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思

    坐在军用吉普车里,望着窗外漫天黄沙和茫茫戈壁,我突然发觉,我想雷,正确的说,从他踏上火车的那一刻起,我就开始想他。以往我们也曾天南地北,两地分离,可是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的思念他。因为我知道,当我回去的时候,他会在那个乱七八糟的家里等我,或者我可以等到他。然而这次,什么都是未知。同来的小刘一直唧唧咋咋的跟接待人员宣传我的丰功伟绩,什么最年轻的副教授,什么主动把机会让给年轻人,自愿来这里支援。我听的特别刺耳,我对感情的逃避,换得的就是这些虚名么?难道这些年来,我和雷牺牲了时间、爱情、婚姻、家庭,换来的就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称赞么?即便如此,我发现我还能够对着小刘和接待人员微笑。我的灵魂仿佛抽离躯壳,无论表面怎样满足,心灵依然空虚。雷应该跟我有相同的感受吧?所以,他对那个施医生动了心?

    接连数日的风沙把我们阻隔在基地,根本没办法出门,我只有上网打发时间。卫星接收设备受风沙干扰,网络和通讯时好时坏,我已经把新闻都看烂了,QICQ挂了好几天,没有一个人头亮。我起身倒了一杯热水,风似乎停了,透过脏兮兮的玻璃,隐约可以看到星光。我回到显示器前,永不放弃的头像居然亮了。我有一刻不知所措,他来了,这条断了五年多的线又连上了,该跟他说话么?说些什么?告诉他即将枯竭就是我,还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刺探他的想法?

    我正在犹豫,他的头像开始晃了。

    [永不放弃:嗨,这么晚了还没睡?]

    他的口气是那样熟稔,仿佛我们五年来没有断过联系。我的手指在键盘上迟疑,最终敲了下去。

    [即将枯竭:嗯,睡不着。

    永:我也是。]

    我仿佛能够听到他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[即:为什么?有心事?]

    良久,他那边才传回信息。

    [永:相思难眠。]

    我脑中轰然一响,相思难眠,我又何尝不是?只是,令他相思难眠的是谁?我还是她?

    [即::)什么人这么大的威力,可以令你相思难眠啊?]

    我的手指不停颤抖,打出来的笑脸符号仿佛在哭。

    [永:我妻子。]天!我感觉眼眶火辣辣的,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了。

    [即:妻子有什么好相思的?回到家里不就能见到她了?

    永:这一次,我无法确定,她会不会愿意在家里等我;我也无法确定,我能不能在家里等到她。

    即:你们出现了危机?

    永:对。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,当你确定拥有什么的时候,会迷惑,会疲惫,会厌倦,会被其他东西吸引。当你即将失去的时候,突然就清醒了,才知道你曾经拥有的,就是你一辈子想要的。

    即:你说的——是你的妻子?

    永:是。还有我的家庭,我的婚姻,我的爱情。]

    我的泪已汹涌如潮,霹雳帕拉的滴在键盘上。还说什么呢?本就相似的两个人,连感觉和顿悟都如此相似。我爱他,一直爱他,可是我也曾疲惫和厌倦。那么,他当然也会。

    [永:你哭了?]

    我一惊,急忙回信息。

    [即:乱讲,我干吗要哭?

    永:我感觉得到你哭了。别哭,你哭,我会心疼。]在一行字的下面,画着一个手指形状的图案。

    [即:去,你都是这么哄女孩子的么?

    永:不,我只哄你,你知道的,一直只有你。]

    我的心乱了,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早就知道我是谁了?要求文件传输的请求发过来,我接收了,是一首老歌:

    莫名我就喜欢你,深深的爱上你,没有理由没有原因。

    莫名我就喜欢你,深深的爱上你,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。

    你知道我在等你吗?你如果真的在乎我,又怎会让无尽的夜陪我度过?

    你知道我在等你吗?你如果真的在乎我,又怎会让握花的手在风中颤抖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激昂的歌声在午夜回荡,下面传过一行信息。

    [永:我在等你,等你回家。]

    我将脸整个埋进手掌,细微的抽泣声在空荡的机房中分外清晰。风声渐响,淹没了缠绵激荡的歌声,显示器屏幕一阵激烈的波动,稳定下来时,小企鹅已经暗了。我急忙上线,企鹅晃啊晃啊晃啊,始终也不亮。天亮时,警卫员告诉我,卫星接收仪器被风吹歪了,必须重新调试,我们跟外界暂时中断了一切联系。

    等待等待再等待,除了等待,我什么也不能做。我感觉自己回到了六年前,坐在急诊室外的长凳上,也是这样发抖和等待。然后雷出现了,给了我信心和希望。现在,谁又来给我信心和希望?我站起身,走进机房,站在观察信号的女兵身后:[我可以帮忙吗?]

    女兵回头,露出灿烂的笑容,递给我一个耳机:[好啊,你戴上,像我这样,不停的喊[喂喂]。如果听到回音,就喊[收到,基地收到],明白了么?]

    [明白了。]

    两天之后,通讯恢复了,气象预报说近两天内气象稳定,不会再有狂风和沙尘暴。支援组和基地的技术人员一起乘上吉普车,向2号风能测试实验站出发。天公做美,这几天风向稳定,强度适中,测试进行得很顺利,可是理论结果跟实测结果的效率差了15个百分点。我一遍又一遍的检查程序,却始终找不出结症所在。望着40多米高的塔架,我心中隐隐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[什么?你要上塔架,还是在开机状态下?不行,太危险了!]基地总工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[你们请我来,就要相信我,我有把握,上去一定可以找到结症所在。]总工等人面面相觑,最后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做好一切防护措施,一个技工跟我一起爬上塔架,风轮的速度很快,强大的风力令我们无法站稳。感受到风速,我就知道我的猜测是正确的。我向技工打了个手势,示意他下去。他点点头,朝下面的人挥手。突然一阵猛风吹来,他没有抓稳,整个被强风吹了出去。我惊叫一声,觉得身上的钢丝绞索猛地一紧,强大的拉力迫使我松手,身体一下子腾空了。我们俩在半空中晃荡,随时可能撞到钢制塔架,总工在下面连连摆手,钢丝绞索缓缓下降,下到约20米处时,风力已经没那么强了,摇荡幅度也减缓,技工看准一个机会,伸手抓住了塔架,支撑好自己的身体,回手抓住了我。一直到回到地面,我的心还在怦怦乱跳,不敢相信我已经安全了,简直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其他人围上来道:[没事吧?没事吧?]

    [没事。]我抓着小刘撑起虚软的双腿,才感到脚踝钻心的刺痛,低头一看,已经肿了。

    [怎么了?]

    [不知道,]我咬牙,额头已经疼出冷汗:[大概扭到了。]

    总工打开车门喊:[赶快回基地。]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