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立储之事未有定论,胡天道又结集余党卷土重来,当真是外忧内患,片刻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遥翔与遥冲再次并肩出征。遥隆怕两人立了战功,令皇上更加偏爱,恨不得他们阵前失利,被胡天道一刀宰了;又怕胡天道攻破山海关,占领玄说王朝的江山,那他这个皇帝就更没的坐了。两相权衡之下,皆是为难,竟不知道该盼这一仗是胜是败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前线传来消息,战事大获全胜,遥冲生擒胡天道,即日押解回京。遥隆在朝堂上与遥括互视,即兴奋又忧虑。遥锐眯着眼睛站在他身后,暗忖:没用的东西,只在这里着急有什么用?哪像他深谋远虑,早已布置好圈套,就等莽撞的遥冲往下跳,不怕他拖不垮遥翔。至于宁昌两王,智谋不足野心有余,不足为患。

    遥翔从回到府中眉头就没舒展过。云霓递上茶问道:"爷还在替靖王爷担心?"遥翔点头:"么弟这次真的陷进去了,柳惜颜害他疏与职守,放跑胡天道,他却不肯将她交出去,宁愿一肩扛下所有罪责,任凭父王处置。""丢了要犯,可是杀头的大罪。""正因如此我才担心。父王虽然不至于真的砍他的头,但是为了对朝臣有所交待,必会重罚。另外,遥隆遥括正苦无机会抓住我们的把柄,这次岂会白白放过?一定会在旁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何况,还有个高深莫测的遥锐。""如果请皇上允许靖王爷戴罪立功,缉捕胡天道,会不会减轻一些刑罚?"遥翔叹气:"目前我想不出更好的求情说辞,我是督军,同样难脱罪责,说出的话未必有分量。必要时,就得请皇后出面求情。""爷?"云霓试探的问:"那柳惜颜会是哪一派的人?"遥翔微愠道:"我在中瑞王府见过她。""啊?"云霓低呼,"瑞王爷的人,恐怕不简单。""的确不简单。"他看了一眼云霓的容颜,"我不得不承认,她的美天下无双,么弟对你也只是一时心动,对柳惜颜,却是完全的迷恋,根本不可自拔。"云霓嫣然一笑道:"美与丑对爷来说有何分别呢?爷从来都是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。"遥翔再次惋惜的摇头道:"如果你是男儿身,必是爷平生唯一知己。"云霓深深的看着遥翔,郑重道:"云儿虽不是男儿身,却愿意做爷的红颜知己。"红颜知己!

    遥翔大大一震。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。云霓为他,的的确确奉献了容颜,乃至随时准备奉献生命。

    他搂她入怀,颤声道:"好,好一个红颜知己。"辗转吻着她,他露出了回府以来的第一个笑容。紫衣望着窗棂上映出的两条贴合的人影,默默拭去眼角的泪痕。

    遥冲被罚挨了四十大板,在围苑思过。没能整死遥冲,宁昌两王颇为不甘,负责板刑的是遥括的人,下手极中,打的遥冲昏厥过去,几乎要了半条命。幸好围苑是遥翔的管辖范围,找最好的伤药替他敷上,又吩咐人细心照料。遥冲在昏迷之中还声声念着"惜颜,惜颜".遥翔无奈,只好将柳惜颜接来照顾他。

    他对柳惜颜总是不放心,虽然在她眼中明显的看出对遥冲的爱恋,但是遥锐调教出来的人,演技自然一流。即使她对遥冲真的有情,也难保不被遥锐所迫而背叛他。他派云霓去照顾遥冲,顺便监视柳惜颜。反正在遥锐眼中,云霓已经是遥冲的人。

    云霓终于见到了柳惜颜。那是一种不似凡间应有的美,那是一种笔墨所无法形容的美,那是一种男人看上一眼就会痴狂的美。云霓暗自庆幸,幸亏爷对女色无心,否则难保不同样栽在柳惜颜手上,连她一个女人见了她都忍不住被吸引,何况是对女人心最软的靖王爷?他绝对会不择手段的攫取她的人、她的心、她的灵魂。遥锐那好色之徒居然舍得将这种人间绝色白白送与遥冲,可见他对权势的野心之大,心机之冷硬狠毒。云霓不由为遥翔担心,面对这样的对手,他可有必胜的把握?

