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

    “姐姐跟我玩。”男孩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拽住少女的衣襟,摇啊摇的。

    “放开,你脏死了。”杨正用力拍开男孩的手,抢救自己的衣襟,瞪着上面漆黑的五爪印。完了,她的校服,明天要开运动会的,她还是‘队长呢’。“死杨意外,”她叉腰指着男孩的鼻子,“你干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?”男孩的大眼睛眨啊眨的,嘴一瘪,就要……

    “不准哭,”她下意识地捂住耳朵,“你敢哭我就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男孩的嘴瘪了又瘪,小手捏成拳头揉眼睛。

    她一把抓过他的小手,教训道:“笨蛋,脏啊,不可以揉眼睛,听到没?”

    男孩扁嘴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!”杨正无奈地道,“走啦走啦,领你去洗手。以后不准玩花盆里的泥巴,也不准把鱼缸里的金鱼抓来吃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孩紧紧勾着杨正的手,乐呵呵地点头。姐姐比妈妈漂亮,手比妈妈暖和,身上比妈妈香,他喜欢。

    “小笨蛋,就知道傻笑,长得跟爸爸一样难看,名字又难听,怎么就没遗传到妈妈一丁点儿?”

    杨鹏从阳台探进头来,看到杨正将弟弟抱到梳理台上,认真地帮他洗手,回头困惑地问:“老婆,小正这丫头怎么越长脾气越坏?”

    叶晶晶将剪掉的花枝丢进他手中的篮子,笑道:“你生的,脾气怎么会好?”

    “她刚来的时候蛮乖巧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青春期到了,性情自然会变的,你们男人就是少根筋,没看出来‘咱家有女初长成’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‘咱家有女初长成’?”

    “笨!”她敲一下他的头,“学校里有男孩子追咱们小正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鹏跳起来,篮子里的花枝掉了一地,“那可不行,我找她问问去。”

    晶晶一把拉住他,“你急什么?该问的我都问了,该讲的道理我也都讲了,你放心好了,小正懂事,自己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他吐口气,从身后抱住她道:“老婆,你真棒,我以为小正还在生你的气呢,你们什么时候和好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是我们女人之间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秘密就秘密,当我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不稀罕干吗拉着长脸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他蹲下身捡花枝,过了一会儿又凑过来磨蹭,“晶晶,告诉我嘛,我好奇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刮他的脸,“瞧你那样!跟你儿子一样爱磨人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早说过吗?等她长大了就会明白了。小正长大了,你不见她虽然对意外恶声恶气的,但真的很疼他,这个就叫女人的天性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天性?”杨鹏搔头。

    “爸爸,快来,”杨正突然大喊,“弟弟要嘘嘘。”

    “哦,来了。”他迅速在晶晶脸上啄一下,道:“我们晚上再来研究女人的天性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,杨正悄悄地溜进来,扭着手指轻声道:“妈妈,你没有告诉爸爸那个男孩的事吧?”

    晶晶笑笑,“妈妈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杨正的脸红了,小小声地道:“妈妈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微怔,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杨正抬眼偷偷看她,突然凑过来在杨鹏刚才亲过的地方亲了一下,热烈地道:“谢谢你愿意当我妈妈。”说完捂着热烫的脸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晶晶愣愣地抚着自己的脸颊,好久好久,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客厅里传来阵阵歌声——

    背靠背坐在地毯上,

    听听音乐聊聊愿望,

    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,

    我希望你放在我心上。

    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,

    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,

    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,

    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。

   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

    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

    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,

    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。

   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

    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

    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

    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。

    注:《爱情的海洋》原唱:S.H.E.作词:施人诚

    番外篇——最初的设想

    作者按:小数为了挽救广大读者免受我悲剧思维的荼毒,用了一整个下午费尽口舌对我进行说服教育,终于成功地替我洗脑,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,心一软手一顿,拯救了一条无辜的小生命。不过我有点舍不得最初的设想,所以偷偷挂在后面,不喜欢太悲情的MM就不要看啦。Bye!

