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    “怎么办?我能做些什么?”梅雪君在地中央转圈,搓手跺脚。

    秦威正捏着眉心道:“嫂子,你坐一会儿吧,说不定将军马上就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?叫你去打听消息你又不去,我说了我不会跑,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?”她一肚子火气全发泄在秦威正身上。

    秦威正硬着头皮挨骂,一板一眼地道:“对不起,嫂子。军令如山。”

    “军令个头!军令就是用来对付我们这种弱女子的吗?你给我出去,看着你更烦!”三两下把秦威正踹出去,她“砰”地关上门,倚着门板坐下揪头发。

    怎么办?小说里女主角回到古代不都是万能的吗?为什么她只能困在这里一筹莫展?就算她逃出去又能如何?她手无缚鸡之力,除了倪荆谁都不认识,想要接近庆王爷难如登天,更别说救出瑞亭。她不知道他们现在人在何处、不知道他们想怎样处置瑞亭、不知道公主逃婚刺伤皇亲到底有多大的罪名、不知道谁有能力可以保住她。除了寄望于倪荆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时代的苛政酷刑,她就觉得浑身发冷,别的不论,单单刺伤庆王爷一项,想必就足以治瑞亭的死罪了。

    死——她不由打了个冷战。不属于这个时空的灵魂,却如此怕死,不知道瑞亭会不会怕?也许,死也是一种解脱,让她可以安然回到现代去?不不,她在想什么?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?要想办法,一定有办法可以保住瑞亭的性命。

    门外突然传来秦威正的声音:“将军!”

    他回来了?她霍地拉开门,险些撞上倪荆的胸膛。她一把抓住他的衣襟,焦急地问:“怎样?瑞亭呢?”

    倪荆关上房门,缓缓转身,眼泛血丝,神色暗淡,艰涩地道:“凤儿,我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雪君只觉脑中轰然一响,眼前天旋地转、脚下发软,只有靠倪荆的支撑才不会摔倒。她的声音好像不是自己的,嘶哑缥缈:“你的意思是,她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还没死,但皇上已经下旨,赐今夜子时在西城门外火刑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!”她摇头,不停地摇头,猛地抓紧他,急切地道,“还有机会,没行刑就有机会。你帮我想办法,倪荆,你一定有办法可以救她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倪荆摇头,满眼歉意。

    “不,一定有办法的,一定有办法的。”她喃喃叨念,突然仰起头,“你不是跟惠妃有些交情?请她去跟皇上求情?要不然请她安排我见皇上,我亲自去跟皇上求情?”

    “别傻了,凤儿。夏瑞亭冒充公主,刺杀王爷,有意挑起两国争端,死有余辜,谁求情都没用。何况后宫不问国事,你想害死惠妃娘娘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冒充公主,刺杀王爷?什么有意挑起两国争端?这是谁说的?那个色狼王爷,还是那些没有骨肉亲情的安迟人?”

    “凤儿!”他厉声道,“不准对王爷不敬。她刺杀庆王爷是事实,护送她和亲的安迟官员也抓到了,他们说她根本不是银铃公主,还指责是我方将人掉了包,口口声声要我们把银铃公主交出来。这一切都只说明一件事,那就是和亲根本就是挑起战事的阴谋,不管她的公主身份是真是假,她都必须死。你明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!”她浑身发抖,不知是气愤还是伤心,“就算和亲是个阴谋,她也不过是安迟国君的一颗棋子,整件事情最无辜的就是她,现在你们还要杀她?”

    “这是对安迟挑衅的惩罚,无不无辜都得杀。你跟她非亲非故,为什么要一味护着她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同病相怜、因为我们都不属于这里、因为我们的灵魂都来自未来、因为我们只是一不小心穿越了时空的倒霉鬼!”她激动地朝着他吼,“你不是一直问我从哪里来的吗?我告诉你,我来自未来,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的将来。我根本就不是徐大凤,我叫梅雪君,一场意外让我的魂魄离了身体,醒来我就变成了徐大凤。瑞亭跟我一样,她不是什么倒霉的安迟公主,也不是掉包公主的奸细,她只是一不小心闯入这个空间的灵魂,她没有做错任何事。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护着她了吗?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身上有那么多解不开谜了吗?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倪荆倒退两步,脸色惨白,呆呆地看着她,突然上前捂住她的嘴,“砰”一声将她压倒床上,额头抵着她的额头,一字一句道:“不许再说这种话,永远不许再说什么时空颠倒、借尸还魂的话。你就是徐大凤,是将军夫人,是我倪荆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唔,唔唔……”她在他身下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许摇头!”他的手捂得更紧,目光凶恶凛冽,口气阴冷,“不许说不,不许再替那个假公主求情!”

