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展欣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来的,她在陆显峰跳跃的眼眸中清醒地意识到他的确不是在开玩笑时,本能反应就是落荒而逃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他为什么会爱上她,她为什么要逃。或许,早在他低低地讲述他年少的故事之时,他在墨镜背后用迷惑而渴望的眼神看着她之时,他带她去祭拜他的父亲、对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伤心脆弱之时,他反反复复地问她同一个问题之时,她就意识到了危险,只是她一直选择逃避。此时,当他的感情爆发,化作猛烈的火焰攻向她,她依然选择逃避。

    爱,一个多么猛烈而危险的字眼,她不得不承认,她害怕,怕被那种超越人类自制和理智的感情所操纵。怕被强烈的幸福和巨大的痛苦所伤。她突然想到李竞豪,原来,她当年也是用一副坚强的外壳来伤害了他的感情,逃避了他的付出。原来,她在爱情面前一直胆小怯懦。怎么办?该怎么办?事情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?他不是一直看她不顺眼、找她的碴、跟她无理取闹吗?又怎么会爱上她?是啊,他说他是因为爱上了她才会这样做,就像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专门欺负自己喜欢的女生一样,虽然幼稚,却是最真实无伪的反应。要命的是,为什么在心慌逃避之余,心头居然有一点点窃喜,一丝丝甜蜜?该不会,她也爱上他了吧?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不能就这样逃回国,不能丢下陆显峰一个人不管。她冲动地跑走,还不知道会场那边乱成了什么样子。她总是抱怨他给她惹麻烦,这次事端是他开的头,闹大的却是自己,就说感情这种事情会超越人的理智和自制。回去吧,就算不要面对他,也必须要面对癌动过后造成的结果。

    展欣回到下榻宾馆时,金先生正急得满头大汗,见到她不由得松了口气,上前道:“展小姐,你总算回来了。咦?陆先生呢?他没跟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天王?”展欣疲惫沮丧的心一下提了起来,“他出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是追着你出去的,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你们俩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人还没回来?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了吗?”

    金先生的汗落得更急了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展欣急了,叫道:“那还不派人去找。”她边说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展小姐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找人!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留在这里等,我再多派些人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她脚下不停,“我亲自去,有消息立刻联络我。”

    夜晚的街上依然车水马龙,人潮涌动,放眼望去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人种,茫茫人海,到哪里去找?她不该冲动地逃走,她该料到他一定会去追她。

    她想起他说过的活:我不懂韩语,英文也不好。要是被你丢下,我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她也郑重地向他保证:我不会把你弄丢。

    结果呢?她还是把他弄丢了,想到他一个人在语言不通的陌生城市里无助地乱转,她的心就狠狠纠结起来。陆显峰,你在哪里?她冲进熙熙攘攘的人群,借着明亮的街灯搜寻着每一张经过眼前的面孔,脚步茫然地随着人潮涌动,穿过无数条大街,踏遍无数条道路。她没有方向、没有目标、没有信心,只是不停地走、不停的找。她甚至想放开喉咙大喊,但看一眼身前身后的异国人群,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陆显峰,你在哪里?她在心中无数次地呐喊,却得不到一丝回音。

    人潮起了一阵骚动,纷纷向前面涌,口中慌乱的喊些什么,她听不懂,只能被动地随着人流走。她看到好多人围成一圈,圈内有一辆歪斜的重型卡车。她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车祸,下一个闪过的就是陆显峰。不,不要,千万不要这么凑巧。她发了疯般地往前挤,人们看到她焦虑的神情,都纷纷让路。卡车翻在马路边上,还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公用电话亭,地上千涸着触目惊心的血迹。她一个一个抓着周围的人,噼里啪啦地用英文询问,终于有两个学生跟她描述清楚事情的经过。好像是卡车车轮打滑,歪向路边,撞翻了电话亭,当时亭中有人,司机和那个人都受了伤,已经送到医院去了。