    遥冲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,柳惜颜衣不解带的照顾他,谁不喝一口,眼不眨一下。云霓劝道:"你先去睡一会儿,我来照顾王爷,他醒了我一定叫你。""不,"柳惜颜坚决的摇头,"我要看着他,让我守着他。姐姐,你不明白,要是王爷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就随他一起去。"云霓愕然,这一对痴情人啊!惜颜宁与遥冲同生共死,遥冲甘为惜颜受苦受罚,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能强烈到这种地步?这就是爱情么?男女之间,真的要这般轰轰烈烈,彼此珍惜,才叫做爱情么?他们那种炽热的、深刻的、强烈的爱情令云霓眩惑,令她感动。那么自己与爷呢?可以确定的是,她甘为爷而死,甘为爷做任何事,此生此世除了爷之外,她心里容不下第二个男人,那么她是爱爷的了?她以往以为那叫知己,红颜知己,却没有想过叫爱。同样可以确定,遥翔不会这样对她,他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受苦受罚,他甚至不会知道也无心知道哪个女人爱他。他早就告诉过她,他在男女之事上无心无情,银月的死也不过换得他偶尔缅怀;而碧荷的走还不曾引起他半分注意;眼见他对紫衣也渐渐冷落了,放任一个二十大多的女人终日对镜叹气,一遍一遍的念着"青春易老,年华易逝".突然想起碧荷的话:"你还不懂得情滋味,等你懂了,就会明白没有女人能守爷一辈子。"是啊,红袖和星儿渐渐长大,展露出少女的羞涩和美丽,常常在爷面前抚首弄姿,虽然爷现在好像对她们不感兴趣,但难保有一天不会有更年轻更漂亮的女子代替自己,成为爷的新宠。

    云霓咬紧下唇,硬生生压下心中的妄念。爷说过,不要在他身上放太多希望,否则伤心的是自己,她就安安分分的做爷的丫头吧。

    遥冲伤好之后,云霓随他回北靖王府,每日来往于两府之间,向遥翔报告柳惜颜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近日惜颜的身体特别弱,嗜睡而且易疲惫,凭着女人的直觉,她猜她可能怀孕了。云霓帮惜颜盖好被子,推门出来,迎头撞上一具硬梆梆的胸膛,撞得她鼻子酸痛,不由恼道:"谁这么不长眼睛?撞的人疼死了。"抬头就见遥锐笑嘻嘻的一张脸,急忙福礼道歉:"原来是瑞王爷,奴婢冒犯了。"遥锐顺手抚上她的俏鼻,轻谑道:"本王看看,撞坏了没有?"云霓侧身避开,赔笑道:"没事,没事。"她这一躲,让出了门口,遥锐毫不客气的跨进去。

    云霓急忙拉住他胳膊道:"瑞王爷,靖王爷不在里面。"遥锐轻甩衣袍:"我来看看惜颜,听说她不大舒服。"云霓紧跟一步又拉他:"王爷认识惜颜?""她原来是我府里的丫头,怎会不认识?"他朝她暧昧一笑道:"就像你本是二哥府里的丫头,现在不也跟了么弟么?"云霓故意娇嗔道:"讨厌啦!瑞王爷好没有良心,见惜颜妹妹比我美,就一门心思想着看她,也不理人家。""谁说不理你了?"遥锐抓过她来亲了一口,"待我与惜颜说几句话,就去找你,嗯?""我才不信,"云霓拽着他不放,"你们男人都一样,见了惜颜妹妹就挪不动步,等王爷来找我,怕是等到花儿也谢了。""瞧你这副怨妇的口气,一定是靖王爷因为惜颜冷落了你。""王爷知道,还不多疼奴家一点?"她一面说着,一面紧向遥锐靠去。

