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杨正激动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叫,“我考上了,我考上了101中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太好了!”叶晶晶一时激动从座位上站起来,见所有的同事都看她,不好意思地笑笑,坐下放低声音问:“张叔叔去接你了吗?我给爸爸打个电话,让他晚上推掉应酬,我们出去庆祝。你想去哪儿?妈妈帮你订位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说一会儿来接我,我们去找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等你们。”她放下电话,吸口气,还是抑制不了要冲出胸口的兴奋,站起来大声道:“我女儿考上101中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恭喜恭喜,101可不好考呢,你女儿真争气。”同事纷纷上来恭喜。

    叶晶晶拿出电话,挨个通知——

    “沐阳,小正考上101中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芮,我女儿考上101中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舍长,我女儿考上101中学了。什么?我是谁?我当然是晶晶了,笨,除了我谁还有那么大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同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:“又不是自己生的,高兴得什么似的,不知道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讨好男人嘛,假高兴也要当做真高兴啊,等有了亲生的,自然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叶晶晶“啪”地站起,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走过来,沉声问:“你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两个长舌妇急忙散开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们,”叶晶晶叉腰道,“小正是我女儿,我就是她妈妈,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听到什么亲生不亲生的这种话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主任急忙走出来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晶晶,干吗发这么大脾气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叶晶晶回到座位旁拿起皮包,“主任,我女儿考上了101中学,今天晚上帮她庆祝,我想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没问题,你手上的工作交给小罗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带回家里做,明天早上一定交,谢谢主任。”她收起笔记本电脑,冷冷地看了两个长舌妇一眼,转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小心的忿忿声:“神气什么啊,不就是傍了个大款吗?”

    哼!是,她就是傍了个大款,怎样?她们嫉妒,自己也找一个啊?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,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。本来她在办公室人缘还不错,自从杨鹏给所里拉了两个项目之后,主任就对她差别待遇,惹来许多同事的眼红,有意无意地给她穿小鞋,又不敢明着得罪她,居然连以前拒绝过一个男同事追求的事情也翻出来炒,真令她有点忍无可忍。杨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名言叫:忍无可忍,无须再忍!既然他们把她归类为靠大款摆谱的人,她就摆给他们看,谁怕谁?没钱的想有钱,有钱的反而被人看扁,这就是人类的不平衡心理,真是郁闷!

    看到杨鹏的车靠近,叶晶晶用力吸气,平静心情,今天是该高兴的日子,别让那些不相干的人影响心情。

    车停了,她拉开车门,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放松声音:“当当当当,恭喜小正,你真争气。”

    车内环绕着一股低气压,杨正瘪着嘴,见到她委委屈屈地唤一声: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杨鹏的脸臭臭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晶晶坐进后座,“小正考得好,应该高兴啊,干吗一张臭脸?”

    杨鹏激动地道:“你说这孩子脑袋里在想些什么?居然说要住校!她才多大?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们住在一起,生活能自理吗?能叫人放心吗?”

    杨正反驳道:“美美和萧欣都住校,她们父母也没有反对,我以前在家里就是自己洗衣服打扫房间,学校有食堂,生活自理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,以前爷爷奶奶姑姑没时间照顾你,现在跟爸爸妈妈在一起了,就不用你自己动手做这些。你那两个同学是因为家里接送不方便才住校,咱家有车,方便得很,不然我再请个司机,专门负责接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杨正捏紧拳头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“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有个有钱的老爸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杨鹏急踩刹车,惊愕地转头,“有钱怎么了?老爸有钱还给你丢人了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同学们怎么说我?他们说我的基础根本考不上101,一定是你给人家捐楼了。”杨正说完就扑到晶晶怀里哭。

    杨鹏呆了半晌,突然启动倒车,愤愤地道:“我们回学校,我要去问问你们班主任,怎么能让学生随便在背后说三道四中伤你?”

    杨正哭着喊:“你还嫌同学说得不够吗?我好不容易毕业了,再也不要回那个学校去。”

    “杨鹏!”叶晶晶空出一只手按住他的肩头,“咱们先回家,找班主任的事回去再商量。”她能理解小正的感受,因为她刚刚承受过那种恶意中伤,那是既气愤又无奈的委屈,她在社会上见识的多也就罢了,但让孩子幼小的心灵怎么能承受和理解?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叶晶晶摆胸脯打保票,答应帮她说服杨鹏,终于哄得杨正露出笑脸肯吃饭了。本来该是个举家欢庆的夜晚,结果被那些无聊人的闲言碎语破坏殆尽,她算见识到了流言的威力。

    一打开卧室门,杨鹏便迎上来问:“怎样?说服小正没有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!”杨鹏跺脚叹气,“这孩子怎么这么倔。专车接送有什么不好?多少人想还没有呢。要不就上133中,教学质量也不错,离家近,一站地就到了,认识的同学还多。”

    她皱眉,“你怎么就不明白?小正巴不得离原来的同学远点儿,她想换个全新的环境,一个别人不知道她爸爸给学校捐过楼,老师拿她跟别的孩子一视同仁的环境。要上133,她干吗辛辛苦苦每天学到后半夜?”