    躺在充斥着消毒药水的白色床单上,叶晶晶双手抓紧床沿,上牙在下唇上咬出一排清晰的齿痕,眼睛直直地瞪着天花板,头部不敢偏移分毫,怕稍稍一动,泪水就会滚出。冰冷的工具在她体内翻搅,她甚至能感受到那未成型的生命体随着医生的每一个动作而流逝。当池芮急切地抓着她问杨鹏怎么说时,她没有回答,只是平静地对骆雷道:“请你帮我。”骆雷是守信用的,一个小时之后,她便顺利地躺在了手术台上,不用任何手续,不用任何人的签字。这条小生命在被扼杀的同时,甚至连一纸记录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医生毫无感情地说了两个字,然后拉开帘子出去。

    晶晶目光呆呆地盯着护士利索的动作,那团装在白色塑料袋里,跟纱布棉团混在一起,像垃圾一样被丢弃的模糊的血肉,就是她的孩子,她跟杨鹏的孩子。眼前浮现出沐阳陶醉的表情,耳边响起沐阳甜蜜的声音:“想想看,一个小家伙,有你的眼睛他的鼻子,你的筋骨他的血脉,你的脾气他的性情,你会感受到他在你身体里产生、成长、成熟、落地,由小小软软的一团一天天长大,看他张开眼睛,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,会笑,会爬,会走,会跑,会叫你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她挣扎着爬起来,扑向护士,撞翻了托盘,东西掉了一地,塑料袋散开,血水淌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晶晶。”池芮和骆雷冲进来,扶起她,池芮泪流满面,抱着她喊:“傻瓜,叶晶晶,你这个傻瓜。”

    骆雷抱歉地对护士笑笑。护士无奈,动手收拾脏乱,小声咕哝:“舍不得就别打啊,现在哭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晶晶死死抓着池芮的肩,眼光追逐着护士的动作,直到她再次端起托盘走出房间,随后整个人便虚脱般地软倒下去。

    孩子,她的孩子没了。第一次流产的时候,她更多地沉浸在自己的情伤里,人类天生的母性似乎还未唤醒,对那个无缘的生命,纵然遗憾,却并没有太多的不舍;而这次,看到那团模糊的血肉,她感到撕心裂肺的痛,那痛,甚至比看到小正躺在病床上时更强烈。她终于明白,什么叫骨肉血亲,母子连心;也终于明白,她的选择是正确的,只要这个孩子落地,她就不能避免偏心,那是母亲的天性,无论怎样保证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平等。

    “没了,”她茫茫然地咕哝,“没了也好。”在池芮的泪眼里,她看到自己的泪光和苦笑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傻瓜,笨蛋,猪,杀人犯,侩子手。”秦沐阳气得口不择言,转头对池芮发脾气,“你啊,为什么不拦着她?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如果我知道,就算用绑的也不能让她做这种傻事。”一转身又对上骆雷,“还有你啊,帮凶!她糊涂你也糊涂?你们当医生的没一个好人,都是侩子手。”池芮和骆雷心虚地低头,不出声。

    叶晶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沐阳气急败坏地喊:“你这副走路都打晃的鬼样子还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晶晶扶着墙,喘口气,甩掉眼前的金星,虚弱地道:“我去看看小正,她该醒了。”

    沐阳冲上来拦住她,急道:“你给我好好躺着,小正和杨鹏那边让小芮他们帮忙照顾,你跟我回家,这阵子先在我那儿休养,不然打电话让你爸妈过来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别惊动我爸妈。沐阳,我知道你心疼我,”她上前一步抓住沐阳的胳膊,转头看着池芮,“你们都是我的好姐妹,是朋友就该理解我,我付出这么多,因为我爱杨鹏,爱小正,也爱这个家。所以现在,我必须去看小正。”

    沐阳看着她坚定的眼神,最后无奈地道:“好了好了,你就是这么个傻脾气,说不爱说不爱,最后比谁爱得都投人,对项华南是这样,对杨鹏也这样,最后伤的总是自己。唉,做朋友的改不了你的脾气,就只好帮你了。骆雷,过来。”

    骆雷上前一步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背人啊,你以为不吭声就没事了?没那么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骆雷为难地看向自己的老婆,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这家医院的红牌医生,堂堂脑外科主任,心血管门诊专家,让他在医院走廊里背人,也太、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干?不是医者父母心吗?你就当背个病人不行?”

