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“晶晶啊,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人你觉得怎样?找个时间见见吧,人家很有诚意的。”同事热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哦,改天吧,最近忙。”叶晶晶心不在焉地应着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,我们有位新的人选,资料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,您看方便的话我们定个时间好吗?”婚介所的服务员来电询问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最近忙。”叶晶晶放下电话,用力揉着额角。

    酒后乱性事件已经过去两个月了,她没脸再见杨鹏父女,他们也没主动找过她,日子回到同学会之前的样子,但一切似乎又不同了。每夜躺在床上,总能想到他家柔软舒适的地毯;每次电话铃响,总会怀疑是不是他们打来的;每当站在莲蓬头下冲澡,就会敏感地回忆起一种男性的呼吸和体温。

    该死的,叶晶晶,你着了什么魔?不就是酒后乱性嘛,又不是初夜,干吗放不下?厚着脸皮打个电话敲个门,大家依然是朋友,花点心思跟小正解释,孩子依然喜欢你。可每当拿起电话,又没勇气拨号;每当徘徊在小区楼下。又没勇气上去。这算什么?少了他们父女也没什么大不了,男性朋友又不是没有;一个孩子,既不是你生的又不是你亲戚,管她对你印象如何?明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然后去相亲,日子会跟以往的每一天一样灿烂。

    对,相亲,给婚介所打电话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叶小姐所在的设计院效益很好嘛,我们公司去年还跟你们有过合作,不过不是搞外网,是搞锅炉。”对面的男人拼命地寻找话题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叶晶晶无意识地点头。鼻子太大,额头太亮还有点秃顶,说是三十三岁感觉像四十,蓝西装配红领带,老土!还高级知识分子呢,都不如杨鹏一个没上过高中的有品味。

    “十小姐怎么不吃啊?这里的饭菜不合口味?”男人殷勤地问。

    嗓音太破像拉锯,没有杨鹏的低沉磁性;第一次见面就吃西餐,好像他多高级似的,还不如在杨鹏家自己煮一锅粥吃得舒服;喷的古龙水不知道什么牌子,熏不死蚊子熏死人,不如杨鹏……她猛地一惊,自己在想什么?为什么不自觉地拿对面的男人跟杨鹏比较?她用力甩头,想甩掉脑中那个不请自来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叶小姐也不喜欢出海?”男人的脸苦成一团,暗想,这女人有毛病,怎么说什么都摇头?

    “哦,什么?”叶晶晶努力集中心神,“对不起,刚刚没听清楚你说什么?刘先生,麻烦你再说一次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叶小姐,”男人翻个白眼,“我不姓刘,我姓郑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邓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邓,是郑。”男人忍无可忍,扶桌而起,“我看你根本没什么心思,大家何必浪费时间,再见!”说罢,气冲冲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邓先生,邓先生,哦,不,郑先生。”等叶晶晶弄明白他姓邓还是姓郑,人家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她颓然坐下,闭上眼。怎么搞的?该死的杨鹏,都是他,干吗总跑进她的脑子里,害得她没法正常思维。她更怪自己,心情不好为什么要喝酒,喝醉了老实在家待着就是了,偏要管闲事,如果那天没去杨鹏那儿,不就什么事都没了?

    “唉!”她再叹气,望着面前的盘子,没什么心情吃了,走吧。刚才那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没风度,走了都不记得付账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一共七百五十块,谢谢!”服务生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惊呼,一顿饭吃进去七百五,抢劫啊,不过看看周围的环境,且不说饭菜如何,光是西餐厅那三个字也值个几百啦。

    “我现金不够,刷卡行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找信用卡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训练有素,耐心地等着。

    “这一桌跟我们的一起算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叶晶晶手一抖,钱夹掉在地上,一只黝黑的手帮她捡起来,递给她。她用力深吸气,慢慢地抬起头,对上杨鹏的脸,勾起一个微笑,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他顿了下,脸色微红,有点尴尬,讷讷地道:“呃……我陪客户在这边吃饭,刚好看到你——你跟朋友——你们——有什么不愉快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”她摆摆手,“相亲失败嘛,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亲?”他下意识地重复,微红的脸变白,勉强笑笑,“你——也别太在意,这个不好,可以换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咚!她的头像被人用锤子大力地敲了一下,震得发疼,下意识地抚住额角,她费力地笑道:“对,下一个会更好。你不是要陪客户吗?不耽误你了,我该走了。谢谢你帮我付账,改天我请你,拜拜。”她起身,保持着平稳的脚步,脊背僵直地走出餐厅。

    顺着人行道一直走下去,都市的空气污浊得让人喘不过气,她抬眼望望,天是黄的。讨厌,首市的春天总是灰蒙蒙的,害得人的心清也是灰蒙蒙的。

    “晶晶——”杨鹏从后面追来,气喘吁吁地挡在她身前,深邃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借拨弄头发的动作避开他的眼神,轻声问: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小正,小正她很想你,一直问我你什么时候再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脸成了酱紫色,她就知道他在说谎,那孩子怎么可能还想见她?

