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友

    雷有一台功能很棒的笔记本计算机。那天,我为了跟导师研究试验结论,向他借了计算机,连上网之后,将我机器上的资料直接传输过来。他的OICQ是保存密码的,开机之后自动联机。我很奇怪,像他这种年纪的男人也喜欢聊天?最终好奇心战胜了理智,我看了他的个人设定。基本资料上写着:永不放弃男29北京。网络安全点在第一栏,其余什么也没有,无聊得很。我想这种人也不可能是专业网虫,第一,他不会有聊天的时间,第二,他连网络安全都没有设定。他的好友栏里面寥寥几人,有男也有女,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,不过我想,无非是同学老朋友之类的,难道他还会上网把美眉么?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上网的时候,一时起意加了他。巧得很,他在线。

    [即将枯竭:你好。

    永不放弃::)你好。]

    我心想,这人态度倒很好,一见面先给笑脸。

    [即:可以聊聊么?

    永:荣幸之致。]

    还很会奉承人。

    [即:你喜欢聊什么话题?

    永:随便,天文地理,社会科学,只要我知道的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]

    呵!还挺自负。

    [即:那么我想问你,你为什么叫永不放弃?

    永::)跟我的职业有关。我的格言就是:对于生命要永不放弃。]

    原来如此,三句话不离本行。

    [永:你呢?为什么叫即将枯竭?

    即::)也跟我的职业有关。

    永:我来猜猜,你是搞能源的?

    即:宾果!你很聪明哦。

    永::)很好猜。每天都能听到人们在高喊:世界上的能源即将枯竭了。

    即:如果人们节约能源的行动能够像喊的那样起劲,也许会枯竭的慢一点。

    永:你很敬业?

    即:当然。

    永:冒昧的问一句:你为什么要加我?]

    这可把我难倒了,我可以说在线搜索碰巧搜到了他,可是,我不怎么好意思骗他。

    [即:我可以不回答么?

    永:可以。对不起,我必须走了,下次再聊!

    即:你生气了么?

    永:生气?为什么?

    即:因为我不告诉你为什么加你。

    永::)不会。我上来查资料,现在查到了,所以要下去。

    即:那你为什么不加我为好友?

    永:我怕你不同意。

    即:你没有加怎么知道我不同意?

    永:那么我现在加了。]

    一会儿,验证请求发送过来,我按了通过。

    [永:好了,我现在真的要走了。再见,祝你好梦。]

    他的头像暗了,我盯着显示器,心里既窃喜又心虚。我跟他居然成了网友?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我还是那个时间上的线,他还在。

    [即:嗨,又来查资料?

    永:不,在等你。

    即:?你怎么知道我会来?

    永:直觉。也是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即::)原来你很想我。

    永::)

    即:笑代表什么?不承认也不否认?

    永::)

    即:你等我,不是就为了笑的吧。

    永:不,想和你聊聊天。

    即:好啊。天文地理,社会科学,只要我知道的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    永::)这么快就把我的话还给我了!

    即:当然,礼尚往来么。说正经的,你想聊什么?

    永:今天在手术台上,死了一个病人。

    即:啊?医疗事故?

    永:不,是抢救无效。

    即:哦,那么,这并不是你的错,谁都没有办法的事情,不是么?

    永:可是,看着自己的病人死在手术台上,是一种很痛苦的感觉。

    即:他要是死在床上,你心里会不会好过一些?

    永:当然不会。死在哪里,他都是我的病人。

    即:医生是人,不是神,治得了病,治不了命。

    永:(苦笑)我知道。

    即:你当然知道,这是陈腔滥调,让人家说烂了的安慰话。要我说,至少,你努力过了,你没有放弃他,没有让他死在床上,不是吗?

    永:这样说,我似乎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即:要想更好过,我教你一个方法:出去买瓶酒,大醉一场,然后倒头大睡,明天起来一忙就什么都没时间想了。

    永::)我是拿手术刀的,不可以喝酒。

    即:哇,真痛苦。那么你心情不好的时候,用什么方法排解烦恼?

