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    “嘀嘀嘀嘀,嘀嘀嘀嘀……”闹钟声音柔和悦耳,一只赤裸的手臂伸出被窝,摸索到闹钟.熟练地一按,讨厌的声音消失了。唔,真好。展欣满足地想着,鼻头皱了皱,打算再睡五分钟。

    浅浅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,灼热的呼吸凑过来,然后是湿湿的吻印在她唇上,一个好听的男声诱哄道:

    “起床了,展统筹,要开工喽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她无力地呻吟,迷迷糊糊地伸手翻到手机,按单键拨号,叮铃铃,响亮的电话声就在她耳边响起,吓得她猛地坐起来,结结实实地撞到了陆显峰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哦!”两人同时痛叫,所有的瞌睡虫都吓跑了,展欣捂着额头,盯着宽阔的卧室,低头看一眼自己春光无限的上半身,再看看眼前放大的下巴上新生的胡碴,才想起昨晚没抵过他的缠功,留在他这边过夜。

    她呻吟一声躺回去,叫道:

    “干吗不帮我把闹钟关掉,我还可以多睡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他揉着下巴咧着嘴,

    “我已经调后半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高叫道,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起床?”说着掀开被子就要下床,再看一眼自己,急忙又钻回来,瞪着他道:

    “去把我的衣服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裸着上身跪坐在床上,可怜巴巴地道:

    “我下巴疼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断手断脚,快去!”她在他屁股上踢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抗议,“你干吗不自己去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去不去?”

    他的俊脸凑过来,“你先帮我揉揉下巴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也撞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帮你揉。”他的大掌盖上她的头顶,轻轻地揉着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”她无奈地叹着气,凑过来在他下巴的撞痛处亲了一下,哄道:“快去,嗯?不然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高兴了,乐呵呵地去帮她捡衣服。

    匆匆洗漱完毕吃过早餐,两人像打仗一样冲出房门。发动车子,展欣突然顿住,定住他的头看了看,道:“等一下。”她掏出粉饼,在他下巴的红痕处仔细地打上一层粉底,然后满意地点点头,“这样就看不出来了。坐好,我要飙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急忙帮两人系好安全带,苦着脸叫道:“照顾一下我的胃啊,啊——”

    耿哥等在摄影棚外面,见到两人下车,直奔陆显峰,看到他略微苍白的脸色,担忧地问:“阿峰,你没事吧?脸色好差。”

    陆显峰抱怨道:“还不是展欣,飞车飞得我胃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展欣反驳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磨磨蹭蹭耽误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耿哥明显地松口气,喃喃地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展欣疑惑地问:“什么就好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是怕阿峰身体不舒服,耽误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他壮得跟头牛一样,只要不随便发脾气就不会耽误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啊?谁随便发脾气,谁壮得跟头牛一样?”他凑到她跟前抗议,突然压低声音笑着道:“说得也没错,昨天晚上我的确壮得跟头牛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展欣轻斥一声,偷偷拧他一把,“没正经!”

    他像个孩子似的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耿哥道:“没事就好了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展欣忽然想起了什么,回头问:“耿哥,你不是说早上要做艾美姐的通告吗,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啊?”耿哥恍恍惚惚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拍摄很低调啊,难道被歌迷盯上了,明朗会雇保安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哦哦,他们雇了保安,我只是顺路过来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展欣笑着道:“不就是个平面广告吗,有我盯着耿哥还不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放心。欣欣,”耿哥叫了一声,见陆显峰回头;又笑了笑道:“没事,你用心盯着点儿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展欣看着他沉重的脚步,有些困惑地道:“耿哥今天怎么了?心事重重的,跟嫂子吵架了?”