    "一会儿,一会儿,"他被逗的心痒,但是为了正事还是推开她道:"爷先看看惜颜,一会儿再好好疼你,保证你一辈子都忘不了。"云霓见拦不住,只好放开手,装作生气道:"哼!靖王爷也这样说,我才不信呢!"然后大声嚷嚷:"惜颜,瑞王爷来看你了。"又爱娇的推了遥锐一把,"王爷,靖王爷现在宝贝惜颜宝贝得紧,您要拿捏着点分寸。""小丫头,"遥锐捏一把她柔软的胸脯,"这个本王还用你教?""那就不耽误王爷了。"她转身离去,将门虚掩,撩起裙摆飞快的跑向前院,吩咐小厮尽快找靖王爷回府。云霓待四五个小厮分头走了才略缓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门口的石礅上,揉着跑的发酸的双腿。

    门房剩下的一个小厮忸怩的凑上前,讨好的道:"姐姐,我帮你捶捶?"云霓斜睨他一眼:"免了,姐姐还有事呢。"于是又急忙起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那小厮被她睨的一愣,半天回过神,见人已走远,悻悻然的退回门边守着,满脑子都是她的俏模样,只盼什么时候能再见这位姐姐一眼。

    云霓端了茶,轻手轻脚的回到惜颜窗户边上,耳朵贴着窗缝,就听里面"啪"一声,遥锐恶狠狠的骂道:"贱人,你不想要你爹的命了?"云霓大惊,手中的茶盘差点打翻,万没想到遥锐敢在靖王府中对惜颜动手。匆匆转到前门,敲了两下喊道:"瑞王爷,奴婢给您送来上好的碧螺春。"不等里面回应,就直接推门进去,转进内厅,看见惜颜狼狈的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遥锐大步上前将她扶起,满面疼惜的道:"你这是干什么?虽然你跟了么弟,爷也不曾责怪过你,还会像从前一样好好照顾你爹,你放心好了。快起来,不然让旁人见了,还以为本王欺负你,到时候么弟找我拼命,我岂不冤枉?"云霓心道:真会做戏。面上却挂着微笑,放下托盘也来扶惜颜:"是啊,瑞王爷宽厚又英明,有什么难处细细说与他听,王爷一定会帮你的,犯不着摔在地上叫人心疼啊!"惜颜偏着头,秀发低垂遮住半边俏脸,朝遥锐福了个礼,强自压着哽咽道:"多谢瑞王爷。"遥锐对着云霓假笑道:"瞧,惜颜跟了老么就与我生分了,以前还爷前爷后的叫着,现在倒称起瑞王爷了。哪像你乖巧,哄的你们爷和靖王爷都喜欢。"云霓大声叹气道:"靖王爷对奴婢如果有对惜颜妹妹一半好,奴婢也早将我们爷忘到一边去了。"她将惜颜扶到床上坐好,掏出手帕帮她擦眼泪,看到了秀发遮掩之下细致的面颊上清晰的掌痕。嗔怪道:"你瞧,你瞧,又哭的跟个泪人似的,脸也摔肿了,靖王爷回来还不知怎么个疼呢,保不准又要怪我没把你照顾好。"她像个陀螺似的一旋,将桌上的茶壶茶碗提在手中,利落的为遥锐斟了一杯茶:"瑞王爷,您先坐,尝尝府里新近的碧螺春,接着谈您的正事,我去帮惜颜取些消肿解热的药来敷。"遥锐暗中丢个眼色给柳惜颜,她急忙出声道:"姐姐,不必了,没什么大碍,再说王爷坐一会儿就走了,您忙来忙去的也不方便。""那不成,"云霓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,"方才总管说靖王爷一会儿就回来,可不能让他见你现在的样子,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,忙也是应该的。"话音落,人已经走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遥锐暗自着恼,有这个鬼丫头在,凡事都得多提防一些,就不知道她究竟是遥翔的什么人,不敢轻易动她,怕真惹恼了遥翔,可不是说着好玩的。尉司马在皇上面前那般得宠,在朝中势力又大,他的亲侄儿还是硬让遥翔给问了斩,且斩得他心服口服,连屁也不敢多放一个。想至此,起身逼着惜颜写了他要的东西便匆匆离开。他不想在惜颜房中碰到遥冲,老么真的吃起醋来,他在拳脚上也占不到便宜,而且为了女人争风吃醋,谁吃了暗亏都得人,以免被人嘲笑。