    “唔唔,唔……”她挣扎扭动得越激烈,他钳制得越紧。她瞪大惊恐的双眼,像从来没认识过他一样,浑身的力气似乎被抽干了,手脚瘫软,眼神也渐渐涣散。

    “凤儿!”他急忙放开手,无措地摇她。

    “咳,咳咳咳……”她猛烈咳嗽,躲开他的碰触,缩到床铺一角。不,这不是她认识的倪荆,他的眼、他的表情像随时要将她捏碎。

    “凤儿!”他凑过去,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,安抚地揉着她的头发,喑哑地道,“我吓着你了。对不起,我……我太怕失去你。”

    雪君一震,头靠着他的胸膛,清晰地感觉到他急促的心跳和不安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:“你知道吗?本朝律例,只有对待妖巫才用火刑。夏瑞亭就因为口口声声时空穿越,才惹得皇上震怒,赐以火刑。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,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,我只当什么都没听过,从今天起,忘了你的过去、忘了你的来历,你就是徐大凤,就是我倪荆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妖巫?火刑?她当初的担忧成真了。没人会接受穿越时空这么荒谬的事情,没人愿意相信,即便爱她如倪荆,也选择逃避现实,因为只有漠视,才能保住她的命。她若不安安稳稳地做她的将军夫人,就是自寻死路,更妄称救瑞亭?她终于明白倪荆刚进门的那句话,他已经尽力了,他是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让瑞亭的事情不至于牵连她。

    “凤儿,凤儿。”他轻轻摇她,“你有没有听进我的话?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点头,缓缓伸出手臂环住他,抱得好紧好紧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夜色如水,星空像每个晴朗的夜晚一样灿烂,西城门外人声鼎沸,百姓都出来看火烧妖女。上了年纪的老人说,上次火刑距今大概五十年了,那次烧的是个能隔帘看物的妖僧,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才歇,那妖僧的惨叫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梅雪君坐在马上,听着百姓的窃窃私语,心中不由一阵悲凉。人们愚昧无知的结果就是抗拒一切他们认为不合理的东西,只要常理不能接受,就称为巫妖,加以毁灭。五十年前的妖僧,今天的夏瑞亭。难道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瑞亭被活活烧死?不!不能!可是她又能做什么?她求过倪荆,或者找个死囚代替瑞亭,瞒天过海,可监斩的是庆王爷,逃得过百姓的眼,逃不过庆王爷的眼。她也求他暗地里派人去劫法场,却只引来他的伤心震怒,斥责她怎能陷他于不忠不义?他不许她跟瑞亭见面,就连观刑都强制她跟他共乘一骑。若不是他有维护刑场秩序的任务在身,恐怕他会把她绑在家里,直到行刑结束。

    远处火把攒动,一队侍卫押着人犯缓缓而来,庆王爷领骑在前,身后跟着他的贴身护卫,秦威正和卢明分别守在囚车两侧。押解囚犯的人手不多,却个个都是大内精锐,对于巫妖行刑,朝廷一向重视,生怕出了什么差错,何况这次处决的是安迟假公主,皇上担心有安迟武士混在百姓之中,特别命令倪荆预先在刑场周围布置好兵力。

    夏瑞亭身着囚衣,长发披散,衣服上血渍斑斑,脸上尽是脏污,遮掩了精致的五官,只在乱发之中看到一双低垂的眼眸,混沌涣散,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他们居然对她用刑!雪君心中一痛,不由就要下马。察觉她的骚动,倪荆在她腰间的手臂揽紧,贴在她耳边道:“不要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救不了她,只会令她更难过。”

    囚车在刑台前方停下,两个侍卫将夏瑞亭架起,她手脚软绵,耷拉着脑袋,脚镣拖在地上发出“哗啦哗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雪君看出不对劲,急切地问:“他们把她怎么了?为什么她看起来好像没有知觉?”

