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    “嗨,幸福小女人,今天怎么没精打采的,不是又跟你老公吵架了吧?”沐阳跟坐在她对面的叶晶晶打招呼,一年多来她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把她当垃圾桶,一跟老公闹别扭就跑来吐馊水,也不知道他们哪有那么多别扭好闹,她跟宁海辰就吵不起来,他一定让着她,有时都令她嫉妒晶晶有个可以惹她生气的老公。

    “唉!唉!唉!”叶晶晶的叹气声一声比一声高。

    又来了,沐阳翻了个白眼,“好了,说吧,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。”叶晶晶垂头丧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哦,然后?”沐阳像往常一样心不在焉地询问,突然反应过来,跳起来叫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。”她看着沐阳的眼,肯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的?哇,太棒了!宁海辰,宁海辰,”沐阳一路高喊地冲出去,拉住满头泡沫的宁海辰又跳又叫,“晶晶怀孕了,晶晶有小宝宝了,晶晶要当妈妈了,哇哈哈哈哈,简直太棒了。”

    宁海辰笑道:“瞧你高兴的,比自己怀孕都兴奋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我等儿媳妇等得头发都快白了,终于等到有个肯生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人家生的一定是女儿?”

    “起码有一半的希望嘛!等等,”沐阳突然顿住,“等等、等等、等等……”她迭声地嚷着,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冲回休息室。

    叶晶晶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双手捧着下巴,神情呆呆的。

    “晶晶,”沐阳直接冲到她面前,“怀孕是高兴的事,干吗唉声叹气的?你别告诉我不想要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发呆的人动了动,好半天才吐出一个字:“唉!”

    秦沐阳双手叉腰,“叶晶晶,我警告你。你要敢打什么歪主意,我第一个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“唉什么唉?你不会说句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啊?”叶晶晶爆发了,“我根本就没想到,医生明明说我受孕几率很小的,结果却莫名其妙地有了。我答应过杨鹏和小正不要孩子,现在你要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沐阳缩了缩脖子,气焰矮了一大截,上来搂住她的脖子,赔着笑脸道:“别这么激动嘛,你现在是孕妇,要控制自己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沐阳,沐阳……”叶晶晶靠在她怀里,哽咽地道:“我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,上次因为小正住校的问题,杨鹏就发那么大的脾气,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次怎么了?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,他没份啊?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,小正是他的孩子,你肚子里的也是,这事你跟他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晶晶无力地摇头,“我才拿到检查结果,还不知道怎么跟他说。沐阳,你不知道,我试探过小正的态度,她对我们要孩子很反感。想起她看着我那可怜兮兮的眼神,我真觉得怀孕就是对不起她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!”沐阳用力推她的头。“别这样想,小孩子懂什么?你又不是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要她了。你跟杨鹏是夫妻,要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,难道你不期待一个你们共同孕育的生命?想想看,一个小家伙,有你的眼睛他的鼻子,你的筋骨他的血脉,你的脾气他的性情,你会感受他在你身体里产生、成长、成熟、落地,由小小软软的一团一天天长大,看他张开眼睛,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,会笑,会爬,会走,会跑,会叫你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——”她喊,“哦!沐阳,别这么诱惑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诱惑,是我亲身经历的幸福和喜悦。晶晶,没做过母亲,没经历过十月怀胎和一朝生产,你永远不能体会生命的神奇和伟大。快点,给杨鹏打电话,告诉他你怀孕了,他会高兴得傻掉,然后第一时间冲到你面前,像只老母鸡似的把你呵护得要发疯。”

    “发疯?”她惊讶地重复。

    “对,发疯,幸福得发疯,快乐得发疯,总之你会体会到那种感觉的。快,给杨鹏打电话。”沐阳帮她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真、真的要打?”

    “打吧。”她催促。

    她接过手机,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,“不、不行,我、我拿不稳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拨。”沐阳抢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!”她一把夺回,紧紧地按住,“不,等等,再等等,让我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还有什么可想的?”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想或许可以回家以后再说,他现在一定很忙,说不定还在工地,如果傻掉了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鸵鸟,不逼你了,当面说也好,震撼力更大,你应该事先准备一台摄像机。”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叶晶晶打发走董阿姨,自己对着镜子排练。

    “杨鹏,我怀孕了。”不行不行,太直接了,会吓坏他。

    “杨鹏,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?”不行不行,答应过他不要的,这么说不等于出尔反尔吗?