    “不然上私立好了,上私立的都是家里有钱的,就没有同学在背后说她闲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私立?”她瞪大眼,“有最好的公立学校为什么要去私立?私立是什么环境?要不就把人管得像修女牧师,要不就一群纨绔子弟混在一起花天酒地。你就算有钱没处花也不能拿孩子的教育开玩笑啊。”

    “私立哪像你说的这么恐怖?”

    “在我这种小贫民老百姓眼里就是这么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怎么说的?”他有点不高兴了,“难道我不是贫民老百姓了?不然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小正住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换他瞪眼,斩钉截铁地道:“不行,坚决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”她试着说服他,“小正比别的孩子早熟,自理能力很强。101中的环境我看过,条件很好的,宿舍公寓化管理,有洗衣房,食堂很干净,饭菜也不错。反正一个星期至少有两天休息,平时想回来的时候随时可以回来。况且跟美美和萧欣两个最好的朋友在一起,她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条件再好也比不得家里,以前她没有爸爸妈妈,生活不得不自理,我亏欠了她那么多年,好不容易把孩子接到身边了,怎么舍得她受一丁点儿苦?我宁可搬家,也决不让她住校。”

    “杨鹏啊!”她头痛地揉着眉心,“我知道你对小正有愧疚,可你这种溺爱是不正常的,你会宠坏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正常?”他神情激动,“父母疼孩子是天经地义的,这么小的孩子有几个家里舍得让住校?除非你不疼她!”

    “我不疼她?”她指着自己的鼻尖,扬高声调,“我不疼她我站在这里跟你吵架?我不疼她我费尽心思地帮她说服你?我不疼她我充当你们父女俩的和事老弄得里外不是人?我不疼她我干吗嫁给你?”

    他的脸迅速铁青,身子一震,哑声道:“是,你借着疼她才嫁给我,现在你达到目的了,所以嫌她碍眼了,巴不得她离得远远的是吧?”

    轰!叶晶晶觉得一记重雷在额头正中劈开,炸得她有片刻不能反应,惨白着脸倒退两步,却撞了到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“晶晶。”杨鹏下意识地伸手扶她。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说错了,大错特错,但要收回已来不及。一提到小正的问题他就很难保持冷静,他满心以为晶晶会帮他劝小正,哪想到她会支持小正住校,这会儿让孩子离开他,跟割他的肉一样疼,又听到她说为了小正才嫁给他,更是大受打击,那份长久的自卑和近日的隐忧令他本能地反驳。他心里不是这样想的,也不是故意这样说,他知道晶晶虽然爱钱,但她并不卑鄙,而且是真心疼小正。他也知道她嫁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小正的恳求,只不过大家从没摆到台面上说而已,从她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刻,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在意、多恐惧,他必须以激烈的言辞来支撑自己180厘米的身躯,否则会跌到。

    “走开!”她激烈地甩开他的手,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“晶晶。”他懊恼地拨动头发,“对不起,我一时冲动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她捏紧拳头,朝他吼,“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说对不起。算我多事,你们父女俩的事我再也不管了。”她用力推开他,穿着拖鞋披头散发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晶晶,晶晶,晶晶……”他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她,抓住她的胳膊,不断地赔礼,“晶晶,是我不对,都是我不对,我说错话,我不是有意的。你先别冲动,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去哪里?反正不留在这儿受你们的夹板气。你放手,放手,放手。”她拼命地挣扎,像只不驯的斗鸡。

    “晶晶,晶晶。”他奋力地制住她,“我知道你生我的气,要打要骂随你,可是别往外跑,这么晚了,外面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管,你放开我,杨鹏,我叫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她怎么用力也挣脱不了他钢铁般的手臂,情急之下她张口朝他的小臂咬下去。