    看秦沐阳一副誓不罢休的表情,骆雷只好认命地背起叶晶晶,谁叫她们是老婆的好姐妹呢?看来看去,就属小芮最温柔,还是自己眼光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池芮过来帮忙托着晶晶,笑道:“她们都比我大,你就当背着自己的大姨子,也没什么好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骆雷苦着脸道:“小生不敢委屈。”

    到了病房门口,晶晶道:“放我下来,我自己进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沐阳道:“我们陪你。”

    晶晶摇头,“我想我会有很多话跟小正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们等你。”

    透过玻璃,看到小正已经醒了,杨鹏伏在床头,正在跟她说些什么。叶晶晶拍拍脸颊,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一点,推开房门,扯起一个温暖的笑容,轻快地道:“嗨,小正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杨正的脸在看到她后更白了,眼神中闪过一抹敌意,偏过头,声音微弱地道:“爸爸,我好累,我想休息。”

    杨鹏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,哄道:“小正,别这样对妈妈,你出了车祸,她连鞋都没穿就追到了医院,脚都划破了。”

    晶晶心中一酸,原来他早就注意到她的狼狈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,爸爸在这里守着你,妈妈就来来回回地跑,帮你收拾东西,帮爸爸送饭,你看,她还带了王菲的专辑给你,还有萱萱的新片。”

    小正紧闭着眼,眼泪大颗大颗地滚出,沙哑地喊:“妈妈骗人,她答应过只爱我一个,不会有别的孩子来跟我分享爸爸妈妈。可是她现在有自己的孩子了,她骗我,她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,听我说。”杨鹏捧住女儿的脸,防止她的情绪过于激动,“妈妈不是存心骗你,这是意外,妈妈自己也不知道,她不是存心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杨正大眼睛里闪着疑虑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杨鹏用力点头,“那天妈妈告诉爸爸的时候你也听到了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’

    “可是可是,”杨正瘪瘪嘴,眼泪又掉下来,“她终究是骗了我,你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会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杨鹏摇头,‘不管有几个孩子,爸爸永远最疼你,最爱你,最喜欢你,谁也无法取代,爸爸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小正一直摇头,“你们的保证都是骗人的,妈妈也跟我保证过。”

    “小正。”叶晶晶上前,拉起她没有打点滴的手,哽咽地道:“妈妈没有骗你,没人会来跟你分享爸爸妈妈,以前没有,今后没有,永远也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孩子的眼睛里除了怀疑之外更带着一份希冀。

    晶晶含泪点头,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晶晶,”杨鹏迅速转向她,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道:“我把孩子拿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鹏霍地站起身来,一把抓住她的肩,瞪着她大声问: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静静地重复:“我把孩子拿掉了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,目光急切地在她眼底搜索,喃道:“不,这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。”当看到她眼底深处深沉的伤痛和悲哀时,他终于意识到她说的是真的,“天啊!你做了什么?”他突然用力摇晃她,狂吼:“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?你怎么可以?你怎么可以?那也是我的孩子,那是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晶晶被他摇得天旋地转,眼前黑一阵白一阵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什么?”秦沐阳第一个冲进来,用力扳开他,喊道:“快放手,她刚做了流产,怎么禁得住你这么摇?”

    杨鹏捏紧拳头,面目狰狞,双目赤红,喊回去:“她拿掉了孩子!”

    “是,她是拿掉了孩子,你以为她愿意吗?还不都是为了你那宝贝女儿?”