    “最近忙,等我有空的时候吧。”

    他急切地道:‘你什么时候有空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,”她干笑,“你知道的,一到春天我们的工作就多了,不像冬天那么闲,最近恐怕都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吗?没事我走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她抓紧皮包,侧身掠过他身边。

    交叉而过的一瞬,他抓住她的手腕,沙哑地开口:“晶晶,嫁给我吧。你喜欢钱,我有;你喜欢房子,我有;你喜欢车,我也有。除了学历低,睡觉爱打呼,其他条件我不比你那些相亲的对象差。”

    她一顿,停住,没有转身,也没有回头,困难地道:“杨鹏,我说过,我不想失去我们之间的友谊。我没办法把你看成相亲的对象。”她慢慢地抽出手,迈开脚步,一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好久好久,他转过身来,看着她草绿色的风衣在春风中飞舞。抖着手摸出一根烟,点了几次却没能点燃,他将烟和打火机一起丢在地上,用力踩了两脚。好多年了,他再一次有了想抓个人过来揍一顿的冲动!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呱呱呱——”婴儿的哭声清澈洪亮,叶晶晶手忙脚乱地捧着小小的、软软红红的、皱皱的小家伙,高叫着求救:“救命啊,怎么能叫这小东西闭上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秦沐阳从热腾腾的饭盒里抬眼道:“什么小东西,要叫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宝宝?我看是怪兽,嗓门这么大,你有罪受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爸爸心疼了,从叶晶晶手中接过道:“我来抱吧。”果然是父子连心,婴儿一到宁海辰手上就不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”沐阳糗她,“说你没有女人味你还不承认,宝宝见你都怕生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晶晶嗤之以鼻,“我看啊,你儿子跟你的脾气一个样,除了你家宁海辰,谁都受不了。说我没女人味,你都不知道我多富有母性光辉,12岁的自闭小女孩都被我收服了。”她昂首吹大气,突然住了口,可惜现在杨正一定不再喜欢她了。

    沐阳撇嘴,“我才不信,有本事改天你带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带就带,谁怕谁。”虽然心虚,但嘴上不能服软,晶晶死要面子,随即心虚地带开话题,“可惜江平去了英国,老六又飞去荷兰。不过舍长说她过一阵子可能来首市开会,那时候老六也回来了,等你儿子满月,至少有三个干妈帮你庆祝。”

    “干妈有什么稀罕,一抓一大把。我等着谁给我生个儿媳妇才是真的,你就没指望了,江平更别提,舍长家的只能拜把子,我看就靠老六了。什么时候看到骆雷得教育教育他,干吗呀?工作是要紧,生孩子就不要紧了?老六年轻,他可不年轻了,再过两年怕他生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晶晶啐她,“骆雷还不到三十五,你家宁海辰都快四十了,不照样生得出?难道你老公就比人家老公厉害?”

    宁海辰脸红了,干咳两声道:“丫头们,说话注意点儿用词,这里是医院。”

    沐阳一吐舌头,嘻嘻笑道:“晶晶,我都当妈妈了,注不注意没什么,你可还名花没主哦,当心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秦沐阳!”晶晶咬牙切齿,伸出鹰爪功刚想施暴,手机突然响了。她白了沐阳一眼,掏出手机,“等下再跟你算账,喂?谁啊?”

    “叶阿姨,救命啊,我好怕!”电话里传来凄惨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小正?”叶晶晶惊得浑身汗毛直竖,“你怎么了?你在哪儿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叶阿姨快来救我,快来啊,爸爸要打我。”孩子的哭声夹杂着砰砰激烈的敲门声,隐约听到杨鹏怒气冲天的声音,“开门,小正,你给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来。”叶晶晶拔腿往外冲,留下一头雾水的秦沐阳一家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快快快,师傅,麻烦你快点。”叶晶晶一路催促,心想:杨鹏是哪根筋搭错了线,居然要打小正?

    她一口气冲出电梯,对着他们家的防盗门一顿猛砸,高叫:“杨鹏,开门,开门,杨鹏!”

    开门的是董阿姨,叶晶晶两三步跨进来,气冲冲地问:“杨鹏呢?”

    童阿姨缩了下,指指杨正的房门。

    叶晶晶冲进去,看到小正缩在床头,无声地抽泣,杨鹏站在门边,脸色铁青,胸膛剧烈地起伏,手里还捏着拖把。她上去一把夺过拖把,嚷道:“你疯了?居然打孩子?”