    陆显峰耸耸肩,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坐在布景外围,看陆显峰对着镜头不停地变换表情和姿势,她都快僵硬了。有时的确要佩服这些艺人,导演和摄影师怎么摆布怎么算,还要找感觉,一个镜头往往重复十几次甚至几十次,难怪有时候他要发脾气。伸手摸到身侧的矿泉水,居然空了,起身跟小妹要了一瓶。突然听到三个字:裴玄枫。

    裴玄枫,这名字好熟,她迅速在记忆库中搜寻,裴玄枫,裴玄枫……

    小妹见她站着不动,热心地道:“展姐,你也要份早报吗?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。”展欣接过,随意翻开娱乐版,头版头条一行大字:国际名导裴玄枫再次复出,携夫人归国投资拍摄武侠剧。旁边是一张在机场抢拍得模糊的照片。她想起来了,裴玄枫,国际顶级彰视导演,他导的两部片子曾经获得-斯卡提名,四年前隐退。与新婚妻子移居加拿大,而他的妻子就是——吕英华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耿哥一早绕道过来,欲言又止的,他一定是知道了这个消息,担心阿峰的反应。陆显峰知道了会怎样?他会有什么反应?她不觉望向他的方向,他也看向她,给她一个微笑,她下意识把报纸背在身后,手心渗出汗。她害怕,原来,她竟是如此害怕。

    “啊,渴死了。”摄影师刚好喊停,陆显峰过来,抓起她的水就往嘴里灌,看到她手上的报纸,拿过来道:“咦?早报啊,有什么新消息?”

    她本能地夺回,一把丢进垃圾桶,语气不稳地道:“没什么好看的,还不是那些八卦新闻,都让我揉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吗?”他噘起嘴,“八卦新闻也看看吗,说不定有我的八卦呢。”

    她挡在他身前,推着他道:“摄影师在叫了,快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,喘口气的工夫都不给。”他咕哝着往回走,突然又停下。

    展欣身子一僵,她也听到了,旁边一个工作人员在说:“国际名导和金牌经济人联手复出,不知道要请大牌还是捧新人,我都能预感到这部戏的轰动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说:“吕英华原来是乔总手下的人,无论大牌还是新人,我看八成是花落维纳经纪了。”

    吕英华,一个消失了四年的名字突然像炸雷一样出现,陆显峰觉得心脏猛地停顿了一下,然后剧烈地狂跳起来。他僵硬地转过身,对着展欣沉着声问:“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展欣吞了吞口水,弯身拾起揉烂的报纸,展平,翻到娱乐版,递给他。

    他狐疑地看着她接过报纸。

    她看到他的眼睛突然瞪大,视线迅速扫描报纸的内容,然后僵住,瞳孔逐渐收缩,手臂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“阿峰。”她轻唤一声,上前碰碰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惊跳了一下,报纸滑落,猛地抬起头道:“耿哥呢?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默默地把电话递给他,他手指颤抖着拨着号。

    她突然伸手盖住手机屏幕,他有些恼怒地道:“你干吗?”

    她觉得心上象突然被针刺了一下,吸口气,低声道:“到休息室去打,这里人多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沉着脸,眉心攒得死紧,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,再吸气,走向摄影师,强迫自己堆起笑脸,道:“对不起,陆天王有个私人电话,耽误大家一点儿时间。”

    摄影师笑着道:“没关系,展统筹,你觉得效果怎样?广告给的立意是‘健康青春’,我却总觉得抓不到感觉,给个建议吧。”

    展欣嘴角挂着浅浅的笑,机械地应着、说着,却不知都说了什么,总之她看到摄影师不停地点头对她微笑,最后还竖起拇指。

    陆显峰走了回来,脸色有点儿白,看上去很平静,但展欣注意到他右手指节泛白。青筋突起,几乎要把手机捏碎了。他对摄影师歉然地一笑,道:“对不起,我有些私事要处理,今天的拍摄能不能暂停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摄影师为难地沉吟着。

    “实在对不起,”他语气诚恳,“我会让展欣另外排出时间赶进度。”说完,他径直走向更衣室换了衣服走出来,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走出摄影棚。