    池芮扶住瘫软的叶晶晶,大声道:“你们别吵了,晶晶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晶晶。”杨鹏惊呼,一把将她抱起,摇着她喊:“晶晶,你别吓我,晶晶。”

    骆雷按住他,喝道:“你还摇,跟我来,先找个地方让她躺下。小芮,你看着孩子,别让她乱动,她快扯坏输液器了。”

    杨鹏回头道:“小正,你乖乖躺着。”说完抱着晶晶大步跟着骆雷出去。

    池芮按住杨正挣扎的身子,安抚道:“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杨正瞪大惊慌的眼睛,喘着大气费力道:“池阿姨,我是不是闯祸了?我是不是害死妈妈了?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,你乖乖躺着养病,就是帮你爸爸妈妈的忙了。”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晶晶,晶晶,晶晶……”杨鹏一直握着叶晶晶的手,喃喃地唤着她的名字。骆雷拉开他,让护士给她打针,护士一让开,他又过来执起她的手。

    骆雷又拉开他,“你别吵她,让她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再上前,轻轻地将她未打点滴的手握在掌中,语带恳求地道:“我不吵她,我只想握着她的手,我保证不吵她。”

    沐阳气不打一处来,刚想再骂两句,被骆雷拉住,对她轻轻摇摇头。沐阳闭上嘴,死死地瞪着杨鹏,见他埋头在晶晶枕边,抓着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,吻一下她的手指低声唤一次她的名字,深陷的眸子里满满盛着说不出的懊恼和心痛,仿佛一不小心,一个昂藏的六尺男儿就会哭。瞪着瞪着,秦沐阳竟觉得自己的眼眶发湿,低叹一声,跟其他人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室内静悄悄的,透明的注射液已经有一半输入了叶晶晶的体内,她动了动,睁开眼,看到枕边一张憔悴的脸,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颤抖的手缓缓抚上她的脸,轻轻地摩挲,嗓音沙哑着道:“你醒了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她怔怔地回视他,在他的眼底里看到焦虑、恐惧、疲惫,也看到自己苍白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晶晶,”他唤她,声音轻得仿佛怕吓到她,“我知道你不喜欢听,可我必须说: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眨了一下眼,一滴泪滑出眼角,喃喃地问:“我错了吗?杨鹏,我错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,”他拼命摇头,声音哽咽,“是我的错,都是我错,我不该对你发脾气,不该那么用力地摇你,不该对孩子的事问也不问一句,我那时心好乱,一门心思都扑在小正身上,根本没有考虑你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”她哽咽,“我以为你不要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他激动地道,“那是我的孩子,我们的骨肉,我怎么会不要他?”

    “可当初结婚的时候你就说过不再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是怕伤害小正,我以为我的父爱应该完完全全给小正,不该有任何人来跟她争,因为我欠她。可是我错了,当你告诉我拿掉孩子时,我很心疼,很生气,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那么生气。可能从你告诉我你怀孕的那一刻起,我就开始爱他了。就像小正的出生,对我来说都是不曾想过的意外,但我却没法不去爱他们。”

    她的泪源源不绝地涌出,“所以,我错了,我亲手扼杀了自己的骨肉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,晶晶,别这样,是我不好,要怪就怪我,别责怪自己。”他抱住她的头,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她哭了好久,终于平静下来,推推他的肩道:“你去看看小正吧,离开这么久,她会不会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池芮在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去看看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先休息,我去看看她,再请个特别看护,等一下过来送你回家。”他在她额头上轻触一下,起身。

    “杨鹏,”她叫住他,顿了下道:“你不用送我了,这几天我想去沐阳那里住,免得你两头都担心。有董阿姨和特别看护帮你,我也放心,等我身体好一些,再来跟你换班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道:“也好,沐阳照顾你可能更周到些,我帮你请假,小正这边你不用担心,我一个人可以。”

    看他走出房间,她疲惫地闭上眼睛,苦涩地想:原来婚姻不管有钱没钱都会痛苦,除非——你不爱他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晶晶,”秦沐阳走过来,将牛奶递给她,“在想什么?这几天总见你一个人发呆。”

    叶晶晶笑笑,低低地道:“在想婚姻。”

    “婚姻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在想,什么样的婚姻是最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结论?”

    “没有爱的婚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沐阳瞪大眼,“开什么玩笑?没有爱还谈什么幸福?”