    天,受了伤!电话亭里的人是不是陆显峰?是不是他?他的手机上台前放在她这里,也许他找不到她就想到给她打电话,也许正巧就是进了这个电话亭,也许……不,她不敢想,她急切地抓着人再问医院地址。却没人能给她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对,给金先生拨电话,他或许可以想办法去各个医院查一查。她慌乱地掏出手机。手指颤抖地按着键,却怎么也按不对。冷静,她告诉自己要冷静,可是手指一直在抖,心一直在狂跳,脑海一直在混乱。警察过来驱散人群,她被旁边的人碰了一下,手机掉了,她刚想弯腰去捡,又被人挤了一下,朝旁边倒去。人很多,她没有跌倒,却不得不跟着人潮挪动脚步,等人群渐渐散了,她已经走过了一个路口,手机早已不知掉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手机丢了,人也丢了……她在路边无力地蹲下,凌乱的发丝遮住了模糊的视线,伸出双手盖住脸,摸到湿漉漉一片,不知何时,她居然流泪了。陆显峰,你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她猛然站起身仰天狂喊:“陆——显——峰——”

    奇迹般地,她垂下视线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。他孤独地站在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一乩来往车辆在他身前呼啸而过,夜风吹着他略长的黑发,凌乱憔悴,视线随着喊声转向她的方向,依然有些茫然租没有焦距。渐渐地,她的身影映进了他的眼,他们隔街对望,视线穿过车辆和距离在空中交汇,他目光闪动,有惊喜有放松有不可置信,还有那层怎么也挥不去的忧郁哀伤。

    绿灯亮了,他脚步迟疑了一下,却没有迈出。几个行人快步穿过马路,斑马线上变得空空荡荡,两侧整齐的车辆仿佛在为马路两端的人行注目礼。

    “叭”一声喇叭鸣笛震醒了展欣,绿灯闪烁中,她猛地冲了过去,一口气冲到马路对面,直直地冲进他怀里,紧紧地抱住他,贴着他的胸膛喊:“找到你了,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红灯亮了,车辆开始启动,夜风又吹起了他的黑发,他的手缓缓地搭上她的肩头,用力握住,拉开一段距离,深邃的眸子逡巡着她的脸,看了好久好久,像突然确定了似的,大吼道:“疯女人,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她用力点头,喃喃白语,“你没事就好,找到你就好,我以为我把你弄丢了。”她的泪不由自主地滑下,在濡湿的脸上增加了新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展欣?”他迟疑地低唤一声,一只手掌捧住她的脸,拇稽轻轻地擦拭她温热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展欣。”他又唤一声,锁紧她眼泪汪汪的眸子,贴近她,怕眨一下眼睛看到的就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展欣!”他轻轻地唤着她,然后深深地印上她的唇。在这异国街头,在彼此的心还慌乱跳动的时候,他把她拥进怀里,吻了她……

    陆显峰睡得很熟,仿佛是遭受惊吓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母亲的怀抱,他充满占有欲地搂着展欣的腰,脸埋进她的发丝,呼吸抚着她的头顶,温热均匀得令她舍不得动。都说男人会因怜惜而爱一个女人,女人却绝对不会因同情而爱一个男人。那么,她究竟是心疼他还是爱他?

    领他回来时,金先生首先询问的是他们的安危,对于打伤韩国歌手的事没有多提,是他主动要求要跟对方道歉。她知道他讨厌鞠躬,但对着那个黄头发的韩国歌手,他鞠了一个标准的90度躬,停顿了好几分钟,用他讨厌的鸟语说了一句“sorry”。幸好韩方的保护工作做得比较好,除了在场的工作人员和几位在休息室的歌手,并没有惊动其他人,为了避免惊动记者,给大家都惹麻烦,韩国歌手也没说什么。不过,日后显然没什么机会再次合作了。最可恶的是那个新加坡歌手还对着陆显峰伸出大拇指,真是,什么地方都有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!他这“事后对不起”的个性有什么好称赞的?她忍不住替他担心,若是他的脾气不改一改,早晚会毁了他自己,并不是每次运气都这么好,都能获得别人的原谅。

    唉!她轻叹一声,温柔地抚平他微攒的眉心,一个充满不安全感、还没有长大的男人,是她要的吗?

    “展欣——”她的叹息惊醒了他,他张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唤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仰起头,对上他朦胧的视线,腰间的手臂紧了紧,他咕哝一句:“你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他摸索到她的手,紧紧握住,放在唇边轻轻一吻,困倦地道:“我还没有睡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陪我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额头在他颈边蹭了蹭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,又吻了一下她的指节,放松地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儿突然又问:“你会一直陪我吧?”

    一直?他说的一直是陪他到睡醒,还是陪他一起走完他今后的人生?