    “杨鹏,你说,如果,我说如果,万一,我说万一,我不小心怀孕了,怎么办?”笨,这么说不还是等于摆明了告诉他?

    “杨鹏,我怀孕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嗯,所谓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反正躲也躲不掉,不如伸头挨这一刀,说不定真像沐阳说的,他会高兴,不会生气呢。

    叮咚!门铃的响声令她猛地一惊,胳膊撞到了梳妆台上,瓶瓶罐罐掉下来又砸到了脚,痛得她哀叫连连,抱着脚原地跳。

    开门声伴随着杨鹏的自语:“咦?怎么没人?董阿姨,晶晶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晶晶单脚跳出卫生间,看到杨鹏,劈头就道:“我怀孕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呼,终于说出来了,真怕说慢了就会结巴,也怕停顿了就再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杨鹏直挺挺地杵在那儿,完全傻掉了,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,嘴角保持180度水平,不知道下一刻会上翘还是会垮掉。她像被告席上的嫌疑犯,等待法官的审判,屏息凝神,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眨一下眼就会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,甚至没注意到他身后还有个同样傻掉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啪!杨正的书包掉在地上,惊醒了木头般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咝——”叶晶晶倒抽一口冷气,惊呼:“小正。”她话音未落,孩子已转身冲出大门。

    “小正。”两人同时迈步,在门口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晶晶急道:“她怎么会跟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他侧过身挤出门,喊道:“先追人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天!”晶晶抚额,“怎么会这样?”她好糊涂,那么大个活人在旁边,她怎么就没看到?“小正,小正……”她一路呼应着杨鹏的喊声,跟着追。

    匆忙出来忘了穿鞋,刚才砸到的脚还在疼,踉跄间绊了一下,眼看杨鹏转向楼梯,叶晶晶只好等电梯。一面揉着火辣辣的脚趾一面看着电梯指示屏上的数字一层一层地蹦,心中默念:“快点快点快点。”

    等她一瘸一拐地追出去,就听前方传来一片惊呼,车辆的喇叭声响彻云霄,街道正中乱作一团,杨鹏的身影箭一般地冲进车阵和人群,嘶吼:“小正——”

    叶晶晶脑中轰然一响,跌倒在地,心中哀叫: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手术室外的等待永远漫长难熬。叶晶晶披头散发,脚趾红肿,脚心划破的伤口在流血,但她都感觉不到,她只是安安静静地陪在杨鹏身边,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苍白的脸和木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骆雷过来安慰道:“放心吧,只是大腿骨折,没有生命危险,孩子小,生命力强,术后恢复得好什么影响都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杨鹏缓缓抬头,盛满恐惧的眼中有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晶晶轻轻碰了碰他的手,柔声道:“骆雷不会骗我们的,他说没事就一定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勉强地点了点头,下意识将她的手握得死紧,眼光转向手术室的红灯,喃喃地道:“如果小正出了事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反射地一震,感觉他身上冰冷的温度透过掌心的接触一直寒进她心底。她知道,小正是他的心头肉,他对这个孩子背负着十二年的愧疚,只要孩子需要,他可以拿他的一切甚至性命去换,任何人任何感情都无法替代杨正在他心中的位置,当然也包括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。沐阳说错了,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,但这手心手背绝对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灯灭了,门开了,杨鹏像装了弹簧般冲过去,几乎将医生撞倒。

    医生连连道:“别紧张别紧张,一切都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杨正被推出来,依旧昏迷,脸色惨白若纸,双目紧闭,小小的身子躺在被单下面一动不动。如果不是静脉注射液正在流动,叶晶晶会以为她是没有呼吸的。杨鹏扑过去,跟护士一起推小正进病房,他焦虑的眼中带着不知所措的彷徨,仿佛担心那脆弱的生命随时会消失。叶晶晶的心狠狠地纠紧,看着手术室的红灯时,她更多地感到焦急和担忧,可看到病床上的孩子,她才彻彻底底地感到恐惧,对生命的恐惧。难以想象杨鹏抱着浴血的小正时,该是怎样的心神俱裂,倘若小正真的出了什么事,她就是凶手,一个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她看着病房门关上,双腿虚软得不能移动,竟没有勇气跟进去,再看一眼那张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护士长出来道:“病人至少要24小时以后才会醒,家属最好轮流看护。”

    她茫然地点头应着,透过病房门的玻璃,看到杨鹏坐在床边,黝黑的大掌颤抖地抚摸小正的脸,一遍一遍,徘徊流连,似乎要借着触摸来消除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走道里传来匆匆的脚步声,池芮在身后搭住她的手臂,气喘吁吁地问:“晶晶,我刚听雷说小正出事了,现在情况怎样?”