    他起初因为疼痛而力道一缓,随即又紧紧地抱住,任凭她的牙齿陷入肌肉咬出血腥也不松手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杨正怯怯的声音响在身后,然后一下子冲过来,扯着叶晶晶的衣襟哭喊:“妈妈,你不要咬爸爸,是我不好,是我不乖,我不住校了,我走读,我听话,求求你不要咬爸爸不要跟爸爸吵架。”

    叶晶晶愕然松口,血丝顺着清晰的牙印渗出,杨正捧着杨鹏的手臂,眼泪成串地往下掉,喃喃地哭泣,“爸爸,爸爸,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正。”叶晶晶无措地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抹孩子的眼泪,哄道:“别哭,小正别哭,我……”一声哽咽卡在喉咙口,她觉得眼睛一热,泪水涌出眼眶。

    “妈妈,”杨正泪眼汪汪地看着她,“爸爸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她揽过孩子的头,喃喃地道:“我知道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她最讨厌别人跟她说对不起,但此刻却又跟孩子说对不起,因为她伤害了她的父亲,虽然杨鹏罪有应得,但在孩子的心灵中,爸爸流血了,她会痛。

    小正抱着他的胳膊,晶晶抱着小正,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在杨鹏怀里哭成一团,害得他也忍不住想哭。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错,为什么控制不了情绪要惹毛晶晶?本来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的事情偏要弄得鸡飞狗跳,眼泪成灾,这下他该怎么收场?

    一直到他的手臂不流血了,两个女人才止住哭声,晶晶哄着小正回房去。他盯着手臂上暗红的血迹,狠狠地骂自己活该,可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她们心疼得直哭,却没一个想着帮他上点药,包扎一下?他趴在门缝上听母女俩小声说话,不知道说些什么,一会儿,声音没了,灯也关了。他站在门口,想等晶晶出来好好道歉,哄她,任她打任她骂,哪怕再咬一口也好,只要她不再生气。

    一分钟、两分钟、三分钟……半个小时过去了,里面依然没有动静,他悄悄地扭开门把,探头进去,看到晶晶搂着小正面朝里躺着,似乎睡着了。唉!他叹口气,关上门,看来今天晚上她打算睡孩子的房里了。他说了那么重的话,怎么能指望她轻易原谅他呢?睡在女儿房里也好,起码她没跑出去让他找不到,顺便还可以安慰小正。

    听到关门声,叶晶晶睁开眼睛,她根本没睡,本来就有神经衰弱的毛病,刚刚情绪又那么激动,今晚注定要失眠了。要不是舍不得小正,她肯定一口气跑出去,再也不回来。死杨鹏,凭什么那么污蔑她?这段时间她是怎么对小正的他看不到?瞎子啊!瞎子眼盲心还不盲呢!是,她是图他的钱,但如果单单为了图钱,她也没必要嫁他个拖家带口的当现成的后母吧?她叶晶晶还不至于行情跌到那地步,反过头来他还敢拿这事冤枉她。她越想越委屈,眼泪不由自主地往外涌,又怕吵醒小正,只好起身下床,另外找床被子,一个人窝在地上默默地流眼泪。从跟项华南分手之后,她就没这么委屈过。门外的脚步声隔一段时间就响起,她知道他在等她,但就是不出去。情绪一激动就拿话重伤她,然后再低声下气地道歉,打一巴掌给个甜枣,他把她当什么?就算他供她好吃好喝好日子,她也决不受这种窝囊气,决不原谅他,决不!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天快亮的时候,叶晶晶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小会儿。梦里她参加一个名流云集的宴会,穿在身上的酒红色晚礼服不知怎么突然变成了破布,所有的人都嘲笑她,那狰狞的笑声似乎要把她吞没,她哭喊着向杨鹏求救,他排开众人,将她护在怀里,拥着她往外走。他的怀抱越来越紧,越来越紧,勒得她快透不过气来了,她想让他放开,却怎么都喊不出声。猛然惊醒,出了一身的冷汗,她向下看,发现是自己的胳膊压到胸口,难怪透不过气。床头的闹钟指向7点,小正放假了,但她还要上班。揉着红肿的眼睛和疼得快爆裂的额头,她想今天请假算了,但也不想呆在家里,不如去沐阳的发廊转转,洗洗头聊聊天,不然她会爆炸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杨鹏便反射地从沙发上跳起,哑声唤道:“晶晶。”他眼底里布满了血丝,新生的胡碴爬满下巴,显然一夜未睡,整个客厅弥漫着浓重的烟雾,烟蒂堆满了两个烟灰缸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狼狈,她的心有点软了,但一想到自己流了一夜的眼泪,气又不打一处来。她冷冷地看他一眼,径直走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他在她屁股后面跟着,砰!卫生间的门关上,差点撞到他的鼻子。他在门外乖乖地等着,一会儿,门打开,她走出来,再冷冷地瞪他一眼,走进厨房围上围裙。