    “叶阿姨。”小正可怜兮兮地叫一声,扑过来。

    她急忙搂住,顺着她的背安抚:“别怕别怕,小正别怕,阿姨在这里。来,让我看看,打到哪里了?有没有打伤?你哪里疼?”

    小正摇头,肩膀一耸一耸的,哽咽道:“没打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她挽起她的衣袖,只在手腕处看到一圈淡淡的淤痕,没有别的痕迹。她小心捧起孩子的手腕问: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小正哽咽地道:“是爸爸不小心弄的,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叶晶晶一听火气又上来了,托着小正的手腕给杨鹏看,“你看看,你把孩子的手腕都捏出淤伤了。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?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非要用暴力解决?她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,哪儿经得住你一手一脚的?居然还敢拿拖把?你想干什么?打死她你不用偿命的?”

    杨鹏猛地抓起桌子上几张纸摔在地上,火大地道:“你让她自己说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什么怎么回事?这是什么啊?”叶晶晶拾起来看,是三张英语月考试卷,前两张满满的大红叉叉,一张44分,一张32分,最后一张更夸张,居然是白卷,上面趴着一个又大又红的鸭蛋。

    她有点明白了,是因为小正考试没考好,所以杨鹏一气之下就要实施“棍棒之下出孝子”的老套政策。不过这成绩,啧啧,的确让人生气。

    “就算小正不对,那也要理性教育为主,不能说打就打啊。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还把你爸教育你那套搬出来用。来,小正,”她拉着孩子坐在床头,“告诉阿姨,为什么考试成绩这么差?还交白卷,是学不会还是不想学?”

    小正拿眼瞄瞄杨鹏,轻轻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阿姨在这里,有什么话你就说,不要怕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小正看看她,再看看他,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杨鹏急了,“她就是这样,问她什么也不说。老师说前两次月考都通知找家长了,结果她根本不告诉我,这次是老师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来,我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,你这样就不对了,好学生应该听老师的话啊,老师说找家长,为什么不告诉爸爸?是怕他知道你成绩不好生气吗?”

    杨正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杨正瘪瘪嘴,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,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正。”叶晶晶也头疼了,“你不说话,阿姨怎么帮你?难道你真的想把爸爸气得动手打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她小声回答,抹了把眼泪,突然抓住叶晶晶的胳膊,热切地问:“叶阿姨,你当我妈妈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一时间叶晶晶和杨鹏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好半晌,叶晶晶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小正,你在说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杨正扑到她怀里搂住她的脖子,哭着道:“叶阿姨,你做我妈妈好不好?我想你做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,小正。”

    她试着后退,小正却将她搂得很紧,可怜兮兮地问:“叶阿姨,是不是连你也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怎么会呢?阿姨最喜欢你了。”她挣脱不开,只好抱紧她,试着安抚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肯做我妈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两码事。”她尴尬地看向杨鹏,“我看孩子是被你吓着了,不然你先出去,我哄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噢,好。”杨鹏也慌了,“要不要带她去医院?或者吃点什么药,能压惊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杨正挨在晶晶怀里拼命摇头,突然抬起脸看向杨鹏,咬咬嘴唇,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,死死地抓着叶晶晶的肩头问:“叶阿姨,是不是我说了你就嫁给爸爸,做我妈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她不知如何回答,看到杨鹏不断地向她打眼色,含糊地点头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孩子破涕为笑,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了一记,“我就知道阿姨对我最好了。这样以后就有人帮我辅导功课,同学们也不会笑我没有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鹏瞪大眼,“学校里有同学笑话你?他们欺负你吗?”

    叶晶晶瞪他一眼,让他少安毋躁,柔声道:“慢慢说,告诉阿姨,你在学校是不是受了很多委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正点头,“这边的同学上幼儿园就开始学英语了,我们那边三年级才开始学,课程我都跟不上。我很努力很努力地学,可是还是不及格,英语老师说我应该降级,可班主任说爸爸给学校捐了一栋新楼,不能得罪我。”她说着偷偷抬眼瞄了一下杨鹏。

    杨鹏脸色不定,不知该生气还是羞愧。为了小正能进最好的学校,他的确用了些非常手段,没想到却给孩子带来困扰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月考发卷子那天,老师让我找家长,可那天晚上,”她顿了下,看了看两人,小声道:“你们俩都喝醉了。”杨鹏和叶晶晶的脸同时红了,他们当然知道她指的是哪天。要不是杨正搂着她,叶晶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后来爸爸心情一直很不好,我就没有说。全班就我的家长没去开家长会,同学们就开始议论了,说我是没人管的孩子。”她抽噎着,眼泪又掉下来,“有一次我问爸爸一个单词,他说不会,我说可不可以去问你,他脸色就变了,还说要给我请家教。”杨鹏的脸由红变紫,那时酒后事件刚发生不久,他心里乱得很,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叶晶晶,听到女儿提她,反应当然激烈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找家教,就想找你。第二次月考,我成绩更不好,老师让我找家长,可那几天爸爸出差了,我跟老师说爸爸不能来,老师也没说什么。同学们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爸爸捐楼的事,就说我是走后门的,常常在背后嘲笑我,说就算我交白卷,老师也不会把我怎么样,反正我爸有钱,将来再捐一栋楼照样上重点中学。”