    展欣急忙点头道:“对不起,我会再跟您联系。”然后匆匆地追出去。

    她开了车,从后面慢慢赶上陆显峰。他双手插在裤袋里,默默地走在人行道上,皮鞋踏在方砖上的声音重而响亮,额头的发丝垂下,遮住阴鸷的眼。

    她按了两下喇叭,他回过头,远远地看着车里的她;好久好久才走过来。她摇下车窗,温和地道:“想去哪儿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伸手把她飘乱的发丝塞在耳后,眼神挣扎着,最后哑着声道:“对不起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在他的手掌下僵硬,却依然扯起一个浅笑。道:“我知道了,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一下头,放开手,转身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阿峰。”她从后面赶上来,把钱包里的百元钞票都塞进他上衣口袋,又掏出墨镜帮他戴上,手指移开的时候在他发稍处略微停顿了会儿,最后还是移开,没再多说一句,便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他看着白色的面包车在视野中消失,手掌贴在胸口,按住那些钞票,久久不能移动。

    展欣一手开车一手拨号,电活接通的时候,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,“喂?耿哥,是我,阿峰离开了摄影棚,他说想一个人静一静,我想你该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。”她没有听耿哥回答什么,直接按掉通话键,视线开始模糊,越来越模糊,最后一个紧急刹车停在路边,趴在方向盘上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阴天,没有星月,夜色浓得如化不开的愁绪,连霓虹街灯都黯然失色,展欣坐在窗口,身边的烟盒已经空了,烟灰缸里堆着满满的烟蒂,手上的这根吸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在发呆中燃尽。火星烫到了手,她缩了一下,将烟蒂按进烟灰缸,抱紧双肩,狠狠地打个冷战。初夏的夜,怎会寒冷刺骨?她又打个冷战,关上窗子,爬回席梦思床垫,拉过被子把自己紧紧裹住,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,眼睛却瞪得大大的。睡不着,她强迫自己躺着,盯着天花板数羊,一只、两只、三只……已经不知第几次数到一万只,她从头再数。

    “铃铃……”响亮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分外刺耳,她有片刻不能反应,直到铃声执着地响到第十下,她才反应过来是电话。应该是耿哥打来的,这个时间这种情况,只有耿哥会找她,找她一定是为了陆显峰,但她不想接,至少此刻她不想接。她用枕头盖住耳朵,继续数羊。一万五、一万六、一万七……铃声停了,她猛地掀起被子冲过去,死死地瞪着话筒,却没有再响。她慢慢的伸出手,拿起话筒,食指放在回拨键上,停顿了好久,犹豫着是不是该按下去。

    “咚咚叮当嘀嘀嘀”手机铃声又响了,惊得她跌了话筒。她冲过去抓出手机,闪动的屏幕上显示陆显峰三个宇,她呆呆地看着那三个字,觉得一股酸楚的欣慰从-部涌向喉口,令声音也哽咽了。“喂?”她听到自己艰涩的嗓音,困难的发声。

    “展欣。”陆显峰的声音有些模糊,有些疲惫,有些嘶哑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她紧紧握着手机,感觉泪水滑下了脸颊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吵醒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还没睡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下,声音越发嘶哑,带着沉重的哀伤,“能过来陪我吗?我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她注意到他说的是“我需要你”,而不是“我爱你”,但她却在第一时间冲出大门,飙到他的公寓,只穿着睡衣和脱鞋。

    门打开的时候,她看到一个满身酒气的陆显峰,比她想象中整齐多了,至少看起来没她这么狼狈,眼睛没她红肿,衣服没她邋遢,喘息也没她混乱。他在看到她一身不合时宜的行头时诧异的睁大眼睛,拉她进门,皱着眉道:“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她讪笑着,摆摆手道:“凉快。”