    永:抽烟,抽很多很多的烟。

    即:嘿,你是医生,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么?

    永:你是搞能源的,知不知道燃煤会污染环境?

    即:……那不一样,性质不一样。

    永:无奈的心情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即:你现在就在抽烟么?

    永:是的。

    即:那我不跟你聊天了。

    永:为什么?

    即:我拒绝吸二手烟。

    永:?这样也算吸二手烟啊!!

    即:算,我看到我的网线在冒烟了,没听到我在咳了么?

    永:好,我熄了。

    即::)这才对。你经常用刀子划开别人的身体,想象一下,哪天别人用刀子划开你的胸膛,掏出你的肺,会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永:别说了,你会害我明天不敢上手术台。

    即:哈,原来你的心理这么脆弱。

    永::)是啊,我也是今天才知道。谢谢你,真的,我心情好多了。

    即:不要客气。医生拯救人类,我拯救医生,这样看来,我是不是更伟大?

    永::)好象是。

    即:承认了就好。不跟你说了,我该睡了。

    永:好的,再见,好梦。

    即:你就不能换一句告别词?

    永:……再见,今天等你,没有等错。]

    我没有再回信息,直接下了线,头脑中想象雷烦恼的样子,想不出,他好象总是很自信。

    此后,我们时常在那个时间上线聊天。实际上我很忙,但是一有时间,我还是会去等他,仿佛变成了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有一天,我在导师的病房遇到雷,我装作不经意的问:[你经常上网聊天么?]

    [不,偶尔。]他签好查房纪录,问:[为什么问这个?]

    [没什么,那天看到你的笔记本里有OICQ。]

    [哦,那个是为了方便联系同学。不过,最近遇到一个比较谈得来的女孩子。]

    [哦?想要来一段网恋?]

    他看着我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我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,笑的也怪怪的。我瞥了他一眼:[笑什么?]

    [没什么,在想《第一次亲密接触》里的一句话。]

    [什么话?]

    [网络无美女。]

    我立即反驳:[谁说的?]

    [痞子蔡说的,不过我想,也不尽然。]他笑一笑就走了,弄得我心里很不舒服。难道他跟我聊天的时候,想的就是[网络无美女]么?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早早上线等他,等了很久很久,就在我以为他不会来的时候,他的头像亮了。

    [永:嗨,这么晚了还在?

    即:晚么?你不是才来?

    永:哦,今天晚上跟同事出去,现在才回来。在等我么?]

    鬼才等你!

    [永:怎么不说话?

    即:你看过《第一次亲密接触》么?

    永:看过,怎么了?

    即:里面说[网络无美女],你信么?

    永::)

    即:不可以蒙混过关,要确切答案。

    永:你如果肯发一张照片给我,我就能够告诉你确切答案。]

    他反将了我一军。

    [永:你觉得我是青蛙么?

    即:不是。

    永:那不就得了。

    即:什么得了?

    永:我不是青蛙,你也不是恐龙。]

    我确定他不是青蛙,是因为我知道他是谁。而他不知道我是谁,又怎么肯定我不是恐龙?也许,这只是他在网络上敷衍女孩子的说词罢了。

    [永:恐龙或者青蛙很重要么?网络无美女或者网络无帅男很重要么?除非你在找男朋友,否则美不美帅不帅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即:对,管他美女还是帅哥,只要我知道你是永不放弃就好了。

    永:怎么了?感觉你今天晚上心情似乎不大好。]

    对,开始的确不大好,因为他白天的那句[网络无美女],现在又好了,因为他并不在意恐龙和青蛙的问题。他已经能够影响我的情绪了?危险!

    [永:真的不开心么?不想跟我聊聊?

    即:没事,女人的心情低谷。我要睡了,再见。

    永:好吧,再见。记得,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找我。

    即:明白,再见。]

    我下了线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一种酸酸的感觉哽在胸口,胀的难受。我惊讶的自问:难道,我喜欢上他了?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