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

    十六年后

    林旭阳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,默默地待待着,连续二十二个小时不曾合眼,她丝毫不觉疲惫。过去的十六年之中,她也曾无数次守在急救室的门外,但是这次不同,成功了,她将彻底从惶恐的梦魇中解脱出来,失败了,她将失去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亲人。

    段启军按着她的肩道:“旭阳,休息一下吧,只有你保持体力,才能照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办不到,那里面躺着的是我的丈夫和儿子。”

    佟天娇握住她的手安慰道:“放心吧,一个是全国最年轻的骨科专家,一个是全国最权威的血液病专家,手术一定会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她扯动嘴角,给她一个感激的微笑,又继续盯着手术室上方的红灯。

    灯灭了,门开了,简医生走出来。旭阳双腿居然软得站不起来,喉咙哑得居然了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靳朔上前一步问:“简医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简医生摘掉口罩,释然地笑道:“成功了,他们是一对最坚强的父子。”

    “呦嗬!”靳朔和启军将旭阳举了起来,启军的妻子钰琦喊道:“当心,别摔着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四十三岁了,经不起这种激烈的运动,长时间紧张后的释放,令她的精神和体力都达到临界点,还未被放下,她已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旭阳模模糊糊地睡着,回忆和梦境交织成一片:

    新婚当日,他抱起她放在床上,深深地望着她,“从今天开始,你属于我了,除非我死,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甩掉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揽着他的脖子,笑道:“你死了,我就带着你的遗产找个离我最近的男人嫁了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,”他狠狠地吻她,“我才不会便宜任何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结婚周年纪念,他送她一束黄玫瑰,惹得她大发雷霆,捶着他的胸口大吼:“你什么意思你?结婚刚一年,我还没到三十岁呢,你就嫌弃我了,就要分手了?”

    他被吼得满头雾水,抓住她没怎么用力的拳头,连声问:“怎么了嘛!你不是喜欢黄玫瑰么?又不喜欢了?那我把它扔了,再去买别的。”“你到底知不知道黄玫瑰代表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他愣愣地问:“什么意思?花么,你喜欢就好了,管它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,”她偎进他的怀里,“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给我装糊涂。”

    他拥紧了她,宠溺地笑,“我知道,黄玫瑰的花语是分手,可是我从来不讲究这个,我就觉得你像朵黄玫瑰,淡然优雅之中不失娇媚,靠得近了,才发现原来浑身是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她瞪眼睛。一会儿,腾腾怒气化为一江春水。

    ……又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,她一路冲进他的办公室,直接冲进他怀里,抱着他的脖子兴奋地叫:“萧,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他先是一愣,然后猛地将她按到椅子里,指着她的鼻子大骂:“你糊涂了是不是?我不是说过了我们不要孩子,你怎么还敢给我怀孕?你忘了遗传的机率有多高?你忘了我生病的时候你有多紧张?替我一个人担惊受怕还不够,你一定要生一个来折磨你自己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萧,”她轻轻地握住他颤抖的指尖,轻轻地道:“别说遗传机率只有50%,就算100%,我也要生一个我们的孩子。我会像照顾你一样照顾他,等他长大了,会遇到一个像我爱你一样爱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--”他盯着她温柔而对定的眼神,一声长叹,抱紧了她,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傻女人。”片刻之后,他将她放在膝上,大掌小心翼翼地覆着她的小腹,眼中闪着期待的光芒,“你说我们给它取个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嗯--萧遥好不好?男孩儿就叫遥远的遥,女孩儿就叫瑶池的瑶。”

    上天是眷顾他们的,给了他们一个健康的萧遥,那时候,他们并不知道将来有一天儿子赋予父亲健康,也不知道十几年后,骨髓移植基因研究真的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十六年后,手术室门前,旭阳一手抓着萧嚣,一手抓着萧遥,以妻子和母亲的口吻命令他们,“你们要给我平安地出来。”

    萧遥笑着对她说:“放心吧妈妈,我会送你一个健康的老爸,作为你们结婚十六周年纪念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萧嚣向她勾勾手指,她俯下头,他贴着她的耳朵小声道:“放心,我还想知道你在激情的时候抓花我的背是什么感觉呢!”

    她的脸腾地红了,嗔道:“你这人,都什么时候了还没个正经?”

    他收敛漫不经心的笑容,从衬衫口袋里掏出那枚从不离身的浅紫色发卡,交给她,说了两个字,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呦嗬呦嗬的欢呼声一直在耳边回荡,旭阳缓缓转醒,看到儿子年轻的脸庞,俨然已经有男子汉的气概了。她坐起来,走到他近前,他迷迷糊糊地张开眼,含糊地问:“妈妈,老爸好么?”

    “很好,你们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裂开嘴露出笑容,又疲惫地睡去。

    萧嚣躺在加护病房,还要熬过排异期。她隔着玻璃看他沉静的睡容,跟十六年中任何一次看到他躺在病床上的感觉都不同。

    萧嚣的接受度出奇的好,几乎没什么排异现象出现,一个星期之后就跟儿子搬到同一间病房。每天旭阳推开门,就会听到父俩异口同声地叫嚷:“妈妈(老婆)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奔驰转出停车场,旭阳急急地拉着萧嚣喊:“停车,停车。”

    他紧急刹车,慌张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指着前面道: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跨在一辆火红色的重型哈雷机车上,头发染得乱七八糟,花衬衫的衣襟敞开,露出胸口“佐罗”造型的纹身。他张开双臂拦住一个清汤挂面的年轻女孩,露出一口白牙,嬉笑道:“别挤公车了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旭阳认出那女孩是室内设计组新进的实习生,而那男孩--她看了一眼身边那张相似的面孔。

    那女孩一脸惶恐,抱着背包往路边退,“不,不用,我,我,我很近。”说完,看准方向,飞也仿的跳上公车,连发卡脱落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男孩拾起桔红色的发卡,拧直两道飞扬的浓眉,自语道:“我有这么可怕么?”

    萧嚣憋着笑,朝旭阳道:“走吧,那小子自己会想办法搞定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他,缓缓地道:“我不是怕他搞不定,我是想知道,为什么我刚刚出国一个星期,我儿就变成了一个痞子?”

    他由一脸得意变成心虚,谄媚地问:“老婆,我今天有没有说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还没,但不是我现在想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今天有没有说我好爱你?”

    “说了,但也不是我现在想的。”

    他呵呵笑着,“可是我现在又想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嚣。”她吐字清晰地叫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嘿!别生气嘛!”他凑上来吻她一下,“难道你不觉得儿子的造型很酷?”

    车窗被人敲了两下,萧遥的脸从外面探进来,对上萧嚣的鼻子,委屈地抱怨:“老爸,你教的什么烂招数嘛!我把人家吓跑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爽朗的笑声在小小的车厢内回荡,旭阳笑倒在丈夫怀中,亲昵地搂住儿子的脖子。

    什么是幸福?这就是幸福!用爱、关怀、时间和努力换来的幸福!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