    凉快?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包住她冰凉的手,“那么三伏天你是不是要裸奔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她笑弯了腰,靠近他怀里,遭:“我本来想过来是扮演一个安慰者的角色,不过你好像没我想象中那么伤心。”

    他扯起一个苦笑,喃喃地道:“伤心?”随后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他搂紧她,把头埋进她的发里,“我喝了很多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回抱住他,抚摸着他的背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没醉,以前的种种像电影一样回放,每一幕每一幕,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我都记得那么清晰,然而回放结束,一切又变得那么模糊,仿佛离我好远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她搂着他轻轻的摇。

    “展欣,展欣,展欣……”他不停地唤她的名字,仿佛要借着呼唤释放他的无助和混乱。

    她一直抱着他,摇着他,直到站得累了,一起滑坐在地上,她把他的头抱在怀里,哼着他的歌:“你告诉我喜欢看日出,我便陪你到海边漫步,我环着你的温柔,你倚着我的体贴,我们一起看日出……昔日温存依然历历在目,如今我只能独自看日出,是你演得太好,还是我看不清楚,为何我们的爱情剩我在哭?”

    他抬起眼,声音哽咽,“别唱了,求你,别唱这首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揉着他的发,“你喜欢听哪首,我唱给你听,虽然没你唱的好,但至少还不跑调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盯着她的眼睛,拉下她的头,贴上她的唇。她顺着他的力道俯下头,第一次主动吻他。热吻很快燃烧沸腾,他化被动为主动,把她抱起,走进卧室,带着一种索取和发泄,一遍一遍地跟她做爱。在承受他激烈的进攻时,她看着他的眼睛,那里面闪耀的有迷惘有受伤有渴望,有怨有恨有激情,惟独少了爱。

    一夜的疯狂激烈,两人都倦极了,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电话铃震天响,展欣摸索到听筒,放在耳边困倦地应了一声,“喂?”

    “阿峰,你……欣欣?”耿哥的声音由迫切到惊讶。

    展欣的睡意去了一半,清清嗓子道:“耿哥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耿哥长长地吐口气,“你跟他在一起就好,我找了他一整夜,担心死我了。那小子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他累了,在睡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能睡就好,欣欣,你陪着他吧,让他休息两天,其他的事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”耿哥想要挂了。突然又叫一声,“欣欣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照顾他,也……照顾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耿哥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傻话,谢什么。你们都好我就好了,好了挂了,又得给这小子收拾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起身把听筒放回去,腰间的手臂紧了紧,陆显峰的脸在她头顶上蹭了蹭,模糊地道:“耿哥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,说放你两天假,叫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淡淡地应一声,闭着眼寻到她的颈项,咕哝道:“不用他说你也会陪我。”

    新生的胡碴扎得她有点儿痒,她缩了下,本能地往后退,他猛地睁开眼,困住她,有些慌乱地道:“别走,陪我,展欣,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她抬手摩挲他的下巴,柔声地道:“我不走,你胡子好硬,扎痛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释然地笑了,故意用硬硬的胡碴在她柔嫩的皮肤上磨蹭,痒得她又笑又躲,差点儿跌到床下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他急忙把她捞回来,托着她的腰背,一路从红唇吻到耳根,“展欣,爱我吗?爱我吗?我给了你那么长时间,可你还是从来不说爱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在他身下僵硬,挑起的激情瞬间冷却。

    他抬起她的下巴,强迫她看进他深邃的眼,急切地道:“爱我吗?展欣,说爱我,就今天,就此刻,请你说爱我,我要听你说爱我。”

    她捧住他的脸,喃喃地道:“你在索取爱,还是在索取安全?”

    他困惑地皱起眉头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下唇,道:“那么我换个方式问,你是爱我,还是爱我身上吕英华的影子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一下就白了,霍然起身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你怎么能这么问?”

    她转到他面前,坚定地看着他的眼,“为什么不能这么问?是我问错了,还是你不能回答?”

