放下,顺势躺在她身边,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她视线,在她耳边低语,“你是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她下意识摇头,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。”他的脸缓缓靠近,温热的唇贴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不由打了个冷战,唇与唇酥麻的触感,跟触电一般。她的初吻,就这样献给了眼前的男人。没有太激动,但也不讨厌,她知道,她不是很想拒绝他。身体是大凤的,徐大凤身为倪荆的妻子,没有立场拒绝他;心是梅雪君的,急促跳动的心告诉她,她渴望他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颤抖地回应他的触抚。不知怎的,脑海里突然浮现看过的描写他们洞房的那一段,她想象当时大凤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来承受,心中蓦然一酸,一滴泪从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他的手停住,很轻很轻地拭去她的泪水,哑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张开泪眼望住他,看到他的关切与忍耐,她寻到他另一只手握住,哽咽道:“我不想做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心头一紧,强烈的愧疚感汹涌而至,他从没想过洞房花烛夜在她心上烙下了这么重的伤痕,在此之前,他也不曾理会男欢女爱对于妻子的意义。但现在,他觉得他错了,他在意她的感受,他想尊重她。

    他放开她的手,平躺下,揽她入怀,下巴抵着她的额头,叹息道:“你累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在泪光中笑了,伸出手臂环住他结实的腰身,耳朵贴着他的胸膛听他的心跳,“怦怦,怦怦,怦怦……”一下一下坚强有力。听着听着,她的眼皮越来越重,朦胧中,她听到他在她耳边道:“凤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更紧地偎向他,在心中说:“大凤,对不起,我爱上了你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“哐啷!”水盆落地的响声惊醒了相偎好眠的两人,雪君慌忙起身,看到桂香无措地站在原地,讷讷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倪荆起身,挥手道:“算了,下去重新端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桂香幽怨地看他们一眼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雪君直觉叫道: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倪荆抓住她的手,“你叫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看看倪荆,再看看桂香的背影,语气郑重,“她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雪君扬高声音,“她看到我们在一起,该有多伤心,难道你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感受?”

    倪荆笑道:“我如何在意?是不是有多少女人喜欢我,我就要在意多少人的感受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根本就是物化女人!”

    倪荆转过她的身子,“我不懂什么是物化女人,我只是不想为了这种事跟你吵架。”

    雪君从眼皮底下看他,扁扁嘴道:“算了,慢慢再教你什么叫男女平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生气了,那是不是该起床伺候你相公洗漱更衣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更衣?你的衣服不是穿得好好的?”昨夜他们只进行到解她的腰带,还没轮到他脱衣服呢。

    “早朝当然要穿朝服。”

    她急忙摇头,“我不会,你让别人伺候吧。”她学了三天才学会怎么自己穿衣服,天知道朝服会多麻烦。

    倪荆摇头,“这可不行,哪有娘子不会给相公更衣的?待会我叫人把我的东西搬过来,从明日起,你要学了。”

    啊?那不是意味着,以后都要与他同床共枕了?更衣,肯定要先脱嘛,那不是要袒裸相见?天啊,她的脸腾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倪荆俯身在她耳边道:“娘子,你要做好准备,我先去上朝了。”说罢大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瞧他那得意样,不就是赤身裸体吗,谁怕谁?欺负她没见过?她赌他的身材肯定没有健美先生好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中秋佳节,将军府内大摆宴席,倪家军内没成家的将领都到府里来过节,有的虽已成亲,但父母在老家,就带着媳妇孩子一起过来。雪君早就听说中秋热闹,但没想到来这么多人。她想起第一次在大学校园里过的中秋节,全班同学在校园一角烤肉,赏月,办舞会。听说今晚也有好多节目,一群小伙子们可能会闹到天亮。

    筵席摆在后花园,布置成篝火晚宴的形式,倪荆说这是老将军留下的规矩,方便将士玩闹。倪荆坐在主位,主持开席,众人举杯祭月,燃放烟花。

    雪君举着酒杯,望着明月,喃喃道: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”中秋团圆夜,爸爸妈妈在做什么?是不是在为她的失踪流泪?

    “凤儿,凤儿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缓过神,看到倪荆关切的眼神,他轻声提醒,“你不是说给娘准备了礼物?”

    “哦,在这里。”她取出礼物,递过去,“娘,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老夫人好奇地看着,墨绿色的一大块布,双层的,里面塞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披肩。”雪君亲自给老夫人披上,“天凉了,娘不是说肩膀疼,围着它保暖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摸了又摸,道:“这东西真是暖和,用什么做的?又轻又软。”

    “鸭绒,捡鸭肚子上最细最软的绒毛晒干了,再装进布里,不光能做披肩,还能做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瞧这孩子心思细的,这可比那貂皮啊羊皮的轻快多了。”

    倪荆笑道:“娘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、喜欢。娘打心眼里喜欢。”老夫人拉着雪君的手,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底下的将士行开了酒令,秦威正拎着酒壶过来道:“头儿,别光顾着陪夫人,来跟兄弟们喝酒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倪荆拉起雪君,“来,跟我下去,我把你介绍给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推着她道:“去吧去吧,娘带智儿回屋去。”

    倪荆拉着她走下主位,端了两杯酒,一杯给雪君,一杯给自己,扬声道:“兄弟们,这位就是你们的嫂子,成亲隔日咱们就出征去了,一直没机会介绍,今天哥哥在这里补过了。”说罢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卢明带头举杯,道:“敬嫂夫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举杯,齐声道:“敬嫂夫人。”

    雪君脸上保持微笑,低声问:“真的要喝?”