    倪荆低叹一声,“他们给她灌了迷药,也是为了减少她烈火焚身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减、少、痛、苦?”雪君一字一咬牙,“将一个无辜的女孩活活烧死,还谈什么减轻痛苦?一群伪君子!”

    侍卫训练有素地围住刑台,台上台下柴薪早已堆好,淋好松油,只等时辰一到,监斩官下令。

    第一通鼓响,庆王爷走到监斩席上端坐,俊逸的脸庞在月色泛出皎洁的光晕,雪君狠狠盯着他,再不觉得他潇洒倜傥,只觉得他的美带着邪气。天边不知何时飘来一片乌云,遮住月色,天空只余点点星光,庆王爷的脸陷入阴影之中,更添几分阴郁之气。雪君暗自磨牙,若论妖巫,他比瑞亭更像妖人,该受火刑的是他!

    第二通鼓响,雪君根本无法安坐,恨不能飞上刑台。坐骑感觉到主人的不安,“踏踏踏”在原地打转,扰得周围兵士纷纷让开。倪荆急忙抚拍马头,抬眼就见庆王爷冷冷地看向这里。忽一阵冷风吹过,吹熄了监斩席两侧的火把,庆王爷的视线在暗夜中看不分明了,倪荆却已出了一身冷汗。当日是看在两人二十年交情份上,庆王爷才答应不追究凤儿来历,但也放下话来,让他看好自己的夫人,若再惹出任何麻烦,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。这位年轻的王爷平日里虽热中于女色玩乐,办起事来却干脆利落绝不手软,否则也不会成为皇上最依仗的宠臣。加上他的皇叔身份,朝廷上下,哪个都要惧他几分。

    第三通鼓响,人群突然静默下来,雪君抓紧胸口,感觉心跳就快停了。庆王爷长身而起,抽出令牌随手一掷,淡淡地吐出两个字:“行刑。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在雪君凄厉的嘶吼声中,二十把火炬一起投向刑台,松油遇火即燃,刹那间高台周围红光冲天,陷入一片火海,围观人群被火光烘烤得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瑞亭——瑞亭——”雪君拼命挣扎,抓挠倪荆的手臂,几乎要把他的铠甲撕裂。倪荆一手捂住她的嘴,用手臂手肘将她牢牢地压在马背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冷风吹得更猛,火借风势,风助火威,夏瑞亭的发丝衣摆随风飘摇,不一会儿便沾上火星。她的囚服也淋了松油,火舌迅速卷入衣服里,烧到肌肤。迷药下得很重,她一直昏昏沉沉的,直到感觉到灼烧的疼痛,才悠悠转醒,睁眼就见满眼红光,皮肤的刺痛清晰地传入大脑,她本能一声尖叫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咔!”空中猛然一声闪电,正响在监斩席上方,临时搭建的棚顶轰然倒塌,压住一片人。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了。轰隆隆雷声连绵,顷刻问瓢泼大雨从天而降,豆大的雨点打在人身上生疼。

    百姓慌了,惊叫声呼喊声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倪荆率先催马冲向监斩席,高喝:“先救王爷。”

    雪君趁他分心之际挣脱,跌下马来。

    “凤儿!”倪荆立即伸手去捞,却没有抓到她,战马前冲的速度太快,等他勒马转身,她已被人群淹没。

    大雨浇熄了火势,也浇醒了瑞亭,她惶惶然望着四周星星点点的火苗和高台下乱成一片的人群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雪君逆着人潮往前冲,手脚并用地爬上一人多高的刑台,松开瑞亭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梅姐姐?这是……”瑞亭有点搞不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问,快跟我走。”雪君顾不了许多,拉着她就跑。