    “展欣?”没有得到回应,陆显峰张开眼,支起身来看她。

    被他专注的视线盯着,她又有了心跳慌乱的感觉,就像稍早道歉结束跟他一起进房间时一样,他关上门后就抱住她,深切地望着她,于是她的心就乱了,眼看着他的唇俯下,柔柔地吻她,把她一起拖上床,然后——睡觉!

    他的目光不曾稍离,伸手拨开她额前的发丝,沙哑着声音问:“你会一直陪我吧?”

    她伸手盖住他的眼,幽幽地喟叹。

    “展欣?”他没有拨开她的手,却低头准确地寻到她的唇,缠绵地吻着她,在间隙中间她:“你爱我吗?爱我吗?爱我吗?”

    叫她怎么回答?爱他吗?她自己也不知道。她始终信守“爱一个人不要太深”的格言,到头来却发现骨子里的东西无法改变,是父母的激烈痴情全部遗传给了她。那些令她恐惧的、逃避的、迷惑的、矛盾的、挣扎的情感,都在昨夜他失而复得的街头爆发了。这,便是爱情?

    她喜欢他的吻,他的眼神,他的歌声,他的依赖,甚至有一点点喜欢他的任性和坏脾气;心疼他的疲惫,他的脆弱,他的心伤,他的彷徨无助,甚至有一点点心疼他的自卑冲动;可是,她说不出爱他。她甚至没有勇气回问:“你爱我?还是在我身上寻求另一个女人的安慰?”

    “展欣,展欣,”他抓着她的手,湿热的吻一路下滑,殷殷耳语:“爱我吧,请你爱我吧。”他是那么迫不及待需要她的回应,索取她的爱情。他好怕,怕激烈如火的感情碰到一盆冷水。在街头,看到她不顾生命危险的冲过来,看到她的眼泪,他相信她对他也是有感情的,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,但这远远不够,他需要她的承诺,需要她用言语来抚慰他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“陆显峰。”她沙哑地呼唤一声,成功的制止他欲侵入更多领地的吻,“我……”她迟疑了好久,小小声地道:“我想我的确有一点儿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儿喜欢?”他盯着她的眼,喃喃地重复。

    “是,”她温柔地摩挲着他的掌心,“现在我只能这么说,这感觉来得太突然,我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目光从惊异到无奈,最后叹口气道:“好,我给你时间,我不逼你。可是,你会陪我吧?你会一直陪着我吧?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融化了,轻轻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侧躺下来,搂着她喃喃地道:“我知道我哪里都不好,我知道我任性孩子气,我知道我冲动脾气坏,我知道我霸道爱吃醋,可是我会改,你陪着我,我一定会改。”

    她拍拍他的肩,“睡吧,你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吻了吻她的额头,把脸埋进她的发丝。好久好久,突然又叹口气道:

    “展欣,其实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有种预感,你很危险,我警告过自己跟你保持距离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不知不觉就被你吸引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。第一次见面?想必第一次见面他就在她身上找到了吕英华的影子吧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渐渐趋于平稳,她稍稍挪开脸,看到他安静的睡容,俊美的面孔,她不禁自问:

    “你呢?是不是也在不知不觉间被他吸引?”

    一大早陆显峰就不见了人影,展欣急得到处抓人问,工作人员告诉她,他跟金先生一起出去了。有金先生陪着,想必不会出什么问题,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了一天,傍晚终于等到两人回来。回到房间,展欣关上门,有点儿恼怒地问:“你跑哪儿去了?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?”

    陆显峰笑容灿烂,露出一口白牙,神秘兮兮地道:“先不告诉你,吃晚餐没有?我请金先生在楼上旋转餐厅订了位置,你等我一下,我去洗个澡马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搞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汉城最著名的饭店之一,经常接待国外来宾,顶层的旋转餐厅视野开阔,环境优雅,最适合欣赏夜景。陆显峰订了靠窗的雅间,从这里望出去,整个汉城沐浴在霓虹车海之中。展欣不由得想到自己最喜欢的一部韩剧的片断:夜晚,男女主人公站在车辆熙攘的红绿灯下,讨论每个人要走的路,就像昨晚他和她拥吻的街头.

    他倾身问: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脸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。”她垂下头,拍拍发热的脸颊,真疯狂,她真的是吓坏了,不然以她的个性无论如何也不会跟男人当街拥吻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“说谎,没什么脸怎么红了?”他亲昵地捏捏她的脸颊,

    “说,是不是在想我?”