    遥冲和遥翔赶回北靖王府时,遥锐已经走了。看着惜颜脸上的指痕,遥冲气的要杀人,起身就往外冲,遥翔用力拉着他喝问:"你想做什么?""找遥锐算账,他凭什么打惜颜?"他像一头愤怒的狮子,遥翔几乎控制不住他。

    "你冷静一点。""我没法冷静,惜颜是我的人,而他竟敢打她?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胆小怕事,任凭自己的女人被他欺负吗?"云霓和惜颜同时惊呼:"王爷!"遥冲也知道自己冲动之下说错了话,看了遥翔一眼,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遥翔沉着脸道:"你找遥锐有什么用?他肯承认打了你的女人么?"他用手一指柳惜颜,"你再问她,她肯承认遥锐欺负过她么?"遥冲瞪着眼叫:"惜颜?"惜颜抓着遥冲泛起青筋的拳头,摇头垂泪,满目伤心道:"爷,对不起,惜颜只能说没有。""你……"遥冲气结,狠了心将她摔倒于地,头也不回的走出卧房。

    云霓忙上前扶她。

    遥翔喝道:"别帮她,让她自己好好想想,伤害这样爱她的男人,于心何忍?""爷。

    "云霓为难的望一眼惜颜脆弱的模样。

    "出去。"遥翔双拳握的死紧,云霓很少见他如此愤怒,可见他对遥冲的真的疼到心坎里。她放开惜颜,轻叹一声随遥翔出去。

    遥翔沉默的走在前面,脚步越来越快,又狠又重,像要借走路来发泄心中的怒气。云霓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,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扰他。他绕后园子走了三圈才缓下脚步,停下转身,果然如以往一般见到云霓娇柔的身影。她总是这样默默的跟在他身边,在适当的时候说适当的话,做适当的事。方才遥冲那番话虽然不尽确实,但的确踩到了他的痛处,他不是胆小怕事,确真的任自己的女人被遥锐欺负,而且是双手捧上送给他欺负。他以前对此不过烦躁气恼,至少还认为自己做得对,但是今天见遥冲对柳惜颜的在乎,突然对云霓生出强烈的愧疚感。

    云霓随着他停下,抬头道:"爷,您去看看靖王爷吧,他心中一定既难过又懊恼,您去看看他,说句不怪他,他可能会舒服一点。"遥翔抬手顺了顺她的发,柔声道:"你总是这样善解人意。爷不像靖王爷说的那样胆小,但是也的确在利用你,牺牲你,你为何不怨呢?""怨什么呢?云儿的心思老早就对爷说过,爷的意思云儿也老早就知道了。云儿还是那句话:我的人我的命都是爷的,也说怎么就怎么,云儿无怨无所求,只盼能在爷身边伺候您。"她下意识的揪紧自己的胸口,为何再次说出这段话时,心里面酸酸涩涩的?

    片刻间,遥翔有种冲动,想要对她许下某种形式的承诺,但他张了张嘴,没有发出声音,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对她承诺些什么。他只能伸出双手将她拥至怀中,深深汲取她身上浑然天成的馨香。不同于少女时代的稚嫩,她身上多了种成熟女人的气息,曾经是令他敬而远之的味道,在她身上,却令他眷恋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靠着他,听他强烈而紊乱的心跳,知道他平静的外表下正在心潮起伏。只是,他的心乱是为了谁?是为她,还是为靖王爷?她不敢奢望,只要爷的怀抱里有她的一席之地,她就已经很满足了。只是她奇怪爷指控惜颜的话,"伤害这样爱她的男人,于心何忍?"爷也知道男人有爱么?爷也会不忍心伤害爱他的人么?

    直到心跳平稳了,遥翔放开她道:"去看看柳惜颜,别叫她糟蹋自己,想办法探探她的口风,看遥锐找她究竟何事。""是。"云霓应了,转回惜颜的寝居。

    遥翔朝练功房走去,他知道遥冲一定在那里。有些事不得不说了,再将柳惜颜留在他身边,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