    她喃喃地道:“没事了,幸好没事了。”话说着,就觉得眼前一片花白。

    “晶晶,”池芮惊呼,费力地撑住她虚软的身子,扶着她坐到长凳上,慌乱地捧起她的脸道:“晶晶,你别吓我,你觉得怎样?我帮你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叶晶晶无力地靠着好友,缓缓地摇头,“我没事,我只是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狼狈的样子,我扶你去雷的办公室处理一下伤口。小正刚刚出了事,这时候你可要挺住,不然你让杨鹏一个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虚弱地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自己弄干净,叶晶晶站在病房门口,深深地吸气,呼气,再吸气,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推开房门。杨鹏毫无所觉,趴在床边,呆呆地看着小正。

    她缓缓地走到他近前,试探地轻唤:“杨鹏。”他不动,再唤:“杨鹏?”他还是不动。她咬了咬下唇,自言自语道:“护士说小正最快明天才会醒,你在这儿陪她,我回家收拾些衣物,顺便帮你带点吃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姿势没变,只是开口道:“我不饿,你记得把小正的迷你DVD也带来,还有那两张王菲的专辑,她醒了可能会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闭了闭眼,强忍着鼻酸,“我没带钥匙,你把家里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从裤袋里掏出钥匙,递给她,目光依然没有离开小正。

    她接过钥匙,碰到他的手掌,那大掌依然是冰冷的。还记得结婚那天,她打开房门,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,感受他温暖的温度,也记得他们并肩依偎着听《爱情的海洋》,她把手塞进他的掌中,感受他滚烫的热度。但今天,那双她一直依赖的手掌冰冷了。她好想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,给予他温暖和力量,但他却默默地收回,握住了女儿的手。她蜷起手指,紧紧攥住钥匙,直到发疼,她惊恐地发现,自己的手居然比钥匙还冷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小芮,我想请你老公帮个忙。”叶晶晶静静地坐在那儿,静静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,不用跟雷客气。”池芮应着,顺便帮她拉上行李包拉链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雷安排一下帮我做流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池芮和骆雷同时震惊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晶晶,”池芮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用力地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知道。”池芮激动地道,“你怎么能轻易说出这种话?你知道堕胎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?那是一个生命,等于你亲手谋杀了自己的骨肉,跟杀人犯没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木然的脸上只有双唇机械地开合,“留着这个孩子就等于谋杀小正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,你跟杨鹏商量一下,总有办法跟小正解释清楚。况且流产对身体的伤害有多大你知道吗?跟生孩子没什么区别,搞不好以后想要孩子都要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她依然平静地道:“我知道,我不是第一次做流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芮,”叶晶晶打断她,“帮还是不帮,只需要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池芮跺脚道:“不帮。”

    骆雷突然道:“你跟杨鹏商量过吗?”

    她静静地摇头,嘴角掀起一抹苦笑,“不用商量了,对他来说,小正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池芮插嘴,“他知道你怀孕了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他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没来得及反应,小正就出事了。”她用力吸口气,看向骆雷,沉声道:“小正从手术室出来的刹那,我跟杨鹏有同样的想法,那就是,只要孩子平安,做什么都值得。我只想知道,你要不要帮我?”

    他回望她,平静地道:“你亲口问问杨鹏的意见,问过之后,你若还是坚持,我就找人帮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骆雷!”池芮喊。

    骆雷安抚地拍拍妻子的肩,给她一个“放心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病房里安静得可怕,杨鹏疲惫至极地趴在床头,听到开门声惊醒,回过头来。叶晶晶放下东西,拿出牙具,轻声道:“去洗把脸吧,我带了热粥,多少吃一点儿,你累倒了,谁来照顾小正?”