    她叹口气,“没有爱就不会在乎,不在乎就不会痛苦。”

    沐阳瞪着她,突然跳起来敲一下她的头,骂道:“猪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喂,”她痛叫,“干吗敲我?我说得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对,没有爱可能没有痛苦,但也决不会有幸福,一辈子对着一个人连什么是爱都不知道,又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幸福?你那猪脑袋就不要学人家玩思考了,以后有困惑不如直接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晶晶揉着被敲疼的头咕哝,“没有爱就不知道什么是幸福?”

    沐阳笑着摇头,将门口的一个旅行袋丢给她,“喏,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杨鹏送来的,说都是你在家用惯的东西,怕你用不惯我家的,还有一些衣物补品什么的,哦,还有家里的钥匙和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晶晶忙问:“他什么时候来的?”一面说着一面往客厅走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前,你还在睡,他舍不得叫醒你,留下东西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有小正很好,让你别担心,安心休养,拜托我们好好照顾什么的,都是些客气话。”

    晶晶追问:“再没别的了?”

    沐阳耸耸肩,“没了,你还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晶晶黯然垂下头,打开旅行袋,有她的睡衣、拖鞋、牙具、化妆品、睡前杂志、最喜欢的手提袋、最喜欢的几套休闲服,甚至还有枕头和软垫,满满地装了一大袋。侧面隔层里硬邦邦的不知道是什么,她拉开,居然是全套《寻秦记》的碟片,最后一张是S.H.E.的专辑。她将CD放进机器,按下Play键,第一首歌就是《爱情的海洋》。

    她蜷起双膝静静地听。

    背靠背坐在地毯上,

    听听音乐聊聊愿望,

    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,

    我希望你放在我心上。

    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,

    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,

    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,

    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。

   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

    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

    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,

    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。

   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

    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

    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

    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。

    “咦?”沐阳道,“你也喜欢这首歌啊。”

    她喃喃地道:“杨鹏喜欢。”

    叶晶晶突然跳起来往外跑,吓了秦沐阳一跳,跟着追出来喊:“晶晶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看小正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啊,吃过晚饭再去,喂,喂……”叶晶晶已经坐上计程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wwwnetwwwnetwwwnet

    “爸爸,”杨正靠在床头,拉着父亲的手,“妈妈不要我了是吗?她生我的气了是吗?”

    杨鹏揉揉女儿的头,“没有,妈妈不会生你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这几天为什么不来看我?她一定是不要我了,因为是我害得她丢掉了自己的孩子,爸爸,我是不是很坏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小正不坏。妈妈病了,等她好了就会来看你,到时候你要跟她道歉,让她不要伤心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孩子用力点头,举起右手,“我跟妈妈道歉,我再也不发脾气,不乱跑,不自私,不独占你们。我保证!妈妈——”小正的眼神定住。

    杨鹏回头,看到叶晶晶站在门口,眼里含着泪,嘴角挂着笑。

    “晶晶,”他三步并作两步过来,拉住她的手,上上下下打量她,好半天才哑声道:“你身体好点了吗?来之前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容扩大,哽咽地道:“我想小正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”小正眼里也涌上水气,“对不起,我不好,我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她上前将食指放在她唇上,轻声道:“你很好,妈妈没有生你的气,我不是来看你了吗?从今天起我跟爸爸轮流护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正的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没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不要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妈妈真好。”小正咧嘴笑,张开手臂搂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杨鹏在身后环住她,附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昨天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摸着身边空荡荡的床铺,突然感到很害怕,怕你突然决定不再喜欢小正,觉得这个家没什么好留恋,于是就不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安心地靠着他,叹道:“怎么会?就算我不留恋小正,不留恋大房子,不留恋奔驰别克,我还留恋你的呼噜声,听不到你打呼噜,我整夜都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低低地笑,“我本来以为这是我最大的缺点,原来却是我最大的优点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”杨正抬起头道,“你在说什么?那么小声我都听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捏了捏她的脸道:“爸爸在跟妈妈说悄悄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杨正眨眨眼,“你们的悄悄话我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一家三口静静地享受着这风雨过后幸福温馨的晴天。

    叩叩,门被推开,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进来,局促地道:“呢……那个……太太,我等了半天了,你能不能让你先生先把车钱付了?”

    全书完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