    “啊哟!”瑞亭脚下踉跄,被脚镣绊倒。那镣铐有手腕粗细,起码二十几斤,她先前受了刑,身上伤痕累累,根本一步也走不动。

    雪君扶起她,想要背着她走,刚背转过身,就听下面有人喊:“妖女要逃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到刑台上来。雪君心下一凉,抬眼望去,只见二十名大内侍卫以最快的速度包围刑台,拉弓搭箭,齐齐对着她们。士兵已分批将百姓拦住,部分人手还在搭救监斩席下的同袍,外围埋伏的人手依然动也不动的坚守在原位。倪荆治军一向以严谨高效著称,没有主帅命令,就算天塌下来他们也要坚守岗位。这是身为一名将军的骄傲,但此刻,倪荆却如此痛恨他的骄傲,他多希望他的手下是一群酒囊饭袋,这样凤儿她们就有机会趁乱逃走。

    倪荆飞身落到高台上,脚下踏着燃了一半的木材,望着雪君,伸出左手道:“凤儿,放下她,过来。”

    雪君下意识把瑞亭抱得更紧,哽咽摇头,“不,我绝不会丢下她。”

    “凤儿!”他轻喝,却只得到她更坚定的眼神和更心痛的神情。

    卢明快步过来在倪荆耳边说了什么,他脸色一变,直觉朝监斩席扫了一眼,低声道:“排查人群。”

    卢明点头,退下去。

    雪君看向监斩席,意外竟没看到庆王爷,她心中若有所悟,突然站起身扬声道:“倪荆,你还不明白吗?瑞亭不是什么妖女,她是神女,有天神护体,你们要杀她,就是逆天而行,要遭天谴的。这场大雨就是最好的证明!”

    “轰!”人群中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凤儿!”倪荆恼了,“你在说些什么?还不赶快过来。再迟一步,你们俩都要万箭穿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雪君仰天大笑,“倪将军,你在威胁我们吗?你可知你刚才一句万箭穿心已经冒犯了神女,如果你不立刻命令弓箭手撤离,就会遭到报应。庆王就是你的前车之鉴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出口,监斩席那边又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瑞亭拉她的衣袖,小声道:“梅姐姐,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她压低声音:“别说话,这是我们惟一的机会。”雪君小心注意监斩席的动向,心知庆王爷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,搞不好是被砸死了。她不知道的是,庆王爷消失了,就在棚顶倒塌的一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雨还在下,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,雷声滚滚,轰然不绝。人群的骚动越来越大,似有控制不住的趋势,有人在传:“冬雷阵阵,必生异相。”

    倪荆和雪君对峙着,雨水顺着她的鬓发滑过脸颊,打透了她的衣服和绣鞋。他眼前突然浮现普济寺礼佛那日,细雨蒙蒙,山路崎岖,她趴在他背上,湿漉漉的秀发搔着他的脖子,在他耳边轻言细语:“倪荆,我想我开始喜欢你了。”禅夜大师说她只有十八年的阳寿,是有人篡改了她的命盘。她说她来自未来,是不小心闯入这个时空的灵魂,夏瑞亭跟她一样,所以她拼死也要保护她。他明知她刚刚说的是谎话,是在妖言惑众,可此时此景,若借着这妖言可以救她们两人的性命,那么就由他不忠不义一次又如何?

    突然想通了,他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,他背对众人,只有雪君和瑞亭能够看到他的表情。雪君诧异,不明白他突然笑什么。他握住佩剑的右手松开,轻轻摇了摇,启口道:“撤!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,又一个闪电划过,雷声在刑台上方炸开,一个侍卫手一抖,箭弩疾射而出。雨声混淆了倪荆的耳力,当他看到箭时,箭身已经越过他直奔雪君。他一跃而起,伸手去抓箭尾。接连两个闪电劈下,劈断了捆绑瑞亭的柱子,电流顺着雨水扑上瑞亭的脚镣,发出闪烁的蓝光“噼啪”作响。蓝光笼罩了夏瑞亭和梅雪君全身,箭弩在此刻到达,倪荆抓住了箭尾……

    一切只发生在眨眼之间,倪荆呆呆地盯着前方一点,手中握着半截焦黑的箭尾,眼前的两个女人在电光中消失了,活生生地消失了。他脑海里只有雪君瞪大的双眼,她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。所有人都吓傻了,百余人的刑场,没有一丝人声,只有“隆隆”的雷声和“哗哗”的雨声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