    他急忙接过围裙,讨好地道:“老婆,我来。”

    她瞪着他的手,他讷讷地放开,小声地道:“要不,我下去买?买你最喜欢的水煎包和杏仁豆浆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响,刷锅水溅了他一身。

    他赔着笑脸,“老婆,我错了,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不理他。啪!敲开两颗鸡蛋,鸡蛋壳丢在他脚下,拿起筷子用力地搅,想象那黄黄的鸡蛋汁是他的脑汁,我搅我搅我搅!

    “老婆,你说句话嘛,就算骂我也好,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。”

    哼哼!她心想:你敢还?

    热油下锅,他在她身后左右转,殷勤地递蛋汁递锅铲。晶晶心里有气,蛋汁下锅猛了点儿,激起一片油滴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他眼明手快地拉她,几滴热油溅在他手背上,疼得他轻咝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她脱口惊呼,本能地抓起他的手,放在冷水龙头下冲,轻斥:“你傻啊,会烫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深情款款地道:“我怕烫伤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,牛!”她骂他,声音却轻轻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笑得乱开心的,“只要你肯跟我说话,笨蛋牛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!”她又骂一句看着他手背上的红处渐渐鼓起水疱,捋起的袖口处露出昨晚她留下的牙印,两排整齐的伤口残留着干涸的血痕。看着看着,她的泪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晶晶,”他慌了,手足无措地围着她转,“怎么又哭了?你心里委屈就打我两下,要不再咬我一口,你别哭啊?”

    她瞪圆泪眼,食指戳他的胸日,“你说你昨天说的那是人话吗?”

    他连忙回答:“不是,不是人话!是混账话,你就当我放屁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放屁了?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不敢了,以后全由你说,我只管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随便乱放屁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就我乱放屁,以后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

    “是,我混蛋,我是混账王八蛋。”他答得挺溜的。

    “混蛋混蛋混蛋。”她一面捶他一面靠进他怀里哭,“你害得我流了一夜的眼泪,你害得我失眠不能睡觉,你害得我眼睛疼,脑袋疼,脖子疼,腰疼背疼浑身疼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都是我的错,以后不敢了。”他好言好语地哄,只要她气消了,骂两句打两下又有什么关系?就算骂也还是靠在他怀里骂,就当给他按摩了,他自我安慰地想。不过——他努力吸吸鼻子,推推怀里控诉个没完的人,“老婆,你闻这是什么味道?”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我的煎蛋!”叶晶晶一声尖叫跳出他的怀抱,冲过去关火,望着锅里黑乎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的早餐,她恶狠狠地瞪着他道:“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啥?这也怪他?唉,怪就怪吧,谁叫他惹她生气哪。还是赶快去买早餐,将功补过吧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。”她叫住他。

    他夸张地弯腰行礼道:“老婆大人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她忍着笑,板起脸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乖乖地过来。

    她找出药箱,抓起他的手,埋怨道:“自己都不知道擦点药,笨蛋。”

    杨鹏偷笑,当然不能自己擦,老婆给擦的才好得快嘛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你说他这人是不是又笨又傻又可恶?我当初怎么就一时不察选了他呢?”叶晶晶在一番激烈地控诉之后愤愤地问。

    沐阳扳正她的脑袋,冲洗头发上的泡沫,意味深长地笑。

    “喂?你说话啊,笑什么?”叶晶晶仰头看她的笑容,怎么看怎么觉得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啊,”沐阳把毛巾盖在她头上,轻轻地按摩,“是你傻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傻?”她坐起来,“我哪里傻了?”

    她重新按下她的头,“你不傻?你不傻让你老公吃得死死的?”

    “错,是我把他吃得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——”沐阳嘘她,“从头到尾都是杨鹏掌握主导权,人家惹惹你就哭,人家哄哄你就笑,整个情绪围着人家转,自己还在这儿得意得要命。你说你不傻谁傻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晶晶直觉想反驳,想来想去却不知道怎么说,沐阳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哦。

    宁海辰从笔记本里抬起头道:“丫头,别挑拨人家夫妻关系。过日子嘛,床头吵架床尾合,最正常不过,谁傻谁不傻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沐阳哼道:“他们这对夫妻跟咱们可不同,咱们是彼此相爱,当然什么都不用计较。他们呢,一个为了舒适的生活,一个为了孩子,谁先动了真感情谁就输了,你说是不是,晶晶?”说着斜眼看她。

    宁海辰无奈地笑道:“你们这群鬼丫头,人家爱就爱了吧,是好事啊,至于让你这么损吗?”