    “臭美!”她瞪他一眼,不由得流露出小女儿的娇态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想我?真的?真的?真的……”他要笑不笑的,问一声靠近一寸,就快贴上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吃饭啦!”她手掌盖住他的笑脸推回去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有些黯然,低头切牛排,突然抬头又问:“真的不是想我?”

    这人!她拿眼瞪他。

    他眨一下眼睛,乖乖地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晚餐在彼此斗嘴和眼神的交流中过去,吃饱喝足之后,他起身,拉着她一路走出饭店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她偏着头问,夜风吹起了她的发丝。柔柔地掠过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他抓住调皮的发丝,帮她塞在耳后,“随便走走吧。难得没人认识我,能消遥自在地享受一下散步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把他的墨镜摘下来卡在自己头顶,笑着道:“反正没人认识,就不要戴这东西啦,给我当发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揽过她的肩,在人行道上缓缓漫步,就像一对相恋已久的情人,静静地享受独处的时光。

    晚餐后的广场聚集了很多人,卖花女孩在水幕电影的观众中穿梭,看到情侣就凑上去问一声,虽然他们听不懂女孩说些什么,不过也猜到是在游说男士为女士卖花。有好几对情侣都买了红玫瑰,大概因为生意好,女孩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,走到陆显峰和展欣身边,同样深深地鞠躬,说了一句韩语。陆显峰连忙鞠躬还礼,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展欣笑了笑,朝女孩摇摇头摆摆手,女孩见他们没有买的意思,失望地走开。

    陆显峰握紧展欣的手一笑,道:“还是你厉害,我都慌了,忘记了肢体语言是世界通用语。”

    她回以一个浅浅的笑,虽然她不是追求浪漫的女人,也觉得买红玫瑰送情人有点儿俗气。但看他连一丝想送的意思都没有,心底不由得有一些失落。是他根本不懂怎么讨好女人,还是他觉得她根本不用讨好?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她心情的波动,他偏头在她颊上轻吻一下,柔声道:“走吧,我怕太晚了咱们找不到回饭店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她闷闷地回应,任他牵着走。

    回到饭店客房,他先送她到房间门口,低头轻吻她的唇,推着她的肩膀道:“进去吧,明天早晨赶飞机,记得叫我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看着他眷恋的眼神,暖暖地一笑,在关上房门之前跟他挥手。

    她一面走向卧房一面踢掉高跟鞋,揉着涨痛的脚踝,忍不住暗笑自己:说还没想明白,却在知道要跟他晚餐约会时,趁他沐浴的空档跑到楼下精品店买了一套礼服和一双高跟鞋,像第一次约会的小女孩一样紧张到手心出汗。他一直拉着她的手,想必早就察觉了。却没有说破。这个不长大的男孩,温柔起来还蛮可爱的,她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梦幻般的微笑。眼睛扫过大床时,却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这些是……天啊!满满一床的紫色牵牛花,营造了寸片波涛涌动的花海。

    她难以置信地走过去,在床边站定,弯身捧起一根蜿蜒的花茎,扯起一串一串又一串,连绵不绝,仿佛永远不会断。花海之下是一盒原装碟片,她拿起来一看,居然是她最喜欢的韩国影星的历年获奖现场实录,最最不可思议的是。封皮上有影星的亲笔签名。天!这些是……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身后突然传来陆显峰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猛地回头,两间客房相连的门打开,他倚在门边,含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是你弄的?”她激动得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他的笑眼看着她,一步步走近,一手搭上她的肩,一手抽走她手中的碟片,摇了摇道:“金先生告诉我,你跟黄毛怪合影是因为他气质上像这个影星,其实你迷的是他。虽然我还是很不爽,不过看在他没插脚歌坛的份上,我就不跟他计较了,不过,歌星你只能迷我一个,无论是中国的还是韩国的,全世界你只能迷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噘嘴,忍着笑道:“哪有明星这样强迫歌迷的?真是霸道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霸道!”他俯身吻她-在她耳边朦胧低语:“知道紫牵牛的花语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喘息着回问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声音沉缓,一字一句,似在唱歌,“有你,我就觉得温馨。”

    他抱起她一起跌进花海,在紫牵牛的簇拥下,在温馨的包围下,温柔地爱她。在她耳边一遍遍重复:有你,我就觉得温馨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