    他伸手接过,默默地走进卫生间。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,觉得那宽阔的脊背一夜之间就弯了,垮了,不复昔日的雄壮挺拔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,在寂静的凌晨显得分外刺耳。杨鹏快步走出来接听,“喂?是我……帮我取消,我女儿出了事,现在没空管这些。”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,惹得他勃然大怒,“不愿意推迟就让他们滚蛋,天大的事也没有我女儿重要。”说完用力一挥,手机甩到墙上,摔成两半。

    叶晶晶惊得一颤,瞪大眼睛看着他铁青的脸。他的目光撞到她,眸中的戾气稍稍减缓,抹了把嘴角的牙膏,转回去继续洗脸。好半晌,她缓缓地走过去,一块一块地拾起手机残骸,试着把电池装上,但裂开的机壳却怎么也对不拢。

    “坏了,别装了。”他的声音响在头顶,沙哑低沉。

    她停下,一会儿,眼眶内湿热的水气凝成水珠一滴一滴落在破裂的手机上。他叹口气,在她身边蹲下,缓缓地伸出手,将她的头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她丢掉手机,紧紧环住他的腰,窝在他胸前流泪,不停地喃语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知道小正会跟你一起回来,我应该看清楚情形再说的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地顺着她的发,叹息道:“别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猛然噤声,哽咽卡在喉咙口。别说对不起!她最讨厌别人跟她说对不起,因为那于事无补,尤其是最亲的人,一声对不起,意味着曾经最深的伤害,而她却跟他说了。将心比心,这一声对不起,她怎能说出口,怎忍说出口?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走出病房,池芮冲上来,急切地抓着叶晶晶问:“杨鹏怎么说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,只是平静地对骆雷道:“请你帮我。”她没敢告诉池芮,她根本就没开口,也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池芮咬牙道:“杨鹏这混蛋。”说着就要冲进病房。

    叶晶晶一把拉住她,含泪摇头,道:“当我求你,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唉!”池芮叹气,求助地看向丈夫。

    骆雷沉吟片刻,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池芮高叫:“骆雷,你疯了,她脑筋不清醒你也跟着发疯?”

    骆雷握住妻子的手,依然一副“相信我”的表惰。

    池芮满怀疑虑地跟着他,三人走进妇产科手术室,骆雷指着外间的长凳道:“你们在这儿等我。”然后走进蓝色布帘遮起的内室。

    帘子掀起的瞬间,叶晶晶看到一只用力到指节泛白的手,想必那手的主人正在经历着揪心的疼痛。满室的消毒水味道充斥着鼻端,令人厌恶得想吐。她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,思绪飘回到很久很久以前,曾经,她就躺在一条雪白到令人惊恐的床单上,任冰冷的工具在她体内翻搅。那感觉,那过程,她一辈子都忘不了,闭上眼,似乎还能感觉到一个未成型的生命随着医生的每一个动作而流逝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里面传出医生毫无感情的声音,帘子掀开,骆雷和一个面部神经僵硬的医生一起走出来。

    等在长凳上的男人进去将一个女人扶出来,那女人脸色惨白,双目直勾勾的,下唇一排清晰的齿痕尤带血丝,嘴里喃喃地道;“我杀了我们的孩子,我杀了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男人安慰道:“梅,别这样,我们还年轻,要孩子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目光移到他脸上,渐渐有了焦距,突然扬起手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,然后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。男人没管自己火辣辣的脸颊,只是搂紧了怀里的女人,哑声道:“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晶晶和池芮看着他们走出房门,好久好久都不能反应。

    医生咳了一声,冷冷地看着叶晶晶问:“就是她?”

    骆雷答:“对。”

    医生淡淡地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池芮着急地上前拉晶晶,被骆雷拦住,抓住她双臂扣在怀里压低声音道:“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她瞪着他,也压低声音道:“你若给我搞砸了,我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叶晶晶麻木地跟在医生后面,听着他的指令。

    “上去,躺好。”

    她机械地爬上病床,缓缓地躺下,视线正好对上处置区,一个小护士正在做术后的收尾工作,看到他们,疑惑地问:“倪医生,刚才不是最后一个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临时加了一个,准备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护土动作利索地将托盘内的东西扫进塑料袋,一团模糊的血肉跟纱布棉团混在一起,像垃圾一样被丢进护士脚边的蓝色塑料桶,那是——那是一个未成型的婴儿的尸体。叶晶晶下意识地护住小腹,瞪大眼睛,几乎要凸出来,耳边突然响起沐阳陶醉的声音:“想想看,一个小家伙,有你的眼睛他的鼻子,你的筋骨他的血脉,你的脾气他的性情,你会感受到他在你的身体里产生、成长、成熟、落地,由小小软软的一团一天天长大,看他张开眼睛,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,会笑,会爬,会走,会跑,会叫你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她一声惊叫,猛地爬起来使往外冲,慌乱间撞倒了护士,撞翻了塑料桶,里面一团团的塑料袋散开,血水淌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——”她挣扎着爬起来,踉踉跄跄地冲出妇产科,趴在楼梯间的栏杆上狂呕。

    “晶晶。”池芮和骆雷追出来,池芮从身后抱住她,焦急地问:“晶晶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她拼命地摇头,泪如泉涌,抓着她哭喊:“我做不到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池芮顺着她的发安慰:“晶晶,没事了,现在没事了。做不到是对的,那是你的孩子,做母亲的谁忍心杀死自己

    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我对不起小正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如果你连自己的亲骨肉都舍得拿掉,又怎么给小正一份健全的母爱?”