    爱?叶晶晶脑中一凛,浑身僵硬,他们的意思是——她爱上了杨鹏?

    “喂,回魂了!”沐阳在她眼前挥手,“傻瓜,还没想明白吗?瞧你今儿个生气明儿个笑骂的模样,瞎子也看出来你爱上他了。我是有老公的人哦,夫妻间这种吵吵闹闹的感情体会得最清楚了,你可别跟我死鸭子嘴硬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上他?”叶晶晶失声惊叫,一个翻身滚下躺椅,“不可能!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。”她拼命地摇头,心虚地往后退,“我、我只是觉得他又傻又笨又可恶,又……哎哟!”一不小心头撞上了椅子,最后两个字卡在嗓子里,差点噎死。剧烈地咳嗽了好一阵,才小小声地吐出未完的话:“又……可——爱——”

    可爱?完了完了,杨鹏那么大个头,长得黑、力气大,动不动还惹她生气,冤枉她,害她流泪,她居然觉得他可爱?这还不是爱上他?

    她爱上杨鹏?她爱上杨鹏!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一整天,叶晶晶都陷在这份突如其来的认知里不能自拔,直到晚上回家,看到杨鹏,听到他熟悉的浑厚嗓音讨好地叫:“老婆,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想明白了:是啊,她爱上他了,虽然她没打算付出爱情,虽然她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,虽然她不是刻意地投入感情,虽然她很想否认,但她就是爱上了他——杨鹏——她的老公。

    套用最古老的一句话: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”她的丈夫、老同学、朝夕相处的男人、家人,比任何人都亲密的亲人,爱上他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。如果没有爱,她不会跟他理直气壮地撒娇耍赖,不会挺胸抬头地跟他扯脖子吵架,不会纵容他莫名其妙的吃醋,不会心疼他工作一天后的疲惫,不会离了他的怀抱就睡不着,不会因他一句逗弄乐得合不拢嘴,不会因他一句误解气得哭了一整夜。也许这份爱夹杂着太多的亲情、依赖和习惯,但却是最真实的爱情,妻子对丈夫的爱情,跟项华南之间体会不到的爱情。爱就爱吧,他是她丈夫,爱他,天经地义的。

    她会心地一笑,神清气爽,嗓音洪亮地道:“是啊,回来了,你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他凑过来伏在她耳边悄悄地说:“昨天惹你生气了,今天特地早点儿回来做模范丈夫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模范?洗衣煮饭打扫屋子都有董阿姨做,你模什么范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他笑,拉她走到落地窗前,神秘地道:“先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搞什么呀?大白天的拉窗帘。”

    “先闭上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闭上。”她闭上眼,偷偷张开一条小缝,见他拽住窗帘拉环,突然回头道:“不准偷看。”

    她只好乖乖地闭紧。听见拉环摩擦的声音,一会儿后他道:“可以张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!”伴随着他的节拍,她看到空中花园中间的空地上放了一张餐桌,摆满美味,两侧燃烧着红色蜡烛,中间放着一束好大好大的红玫瑰。

    他神情紧张地等待她的反应,她强行压抑眼中的狂喜,故作平静地道:“鲜花加烛光晚餐,好老套的招数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张大嘴,满脸失望,搔搔头道:“我想不出什么新鲜花样,小正说女人都喜欢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帮你布置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老实地点头,“她主动要求到董阿姨家去住,给我们创造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呆!”她敲他的头,“这么大束红玫瑰很俗啦,都不知道我喜欢什么花。”

    他一咧嘴,牵起她的手,按下玻璃,道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伴着最俗气的鲜花、最俗气的烛光跟最俗气的人一起吃了顿最俗气的晚餐,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吃到撑,他没给她什么惊喜和感动,却令她感受到最平凡最俗气的幸福。

    饭后两个人靠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他突然跳起来道:“差点忘了,我今天在街上听到一首歌,很喜欢,就买了张碟,放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她柔顺地应着。

    CD转动,他窝回来搂她入怀,五音不全地跟着哼哼——

    背靠背坐在地毯上,

    听听音乐聊聊愿望,

    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,

    我希望你放在我心上。

    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,

    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,

    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,

    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。

   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

    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

    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,

    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。

   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

    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

    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

    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。

    她把手塞进他的掌心,静静地听歌,听他的心跳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