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    六年后

    我和曲姜坐在柜台前闲聊,岁月让我们逝去了青春的活力,却增添了成熟的风韵。

    “boy,一杯玛格莉特。”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坐到我们身边,叫了酒,递到我面前,“小姐赏脸喝杯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我看看曲姜,又问他,“你确定没有请错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你。”他恭恭敬敬地将酒杯递来。

    我笑了,接过:“谢谢。”他却顺势握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妈咪,关姨姨,”一个火红的小身子冲进曲姜怀里,朝着我委屈地指控,“祁哥哥偷亲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,”我翻白眼,“他才多大。”

    曲姜抱起女孩哄着:“那你嫁他好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啦,妈咪。”女孩拼命往曲姜怀里钻。

    “远远,”我摸女孩漂亮的卷发,“你不喜欢祁哥哥么?”

    “喜欢,可是我不要嫁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关姨姨也不嫁给祁叔叔。”

    曲姜乱没气质地大笑,我白她一眼。那位先生竟依然拉着我的手,朝远远温和地笑道:“小妹妹,你真漂亮。”又转向我,“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以。”祁绍的声音比我更快一步插进来,我被迅速带进一具熟悉的胸膛,顺便带离了那位先生一大步。

    一个漂亮的小男孩站在那位先生背后猛戳他大腿。旁边一个比他高一个头的男孩冷冷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呵,”那位先生吓一跳,迅速转身。

    小男孩双手叉腰,很蛮横地问,“你为什么拉我妈妈的手?”

    那位先生看看祁绍又看看小男孩,很识趣地走掉了。

    “喂!”小男孩要追过去,被祁绍抓住衣领拎回来,塞进我怀里。

    高个子男孩酷酷地道:“狐假虎威可以,千万被落单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啦。”他舒服地靠在我肩上,懒懒地问:“妈妈,我是不是很神气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男孩得意极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远远噘着小嘴,“神气我也不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男孩昂起头:“不嫁就不嫁,反正你有不能嫁给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还有莫哥哥呢。”远远反驳。

    莫寒淡淡地瞥她一眼,走掉了。

    “莫哥哥!”远远乌溜溜的眼睛眨呀眨的,眼泪就噼里啪啦地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女生是爱哭鬼,”儿子在我怀里小声嘀咕,看她还哭,学着大人无奈地叹道:“好了,爱哭鬼,我带你去找那个酷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嗯,祁哥哥最好了。”远远高兴地跳下来,伸出柔柔嫩嫩的小手给允恒牵着。

    允恒借机利诱:“帮你找到他,可要答应嫁给我哟?”

    “才不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亲你。”

    曲姜笑推我道:“你儿子将他老爸的伎俩学个十成十。”

    祁绍得意地道:“现在就学,才能吃定你们这些大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道:谁吃定谁还难说呢。

    上个月祁董事长将宝座正式传给了祁绍。他用六年半的时间,在国内九个重要城市建立起分公司,老爷子准备放心地将一切交给他,在香港颐养天年了。允恒已快六岁了,我在考虑让他正式与老爷子见个面。祁绍嘴上未说,但我知他心中是希望他们祖孙相见,一家团圆的。六年零六个月,似乎是个值得纪念的时间,如果没有意外,我将在他每日一次的求婚中给予肯定的答复,准会吓他一跳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年,我与祁绍等于在过正常的婚姻生活,只差那一张纸而已。嫁给他,补办一份手续,只是想知道褪去“关小姐”,冠上“祁太太”的头衔会有什么改变,希望别让我失望才好。也许几十年后,我们会双双安详地躺在地下;也许我们已老态龙钟,张着没牙的嘴调侃对方;也许只是手牵着手,互相扶持着在公园中散步。谁知道呢?我期待着。

    今夜,听雨打窗棂的声音,听他平稳均匀的呼吸,听我平和的心跳。他在睡梦中翻个身,习惯性地揽紧我,迷迷糊糊地咕哝一句:“明晰,嫁我吧。”又沉沉睡去了。我轻梳着他的发,在他耳边悄声道:“好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机器猫作品 (http://jiqimao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