    杨鹏气得握紧拳头,骂道:“哪个小王八羔子说的?我去拆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省省吧你!”晶晶白他,“人家说你财大压人,你就真做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给人看啊。”回头看着杨正,她放低声音问:“然后你就真的交了白卷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,叶阿姨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杨正急得眼泪汗水一起流,“我看到试卷心里就打鼓,那些字母变成小蜜蜂在我眼前乱飞,我脑袋里一片空白,什么都想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叶晶晶点头安慰,“这叫做考试恐惧症,很多成绩不好压力太大的孩子都有过。没关系,不要怕,以后叶阿姨给你补习,保证你很快就能赶上,咱们凭自己的真本事考重点,不靠你爸爸捐楼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杨正大力点头,兴奋地道:“以后你做了我妈妈,就可以每天帮我补习,以后爸爸出差,你也可以替他去开家长会,这样同学们就不会笑我没人管,也不会笑爸爸只会拿钱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提到妈妈的问题,叶晶晶语塞,为难地看向杨鹏。

    “咳,嗯,”杨鹏干咳两声,走到两个女人面前,讷讷地说:“小正,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杨正急切地唤,空出一只手来抓住他的手,“你不喜欢叶阿姨吗?你不想让她以后永远跟我们住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杨鹏冲口而出:“我当然想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叶阿姨你不喜欢爸爸?不喜欢我?不想以后跟我们在一起?”她急切地问着,大眼睛含着泪光迫切地逼视着叶晶晶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叶晶晶苦恼地皱眉,她该怎么跟孩子解释?

    “那还有什么问题?阿姨喜欢的东西我们家里都有,房子、车、钱,还有我,你跟爸爸相处得不也很开心吗?我常听见你们聊天聊得大笑,聊到在客厅里睡着,那为什么不能嫁给爸爸,当我妈妈呢?”

    杨鹏急忙喝止:“小正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!”叶晶晶双手捂住脸。

    杨正被喝得一哆嗦,怯怯地盯着两人,讷讷地道:“我说错话了是吗?叶阿姨,”她伸手拉叶晶晶的衣袖,“你不要生气,我不问了,也不说了,你不要生小正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生气。”她反握她的手,感觉脸颊烫得要着火,“我只是、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晶晶。”杨鹏突然唤她。

    “啊?”她惊得一跳,抬头对上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她,伸出一只手,按住她的肩膀,缓缓地道:“我请你——考虑一下小正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杨正一下跳起来,拉他蹲在叶晶晶身前,把他的手交叠在她的手上,有模有样地教他,“求婚应该是这样的啦,你要说:请你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看一眼女儿,然后将目光重新转向晶晶,眼底变得深沉柔和,一字一句地道:“晶晶,请你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叶阿姨,答应啊,说好啊。”杨正在旁催促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,简直是趁人之危嘛!他明知她喜欢小正、疼小正,居然拿孩子当炮筒。太可恶了!可是对着小正那双尤带泪痕的渴望的大眼睛,她实在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想了又想,想了再想,轻轻开口:“小正,那件事之后,你没有看不起叶阿姨,讨厌叶阿姨吗?”

    杨正摇头,“没有。我只是很震惊,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。后来你好久没来,我就好想你好想你,突然想明白了,你来,我跟爸爸都开心;你不来,我跟爸爸都不开心。所以,你跟爸爸在一起是好事,我们三个就都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在父女俩之间徘徊,孩子热切渴望的脸,大人深切等待的表情。终于,她拉过孩子的手,放在他们先前交叠的手上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耶!”小正一蹦老高,扑上来亲她。

    小正说得对,她喜欢的追求的这里都有,辛辛苦苦处心积虑地相亲,不就是想找一个有钱的老公,把自己嫁出去吗?现在所有的条件都摆在眼前,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?她看着小正欢呼雀跃的表情,看着门外董阿姨会心的微笑,看着杨鹏眼眸中的深邃和喜悦,感觉心窝里有股暖流漾得满满的,一不小心就会溢出来。也许,令她犹豫的正是这份温暖和开心,因为,那是她不曾奢望也不敢奢望在有钱的婚姻中能够得到的东西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