    “是吗?是这样的吗?”叶晶晶茫然了。第一次流产的时候,她更多地沉浸在自己的情伤里,人类天生的母性似乎还未唤醒,对那个无缘的生命,纵然遗憾,却并没有太多的不舍;而这次,看到那团模糊的血肉,想到自己身体里的血脉即将成为那桶中下一袋垃圾,她感到撕心裂肺的痛。那痛,甚至比看到小正躺在病床上时更强烈;那痛,让她想逃想吐;那痛,让她第一次有了宁可舍弃杨鹏和杨正也要保护至亲骨肉的想法。小正的忧虑是对的,只要这个孩子落地,她就不能避免偏心,这是母亲的天性,无论怎样保证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平等。池芮也是对的,如果连自己的孩子都忍心舍弃,她还拿什么来爱小正?天!她怎么办?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叶晶晶在病房外徘徊,透过玻璃,她看到小正已经醒了,杨鹏伏在床头,正在说些什么。她几次伸出手,几次都没能碰到门把。

    护士从后面走过来道:“咦?杨太太,来看女儿啊,怎么不进去?她中午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晶晶尴尬地笑笑,“我正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麻烦你帮我开一下门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叶晶晶推开门,躲在护士身后,磨磨蹭蹭地走进去,护士拿起瓶子换药,她避无可避,无措地扯起一个温暖的笑容,故作轻快地道:“嗨,小正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杨正的脸在看到她后更白了,眼神中闪过一抹敌意,偏过头,声音微弱地道:“爸爸,我好累,我想休息。”

    杨鹏将手放在她额头上,哄道:“小正,别这样对妈妈,你出了车祸,她连鞋也没穿就追到医院,脚都划破了。”

    晶晶心中一酸,原来他早就注意到她的狼狈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,爸爸在这里守着你,妈妈就来来回回地跑,帮你收抬东西,帮爸爸送饭,你看,她还带了王菲的专辑给你,还有萱萱的新片。”

    小正紧闭眼,眼泪大颗大颗地滚出,沙哑地喊:“妈妈骗人,她答应过只爱我一个,不会有别的孩子来跟我分享。可是她现在有自己的孩子了,她骗我,她骗我。”

    护士忙道:“别让她的情绪过于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,听我说。”杨鹏捧住女儿的脸,安抚她的情绪,“妈妈不是存心骗你,这是意外,妈妈自己也不知道,她不是存心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杨正大眼睛里闪着疑虑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杨鹏用力点头,“那天妈妈告诉爸爸的时候你也听到了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”杨正瘪瘪嘴,眼泪又掉了下来,“她终究是骗了我,你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会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杨鹏摇头,“不管有几个孩子,爸爸永远最疼你,最爱你,最喜欢你,谁也无法取代,爸爸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小正一直摇头,“你们的保证都是骗人的,妈妈也跟我保证过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。”叶晶晶上前,拉起她没有打点滴的手,哽咽地道:“妈妈跟你说对不起,我不想骗你,真的,我不想的,我不是存心,你原谅妈妈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不好不好不好不好。”小正拼命地摇头,连声喊。

    护土急道:“快别动,针头都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,小正。”叶晶晶按住她的两只手,跟着哭道:“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妈妈,你说,妈妈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什么都做到?”杨正满眼疑惑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叶晶晶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小正静下来,咬了咬嘴唇,小小声地道:“我不要弟弟妹妹。”

    叶晶晶脑中轰然一响,倒退两步,脸上血色褪尽。

    “小正!”杨鹏喝道,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杨正吓得一震,怯怯地盯着父亲变色的脸,大眼睛眨啊眨的,豆大的泪珠瞬间涌出,喃喃地道:“我就知道,你们都是骗我的,都是骗我的,骗我的。”说到最后,只剩下无声的抽噎,却比哭闹更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叶晶晶捂嘴转身,不忍看孩子的泪眼,自己的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,怎么也止不住。杨鹏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无力地叹口气。杨正哭泣了一阵,突然开始全身抽搐,吓得杨鹏大叫医生,幸好护士还没走,又按人中又打镇静剂,折腾了好一会儿,她终于停止抽搐,安静地睡去。