    他俯下身,闪着火焰的眼眸贴着她的眼眸,“有什么不能回答?我当然是爱你,从我们第一天在一起开始我就说过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的是你,你听清楚了没有?”

    她被他迫得频频后退,他给了她她想要的答案,可是为什么她感觉不到欣喜?因为他的眼神,他对她狂吼我爱你的时候,眼里闪的是愤怒,被人误解的委屈的愤怒。她分不清他要澄清的是什么?他对她的爱,还是控诉她对他的不信任。他眼里看着是她,还是吕英华?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她讷讷地开口,“你还爱吕英华吗?”

    吕英华三个字令他顷刻阴沉下来,如果刚才他眼中是烈火,此刻就是寒冰,他斩钉截铁地道:“不,我不爱她了,我恨她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痛快回答依然没有令她欣喜,因为他咬牙切齿的表情,那是深切的痛恨一个人的表情,是时时刻刻不曾忘怀那份恨意的表情。她感到全身发冷,他那么强烈地爱着,也那么激烈地恨着。她想到一句俗语:“哀莫大于心死。”他的心,没有死。

    她失望地摇着头,无力地道:“知道恨的反面是什么吗?是爱。如果你不再爱她,就不会恨她,你只是一直用恨来蒙蔽自己的感情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他双拳紧握,奋力挥开床头柜上的所有东西,红着眼道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你尝试过爱人背叛自己的滋味吗?你体会过一夜之间失去亲人和依靠的痛苦吗?你尝试过年纪轻轻就要抛去所有梦幻承担现实的压力吗?你体会过以为找到了一生的幸福和终点,却原来只是一厢情愿的伤害吗?不,你没有,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根本不能理解我的痛苦,不能体会我的感受,凭什么在这里妄加臆测,大义凛然地教训我?”

    她一直后退,直到背部撞上墙壁,才从他的愤怒和控诉中惊醒,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眼中寒冰和烈火交织,剧烈地喘息着。她瞪大眼睛盯着他,为他的愤怒心痛,为他的激烈悲哀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?”他的声调低沉下来,“你们都凭什么?每个人都告诉我放开,告诉我原谅,可是你们没有经历过,没有承受过,根本就不会明白。如果那么容易原谅和放开,这个世界就不会有痛苦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拥抱他,却没有勇气,只好放缓声音道:“学习原谅和放开,这个世界就会少很多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痛过才能说出这种话!”他吼道,“如果你也死了父母走了爱人试试?你还能轻易地说出原谅和放开?大家都一样,不打在自己身上不疼,耿哥这样,你也这样,你们都没有资格说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瞬间苍白了,身子抖了抖,勾起一抹好轻好轻的笑容,喃喃地道:“是,我没有资格。”她推开他,拾起睡衣穿上,找到钥匙拉开门,在门口站定,然后清晰地道:“我不能体会你的感受,但是我有资格告诉你: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悲伤看作是最大的不幸,那么这个世界根本就不会有幸福。”说完,她甩上门离去。

    眼泪为什么总是自作主张地往下掉?害得她连车钥匙都插不进去。“该死!”她骂了一句,手上用力,差点儿把钥匙扭断。

    一条人影突然冲到车前,拦住她的去路。她及时收回踩向油门的脚,看着陆显峰一步一步地走向她。

    他的黑眸里满是懊悔和惊慌,曲起指节用力敲车窗。

    她咬紧下唇,隔着玻璃看到他的唇在喃喃嚅动,那唇型好熟悉,她知道他说的是“对不起”,对不起,她听他说了太多次,听得累了倦了无力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的眼睛,隔着玻璃轻轻说了一句:“阿峰,我们分手吧。”她看到他的表情猛然僵住,眼睛惶恐地瞪大,知道他看懂了她的唇型。她抹去腮边的眼泪,挥挥手,脚下一踩油门,车子与他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好久好久,他就愣在那里,看着空旷的停车场,看着车尾的白烟在空气中逐渐消散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