    倪荆神色不变,低声答:“一定要喝。”

    喝就喝,雪君举起酒杯,扬声道:“谢谢各位兄弟,我先干为敬。”闭着眼,仰起脖子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啊,甜甜的、凉凉的,甘醇爽口,带着一点点辣味。

    原来古代的米酒这么好喝,度数也不高,难怪古装片里的女侠都喝酒。

    “嫂子好酒量。”秦威正叫道,“再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倪荆低声问:“你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你是不是帮我挡啊?”

    “义不容辞。威正,别闹你嫂子,想拼酒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底下哄堂一笑,糗秦威正要倒霉,也糗将军护老婆。

    雪君回到座位,让小荷把卤好的鸡翅膀拿出来,动手烤。倪荆喝了一圈回来,蹲在她身边,奇道:“这种事你也会做?”

    雪君笑道:“怎么?不相信我的手艺?呐——给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倪荆接过来看,火候适中,颜色均匀,咬一口,细细尝,连连点头,“好吃,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鸡翅,肉滑鲜嫩,居然还带点奶香。”

    小荷在一旁道:“那当然了,这个是牛奶泡过的,少夫人说叫奶香鸡翅膀。二少爷再尝我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奶香鸡翅膀?好名字。你这个又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香辣鸡翅膀,还有甜酸鸡翅膀、燕窝鸡翅膀、参汤鸡翅膀……”

    倪荆抬手,对着雪君道:“不用说,准是你想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雪君眨眼笑,“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怎会不好?小荷,把每样鸡翅膀都给我来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别急啊,待会还有月饼呢,今年的月饼啊,咱们可是包了馅的,十几种味道,包您吃哪个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也每样都给我来一块。”

    雪君吃吃笑,“全都吃过一遍,要撑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,岂不是糟蹋了娘子的心意?”

    “糟蹋什么?又不是做给你一个人吃的,兄弟们都有份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他凑近她耳边,“我还以为你的巧思只为我。”

    雪君慌得推他一把,“干吗?大庭广众的,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他呵呵笑,“这点酒怎能醉得倒我?狂欢还没开始呢,等会儿还有节目,你若是累了就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,“我不累,我喜欢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忽然站起来,大声道,“兄弟们,你们嫂子说喜欢热闹,那就各亮本事来给嫂子看看,谁演得好,嫂子赏月饼吃。”

    “哟嗬!”下面齐声欢呼,都离了座位闹起来,有舞剑的、有弄枪的、有唱戏的、有说快板的,还有表演摔跤的。秦威正最会耍宝,居然耍了一套猴拳,逗得雪君笑到肚子疼。

    她发给大家不同的月饼,就听底下惊呼连连:“核桃!莲子!大枣!糖……”

    卢明举着半块月饼研究了半天,跑过来道:“嫂子,这是什么?我猜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雪君笑道:“是鸡蛋黄。”

    忽听秦威正“呸”的一声,哇哇叫道:“这什么味儿啊?”

    小荷急忙跑过去,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、对不起,我不小心包进一块臭豆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威正惨叫,其他人哈哈大笑,笑得小荷不知如何是好,抢过月饼来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喂,喂!”秦威正在后面喊,“你跑什么?我又没怪你。”

    卢明推他道:“快去看看,人家小姑娘面皮薄,说不定躲起来哭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吗?女人真麻烦。”秦威正咕哝着,还是追去了。

    “凤儿!”倪荆扯雪君的衣袖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她轻叹一声,伸手指着忙进忙出的下人,“我在想,对他们来说,中秋不是团圆日,是比平时更忙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倒从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他从生下那天就是主子,怎会想过这些?就像智儿,多少人捧着宠着,要是管教得好,肯上进,将来就是一代将才,国之栋梁;要是管教得不好,难保不是个败家子。唉,她这个母亲,还真有点当上瘾了,操不完的闲心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下人们都跑来过节,谁服侍咱们?总要有人端茶送水啊?”

    “可以轮休啊。比如说,把厨房的下人分成两组,每组人都包含所有分工,年节时,提前几天把该用的食材都准备好,做成半成品,到了节日那天,就可以一组休息,一组工作。工作的那组,给平时两倍的工钱,算是加班费。下一个节日时,两组再交换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轮休——”他沉吟,“好主意,听起来像是车轮战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当将军的,三句话不离本行。

    “凤儿,你有什么好的主意,可以直接跟娘提,反正家里的事情,早晚要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她做主?他的意思是要她担起当家主母的责任?那怎么行?她早晚要离开的。可此时此刻,她怎能说出口?

    “先别为这事费神了,来。”他拉着她走近篝火,“跟大家一起击鼓起舞。”

    鼓声“咚咚”作响,几乎所有人都离了位,围着篝火拉成一圈,好些年轻夫人也加入其中,大家唱啊跳啊笑啊叫啊,欢快和喜悦直冲云霄。雪君仿佛回到去年中秋,音响里放着舞曲,同学们兴奋地蹦迪,音乐的节奏就像这鼓声,敲在人心上。她不由挥起双臂,扭动腰肢,跳起了霹雳舞,鼓声阵阵,节奏强烈,周围人给她击掌助威。一曲下来,她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,像是恍然梦醒,看清了周围静悄悄的将士,而手拿鼓槌的那人,正是倪荆。她无措地捋了捋头发,心道:完了,她太忘形了,大庭广众之下跳得鬓发凌乱,一定又犯忌讳了。

    突然,“啪啪啪!”倪荆带头鼓掌,于是顷刻间掌声雷动,欢呼不绝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越过篝火与他交会,她看到惊叹、赞赏和不可置信,但没有责备。她勾起唇角,浅浅地笑,却觉得眼角涌上湿意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