    医生护士都走了,杨鹏坐在床头,笨拙地抹着孩子满脸的泪痕,她在睡梦中还皱紧眉头,眼角断续滑出泪水。晶晶默默地站在一旁,想要上前,却不知他此刻想不想她碰他,想要开口,却不知他此刻想不想听她说话。终于,他的目光离开小正,起身走到她面前,伸手拨开她粘在脸颊上的发丝,好重好重地叹了口气,沙哑地开口:“晶晶,刚刚小正说……”

    她猛地倒退一大步,惊惶地打断他;“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“晶晶。”他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她迅速后退,拼命摇头,“别逼我肠鹏,别逼我。我知道你疼小正,我也疼小正,可是我做不到,我努力过,但我真的做不到。如果小正一定容不下这个孩子,那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晶晶,”杨鹏迅速上前,按住她的双肩,大声道: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咬紧下唇,一字一句地道:“我说,就算要离开你,离开小正,离开这个家,我也决不拿掉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鹏困惑地扬高眉头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拿掉孩子?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?我不准你不要孩子,更不准你离开我们。”

    她瞪大眼,“你、你刚才不就是想说让我拿掉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?”他的眼瞪得比她还大,“我是想说,刚刚小正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,她还是个孩子,一时想不通,我会慢慢劝她,等她长大了就会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又惊又喜,“你、你没有想拿掉这个孩子?我、我还以为……以为你不要他。”她笑了,下一刻却扑到他怀里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傻瓜!”他顺着她的发,“这是我的孩子,我怎么会不要他?你不要平白无故地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提一个字,没有问过我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他的手停顿了一下,微微撑开她,对着她的眼睛,愧疚地道:“晶晶,我知道你不喜欢听,可是我还是要说一句: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霎时惨白,颤抖地道:“你还是不想要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他急道,“你听我说完。我想要,非常想要,因为他是我的孩子,是你跟我共同孕育的骨肉。可是我不能像别的丈夫那样跳起来欢呼,当你告诉我你怀孕的时候,我真的很震惊,震惊到都不会动了。如果不是小正出了事,我想我可能会冲过去把你抱起来转圈。可是偏偏小正出事了,这会儿,我再也找不到刚听到时的那份心清,也不能随心所欲地表现我的兴奋,我必须要顾虑小正的感受,因为我欠她。晶晶,”他对着她的眼,“对不起,你能体谅我吗?”

    她伸手捂住他的嘴,摇摇头,轻柔地道:“别说对不起,早上就在这里,你不也叫我别说对不起?你能体谅我,难道我就不能体谅你吗?我就这么不讲理啊。”

    “晶晶!”他猛地搂紧她,长长地喟叹,“你知道吗?我一直以为我们不会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,我得找当年那个医生算账去,饭可以乱吃,话怎么可以乱说?他当年那副表情分明就是你没希望了,害得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,还连累小正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他摇头,“我是觉得,你根本不想给我生孩子,就算有了,也很可能一声不响地就跑去拿掉。”

    她抖了一下,紧紧靠着他,心有余悸地道:“知道吗?我真的去了,我都躺在妇产科的床上了,但在最后的关头又逃了出来,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一把抓住她的肩头,吼道:“你真的跑去堕胎了?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大声干什么?我还不是为了小正?不过最后还是没舍得。”她心里有多矛盾。多痛苦他知道吗?反过来他还敢跟她大声。

    “幸亏你没舍得,你要真敢把我们的孩子拿掉,我就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她扬高下巴对着他,“你就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、就……”他咕哝了一串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大声点儿。”

    他凑过来咬住她的耳朵,“就罚你帮我生一支足球队。”

    “臭美!”她狠狠地拧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被老婆拧,杨鹏还笑得乱开心的。晶晶肯给他生孩子了,他要再次当爸爸了,这次他会看着自己的骨肉在母体里着床,发育,到出生,长大,把以前没有经历过的遗憾一件一件地补回来。

    叶晶晶看着他的傻笑,翻了个白眼,心想:沐阳说得没错,男人知道老婆怀孕,都会傻掉,希望下一刻他别变成老母鸡,把她呵护到发疯。说不定哦,三十岁,标准的高龄产妇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